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脸

散文 创作
钟鸣 发表于:
《畜界,人界》
人类生存得越久,奇怪的动物就越多,而且层出不穷。至于哪些动物应该杀死,哪些可以听之任之,而猎杀者是否会遭到报应,德谟克里特作了如下的判断:“对于是否可以杀死动物这个问题,可以这样回答:杀死有害或倾向于有害的动物的人,不应该受罚,并且为了一般的好处,杀死动物比不杀更好。” 我相信,皮脸怪是应该被杀死的。皮脸怪虽说不上会对人类构成什么大的威胁,但它却非常令人讨厌,因为它的肢体是残缺而可有可无的,但它宽阔的面庞和像马粪一样的眼球却永远不死,而且,就凭这张脸和这两只圆盾似的眼球,便可以在人们中间作怪。有位古怪动物专家告诉我们,皮脸怪的祖先是远古战场那些被马剑戳穿的粗布包囊和皮革装束,它们靠啜饮死人的精血而生存下来,而且最终能独立活动。英语的sack在希腊语中是sákkos,在西班牙里是saco。作为名词,都有布袋包裹的意思,也指一种西班牙白酒。作为动词,是劫掠的意思,劫掠就离不了围城屠戮流血,用包裹带走财富,所以荷马说: 在未攻破的堡垒,特洛伊被劫掠之后, 在美国西部传奇小说和印地安人的神话里,常常有不引人注意的皮脸出现。据说天真的孩子们,如果碰巧遇上心情好的皮脸怪——它们喜欢变成前面有个窟窿的大皮鞋——只要套上它,这只尺寸特大的皮鞋就会驮着他们飞快地奔跑,而且不会被人发现。皮脸怪有一对隐形翅膀,扇动起来,会像皮鞋一样发出“吱吱哑哑”的响声,但人们不会看见这对翅膀。皮脸怪也不希望别人发现它的秘密。几乎所有逃过学,到他们幻想的秘密基地密谋远足的孩子都遇到过皮脸怪。所以,孩子们害怕穿皮鞋,但也为第一次穿上皮鞋而感到格外惊喜。 希罗多德在《希腊波斯战争史》第1卷里,描述了一个叫居鲁士(Cyrus)波斯王的故事,他使人联想到皮脸怪。居鲁士征服了许多地方,但他更想拥有卡斯皮亚海(里海)东面属于玛撒该塔伊人(Massagetae)的一大块平原。玛撒该塔伊人的统治者是他们的女王托米丽司(Tomyris)。居鲁士在踏上玛撒该塔伊领土的第一个晚上就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阵营里的大流士(Darius)——大流士由于年龄小而留在后方——的肩头上长出两只翅膀:一只遮住了亚细亚,另一只遮住了欧罗巴。在波斯人看来,长出翅膀的人必有帝王之气。所以居鲁士认为大流士要篡夺他的王位。其实居鲁士把神托的梦理解错了,因为这个梦的真正含义是:他将死于他所向往的那个地方,而强大的波斯王国将由大流士继承。神谶应验了,居鲁士在和玛撒该塔伊人的战争中战死了。由于他曾不光彩地用偷袭的方法俘虏了托米丽司的儿子,所以,女王在居鲁士死后,割下他的首级,放到一只盛满人血的革囊中,让他像喝葡萄酒似的痛饮。托米丽司的儿子和他的军队,是因为初战告捷喝了葡萄酒而被居鲁士消灭的,所以托米丽司发誓要让居鲁士像喝酒似地饮血。在中世纪,有人视那些饮了过多白酒而成醉汉的人为皮脸怪。 在《希腊波斯战争史》第4卷里,也出现过皮脸怪。有种叫布迪诺伊的土著人。他们的国土到处都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茂密森林。在树林深处有一个神秘的湖,人们在湖里捕捉水獭和海狸,但也常常捕到一种方形面孔的动物。这种方形面孔动物,搭配着一对奇特的眼球,很像布迪诺伊人崇拜的硕大的睾丸。方形面孔动物朝捕捉它们的人不断地翻滚眼球,看起来很吓人。但人们很快就习惯了,而且当调皮的孩子们也对着它翻动的眼球眨眼睛,比它们翻得还要快时,皮脸怪就会晕厥过去。布迪诺伊人把皮脸怪表情丰富的脸皮用来作衣服的花边,而把它们睾丸似的眼球用来医治各种子宫疾病。 有人认为,靠饮用沙场精血而存活的皮革动物相当少,因为它们没有完整的吸收养分的消化系统。在远古时期,没有人记录这种东西。公元前四百年左右,只见到过两次,到中世纪出现了八次,但到了近代,就相当多了。人们开始怀疑,皮脸怪已不靠死人的血来活了,或许是它们滋生了别的功能。 清代作家和邦额的《夜谭随录》记录了一次皮脸怪的出现。有位将军夜坐读书,忽然出现了一只蝙蝠,飞快向桌上的灯火扑来。将军是个练武之人,眼明手快,他赶紧用手一格,蝙蝠便堕地化成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像陀螺在地上转了许久,最后才像两盏灯笼似地熄灭了。皮脸怪还有一次出现在成都,同时代的大文豪袁枚记录在他著名的《子不语》中,标题为《赵大将军刺皮脸怪》。这只皮脸怪出现在衙门里,人们都劝这位将军不要住在这种闹鬼的地方。但将军认为自己杀过许多人,即使妖鬼有灵,也会惧他三分。晚上皮革动物出现了,它的身子很长,穿着白色的衣服,有一张大肚皮,有读者认为,这可能就是皮革动物的宽脸,样子有点像民间传说的方相神。赵大将军大嘴一裂,抖出枕在头下的长戟便刺皮革动物,但皮脸怪四处出没,只听声音却不见鬼影。大傻将军追了半天满头大汗地从厢房回到正房。这时,皮革动物又非常“咻皮”(就是厚脸皮的意思)地出现在他的背后。原来,皮脸怪一直蹑足微笑着跟在他的背后,挖苦他、嘲笑他,偶尔还戳戳他的脊梁骨。赵大将军气得骂道:“世上哪有这样咻脸皮的怪物呢!”最后出动许多士兵,才在绝路上杀死了这只皮革动物。但这也仅仅是杀死了他的身体,而它的两只大眼球却像铜盘似地在墙上放射光芒,乱剑齐下,又碎成满屋的火星子。直到皮脸怪玩腻了,才把自己给熄灭掉。将军满城吹嘘自己的胜利,但皮脸怪却追在屁股后面继续挖苦他。 我们的骂人话里,常常有“咻脸皮”,“厚脸皮”,“恬着个脸”,“死不要脸”这类,大概就是指现代版的皮脸怪吧。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钟鸣,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4人
最后更新 2011-03-04 16:4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