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吼

散文 创作
钟鸣 发表于:
《畜界,人界》
阿隆佐: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安东尼奥:啊,那是一种怪兽听了也会害怕的咆哮,大地都给它震动起来。那一定是一大群狮子的吼声。 在没有高音喇叭、炸弹、汽笛、马达、潜水钟、螺旋桨推进器、收音机、电视机……等等一切人造的发声装置之前,只有狮子能发出宇宙中最强烈的声音。它的吼叫无可匹敌,因为这样的吼叫,发自它深沉的内脏,哪怕是隔着健壮的肌肉和粗大的骨骼,它的吼叫和所引起的共鸣,仍然可以惊天动地,传到很远的地方去。就连它的腹语和睡梦中发出的呢喃之声,也都具有可怕的杀伤力和穿透力。所以从某种角度讲,狮子主要是靠它的音量成为百兽之王的。而在人神中,也只有释迦佛才能释放出这样的音量,能作这种万人拜伏的狮子吼。狮子的梵语叫僧伽彼(Simha),就是众僧的意思。修行的佛徒,无论在什么地方坐过,不管是石头、树根、莲花、露水、柳枝、苍苔、楼梯、凳子、甚至马粪,都叫狮子座。佛出游时都乘坐金毛狮子。 狮子是梵僧的象征动物,有时蜷伏在他们的庙宇里,有时悄悄蹲在柱头上。当那些不信释迦牟尼威力的人前来挑衅时,柱头上的狮子便发出低沉的咆哮,仅这样就足以让那些没有信仰的人慑服,跪在地上叩烂他们的脑袋。到了九月重阳节,那些漫游到中国传经的梵僧,会骑着狮子,到某座寺庙聚会,在芸芸众生中作人道主义的讲演。狮子这时连喷嚏也不敢打,怕震垮房子,因为靠近闹市。 狮子吼最令人折服的,还是它在动物们身上所引起的那些反应。当它一时忘兴叫了起来,声如打雷,百兽震惊得赶快趴在地上,马儿的反应较慢,结果被惊得尿血。由于恐惧具有一种传染性,所以连狮子的气味、毛发和它放的屁也都被夸张得具有了某种威力。动物中最经得住折腾的,恐怕就数老虎、豹子和狗熊了。但老虎一见了狮子,便匍匐在地做小儿游泳的动作;豹子的鼻子最敏感,可一嗅到狮子的气味,就赶紧闭上它的眼睛装着像进了阿鼻狱,狮子又怎忍心戏弄进了阿鼻狱的豹子呢;又笨又鲁莽的狗熊就更糟,因为狗熊最怕狮子放的响屁,一听到狮子放屁,就要骇得跳起来,即使它已有所准备,但只要狮子连续放上十个屁,它也会心惊肉跳地弹跳十下,这就等于是要了熊家婆的命。 狮子的形象人类是不应该忘记的。狮子有各种颜色,有金毛狮子,有青狮子,有白狮子,有黑狮子,而最难见的是五色狮子。五色狮子吃起虎豹来,就想吃蚂蚁一样,一口可以吞掉一百个。最早的狮子长着铜头铁额,钩爪锯牙,耳朵像两把尖刀,鼻子高昂像两个组合在一起的巨蒜。公狮子头上的卷毛,颇像十九世纪朝着商品和资本怒吼咆哮的卡尔•马克思。母狮的尾巴则有一撮茸毛,膨胀如斗,可以置人于死地。据说,狮子发怒时,它的威力主要在牙齿上,而狂喜时,威力则转移到尾巴上。就连狮子的乳水,动物和人类也是不能小觑的,能喝上狮子半滴乳水,轻而易举就能活百岁。盛狮子乳水不能用金银宝器,否则会漏得一滴不剩,只能用玻璃器皿。狮子的乳水还不能胡乱迸溅,一滴就能把五大桶驴乳溅得来遍地都是。狮子乳水的威力甚至大到只需一滴,就足以把任何牛羊马乳化成白开水。 狮子王略与一般的狮子不同。佛经《涅槃》和《大智论》描述的狮子王是这样的:它有一张方脸,有一副巨大的骨架,肥肉鲜美,脑袋也很大,长眼睛,高眉毛,开阔的嘴巴,六颗锋利的牙齿是方的,纹丝不露,舌头红白相间,修长的脊背和柳腰。它比其他的狮子更清楚自己的力量。狮子王有十一种品格:既不肯定自己是狮子,也不否定自己是狮子,身在虚无是非之间;能巧妙地分配自己的能量,暗暗使劲不露声色;讲究居住的洁净;教育孩子知道自己的地位;在明争暗斗的群辈中没有恐怖之心;在睡眠中悟得生活的真谛;以威严使其他动物不敢放肆;以律己令众心所归;喜欢芬芳的红色;让后代修身养性;让眷属庄重。由于狮子王的吼叫具有道德的成分,所以也要比一般狮子更具威力。而一般的狮子则很容易乱施威风。 对这些胡作非为的狮子,自有克它的东西。传说在动物中唯一使狮子害怕的是吼。吼是一种很小的动物,仅有一尺,形似兔子,有两只又尖又长的耳朵。当狮子乱耍威风时,只要把吼牵去,觑上一眼狮子,狮子就会老老实实的。为什么自以为能控制别人的狮子这样怕吼呢,因为吼所撒的尿,一沾上什么身体就会腐烂。这或许是因为侥幸患了尿毒症,虽苦着自己,却能用疾病镇服它物。 民间传说,吼是人的僵尸变的,但先要变成一种叫旱魃的动物,然后才能变成吼。而旱魃又有三种:一种是普通野兽;一种是从僵尸变的;一种住在山上,别名叫“格”,像人,头顶上长着一只独眼,有点像猴子,披着长发,只用一只脚走路,能吃龙,所以连降魔的雨师也惧它三分。它看到天空乌云凝聚,便坐在山上仰首吹嘘,乌云于是四散,强烈的太阳把大地晒裂。三种旱魃都能使天下大旱。要想降雨,就得把它们焚烧成灰。 从僵尸变的旱魃也叫鬼魃,只有鬼魃能变成吼。吼除了上述的特征,它还能吐烟火,据说也可以吃龙。但没人看见过,但有人却看见它在夜间从棺材里爬出来,追逐发现它的人。逃避吼最有效的办法是上楼梯,因为吼是僵尸变的,所以它们的腿就像两根硬邦邦的木头,没法弯曲,当然也就登不了楼梯;或者跳进水中,吼也惧水。 吼的嚣张,仅仅是因为它能分泌那种具有强大腐蚀性的尿水,能让狮子收敛一下自己的威风,但它却因此了不得起来,四处装怪,最后被佛收为坐骑。佛有时骑狮子,有时就骑吼。 如果没有佛,世间也有动物能克制它,那就是在天上不飞则罢,一飞就冲天的鸿。鸿用它的引吭高歌征服了尿毒症。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钟鸣,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人
最后更新 2011-03-04 16:5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