小不丁点猛兽和人鸟精

散文 创作
钟鸣 发表于:
《畜界,人界》
猛兽在汉语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固定使用的形容词,但在过去,它却是一只动物,小不丁点儿的,却相当厉害。只是由于人们不大相信小块头的动物会是一种恐怖的猛兽,而把它给遗忘了,好像它没有存在过似的。但斯宾诺莎说:“不能够存在就是无力,反之,能够存在就是有力。”(《伦理学》第1部分,关于自因的证明。) 对它作过具体而详细描述的是汉代的东方朔。东方朔有点像意大利的普林尼。普林尼在他37卷本的《自然史》中,描述了许多奇怪的动物。东方朔在他的《神异经》和《十州记》里也描述了各种动物。猛兽就出现在《十州记•聚窟州》中。 当汉武帝巡游到一个叫安定的地方时,西胡月支国的国王,派遣使者献上了两样宝物:一件就是人鸟精,一件就是猛兽。 人鸟精是一种很特殊的香料。因为出产的所在地是一座又像人形又像鸟形的山峰,所以取名人鸟精。这座山上,有避邪的狮子,有牙齿坚固得来可以当凿子用的凿齿鹿,还有铜头铁额的野兽。山上的大树,很像枫树。花叶散发出浓郁的芳香,在数百里之外也能闻着。人们把它叫做返魂树。这种树最奇异之处是,当人叩击它粗壮的树干时,树便会像牛似的吼叫起来,让人心震神骇。这种树由于其巨大的吼叫声而具有还魂的功效。人们砍伐大树的根子,在玉锅里煎熬取汁,再用微火煎成黑糊,做成药丸,这就是人鸟精。人鸟精共有六个名字,其他五个是:惊精香,震灵丸,返生香,震檀香,却死香。一个东西如果有了六个名字,无疑被看作是灵物。这种香可以让死者复活。但当使者把这种外形像雀卵似的奇香献给皇帝时,武帝却认为这不是帝国的产物,便让人放入内库,打入冷宫。几乎所有的中国皇帝和统治者,都喜欢让外域传来的事物倍受冷落。 使者献上的猛兽是这样的。它长得有点像刚生下来五六十天的犬子。有狸那么大,颜色是黄的。皇帝见到这只像小狗一样的动物时,使者正好把它抱在怀里,怕惊了皇帝的大驾,让他在群臣面前出丑。皇帝见这只小东西,羸弱不堪,面容颓丧而憔悴,便责怪使者,说他们竟献上这种不中用的小东西。 皇帝:这个小可怜有什么用呢,居然还叫它猛兽? 使者:陛下。一种凌驾于百兽之上的威风,与动物的大小并无什么关系。比如神圣的麒麟,成了巨象之王,而鸾鸟和凤凰是大鹏的祖宗,一百条腿的小虫却制服了能飞的腾蛇。 皇帝:你们的国王献给我这个小家伙是有什么企图吧? 使者:陛下。我的国家离这里有三十万里。圣人在占卜时,发现东风浩荡,不停地吹过来,天空青云不散,有数月之久,便知中国有了英明的君主。于是,我们的国王,下令要尊儒道而废百家。让人们都鄙薄金钱,珍惜生灵。还搜天下的珍藏,于是发现了这神香,还从上苍的树林请来了猛兽。我行走万里才奉献到你的面前。神香可以起死回生,而猛兽却能够镇住百邪鬼魅。一个要想强大的国家如果少了它们又怎么行呢! 皇帝:那么你这小玩意,又在什么地方降服了百禽,又敢吃什么东西,臂力又有多大,又生在什么地方呢? 使者:猛兽或许生在昆仑,或许在幽灵般的天国花园,或许在通往神圣的所有路上。它有无限的寿命,吃空气和露水,能听懂人的各种语言。它爱护弱小的生灵,也不触犯老虎豹子,但只要一叫,天下所有的人和动物便没有不伏地听命的。 皇帝不大相信这个使者的话,但还是恩准他,让这只难看的,还似乎萎靡不振的小动物试着叫一叫。 使者指着猛兽,让它发声。猛兽舔着自己那怪诞的薄嘴唇和鼻子,过了许久,猛地叫了起来。据说,这只动物叫唤的时候,皇帝和大臣都以为是从天上砸下了轰天霹雳。它的两只眼睛发出的光像火电似的直冲天空。皇帝吓得颠蹶起来,虽然捂住了耳朵,但还是觉得有如五雷轰顶。他那缀满珍珠的帽子飞到了美丽的画栋上,金箔玉鳞做的龙袍裂成了碎片。那些武士和侍者,全都伏在地上,面无人色。整个国家的牛马鸡犬之属,骇得跳起放荡的舞蹈来。 皇帝命令把这只动物带到上林苑,让养在那里的老虎吃掉它。但老虎见了猛兽,竟吓得像死老虎一样。猛兽轻松地走到兽王的脑袋上,捻了捻它的胡须,还在它的嘴巴里撒了一大泡尿。有只狮子吓得来掉进了井里。鸟儿们挣破了笼子。猴子拼命抓自己的脸。皇帝想杀掉使者,但使者却倏然消失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开始频繁生病。聋子,瞎子,腐子,驼背多了起来。皇帝也死在自己的宫殿里。新的朝圣开始了。一首儿歌在遥远的年代也流传起来: 小动物,小动物, 一尺三,二寸五。 吃你饭,敲你鼓, 老虎吓得没屁股。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钟鸣,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03-04 16: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