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侄娃初长大

散文 创作
钟鸣 发表于:
香港《文汇报》
四川人凡称孩子为“娃娃”,“娃儿”,我钟家这辈有三个娃,我居中,上姐下妹,她们都有个男娃,现在,都在美国念书。古代,作舅的,似乎责任颇大,现在,没那压力。无非初生时,帮着取个名,为大侄,记得取了好几个,或许因文气重,便没用上,他父母取了“苏丹”,得知后一笑,岂不暗合苏丹国王。不然,姐夫苏姓,都是“文革”过来之人,“红”的印象颇深,故容易取“丹”,“丹”嘛,“红丹丹”的,一片丹心,功垂丹青,等等。没想到,丹字还有一解,那就是矿药,古时有病称“丹毒”,而治病的方子,也称丹(单)方。人身体有个很重要的穴位,也叫丹田,与灸疗相关。没想到,贤侄后来,也就真得学了医。他母亲,也是学医的,攻药学,大概有遗传。 侄儿们小时,也都给买玩具,火车啦,手枪啦。人长大了,不玩这些了,奖励遽变,百姓家,习惯给点钱,犹如单位上级发奖金。这大概是现代舅舅的一点心意。勉励、督促后人,奋发上进。于是,考上大学,毕业,结婚,生小娃,都给,寻个开心。生男多给点,生女少些。其实,也都是玩笑,并非重男轻女。因见大侄苏丹,性格文弱内向好学,倒蛮像钟家的禀性,一高兴,便许诺只要学有成,便会重奖,按理,成就越大,奖就该越高。没想到,这个侄娃子,学习还真行,先进了医科大学,进去,便成为最优异者,还是个学生头。那时,他就学重庆,我母校也在那方,曾开车顺路探过一回,吃顿饭也就是了。毕业后,不知咋搞的,又读了研究生,接着,又奔北京清华最高学府去读了博士。那年中国闹SARS病毒,倾城戴口罩,喝板蓝根冲剂,他却泡在实验室,和院士一起做病毒蛋白的结构,中国有亿万万学子,能有此机遇一搏,这是我家侄儿之福。然而,人但见其独享,却未必能见“我独亡”时。或许,也只有其亲人,能知他的孤独、辛苦。那年,他送了关于SARS病毒的论文副本给我,我两眼一傻,一抹黑,知这世界上竟然也有咱搞不懂的玩艺。 关键是,我这舅娃(贤侄就是这么叫的),许诺的“重奖”,再多,较其拯救民生的志向,也一下便轻若鸿毛了,恍若远古,洪荒时代,街头苍生黎民,要献一束稻稷给播百谷的神农一般。而且,我一介书生,这些年捣腾古物,以文物养文学,时而富可一夜千金撒尽,有时,血本无回,只能龟缩书房,写点专栏糊口。若我等,也是豪门党锢,能圈地攫电,控石油或宝石,如入无人之境,甭说重奖,即使宝马雕车,上天揽月,也何尝不可。但我与贤侄,彼此内心也都很明白,我等本就寻常百姓家,燕鸟飞来,衔草筑窝,越冬繁衍,此起彼伏,靠得都是一点一滴的辛劳,我是一字一字地写,他呢,一个难题一个难题地克,一个实验一个实验地做,亦步亦趋,偱得都是君子道。予他真正的报酬,该是人类大家的坦途,国家的仁爱与慧眼,以造就社会良性的回报,而这些,也都恐怕是南柯一梦,所以,也就只有他自己的功德,故圣人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果然,后来,贤侄因与美国另一学者,几乎同时攻下了SARS病毒中的某一蛋白结构,很快便为美国梅奥医学院(Mayo Clinic)录取深造。在他出国之日,正值我窘困之时,竟然连半文钱也未馈贻,因我这舅辈许诺的是重奖,非毛子钱。好在,有先贤所言在前:君子,知难而退。 人说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苏丹到美国后,身在名校,师从名师,学业精进自不必说,间断还都传来些大事,比如,贤侄的媳妇也携子去了美国。没多久,便传来,被国内视为学习没长进的孩子,在那边,竟成了优等生,而且,西班牙语说得呱呱的,还给老师当翻译。没多久,又传,贤侄再得一贵子。为工作方便,他母亲飞美洲先接回中国来养,先学一些忠孝仁义,礼仪廉耻。哈哈。再没多久,姐姐说,贤侄写了本书,要我这钟家的“文人”看看,赞美一下。 这本当舅辈该做的,但也犯难,因他所写的书,必为医学,我文科,写朦胧诗,哪搞得懂!说不到点子上,反让人笑话。电子稿发过来后,竟是一百多页的《博士之路》。以前寄过草稿,让指点,却说不出个啥,想或许是理科生,自娱自乐,然后,写累了,兴致一过,就会塞进抽屉给忘掉,跟我早期写诗一样。没想到,现在,打印出来,厚厚一摞,文章精确简洁,方知绝非闹着玩的。彻夜读来,竟悲喜相交:喜的是,通篇可鉴,芸芸众生,一个没任何背景的男娃,凭一己之力,如何攻读最高学府的博士学位,若放在欧美,甚或亚洲发达国度,哪算得上一回事,而在中国,孔子所言礼崩乐毁之际,便别有况味了。或正因“穷人的孩子”,所以,每一步骤,都蕴含了精细的观察,对现实的真切反应,对不公与错误,报以批评,或机智幽默的嘲讽,对纷乱复杂的环境、现象和生存技巧,晓以正道,攻其奥妙,辩证而多知方位,使本枯燥乏味的学习路径,读来,竟像前些日子所看的关于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电影《社交网络》(Facebook),让人摸着每道关口的关键按钮,亦如影片晓以聪明交友,任意恶评,忽悠人生,或可娱乐之中创下私产。与其说是国人攻博士之途,不如说是苏丹的同情之书,因为他想与人分享的不是自己的成功,而是渴望更多学子的成功。故可洞见其心怀仁术。何况,在他背后,又好像潜藏着一个精英团队,此团队,可谓有志之士。而悲的是,像我这舅舅的人读来,便不由会想起上世纪末自己的读书生涯,若当时侥幸有这样的书,这样公开的体验,许多人的仕途,便会大为改观,而大学里,也会充满更多的真学实才。现在,既然我等已错失,何不也就寄希望于后人,而这也正是《博士之路》暗忖的玄机,作者本人的关切所在。至此,方明白,我家侄娃,后生可畏,岂是当日的孩子,他虽已身在美国,前途无量,却通过此书,自我奋斗的道路,深切地关注中国的教育,而此教育,就余所观察,几乎深陷穷途末路,大家只希望能有所改变。而能做到这点,首先必出乎仁心,再则,出乎个人之恒心,因为,我们个人必以成功,善果,才能叙及教育体制之颓败,即孔子所言:“无恒不可以作巫医”。故中国病,必求大家,而大家,必求优秀之个人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钟鸣,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0人
最后更新 2011-10-27 13:5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