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新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橄榄树在等待/摩羯座之夜”:2017“书业年度翻译奖”获奖致辞
“橄榄树在等待/摩羯座之夜” ——2017“书业年度翻译奖”获...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在德波边境(外一首)
在德波边境(外一首) / 王家新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保罗•策兰诗文选》译序:从黑暗中递过来的灯
从黑暗中递过来的灯 ——《保罗•策兰诗文选》译序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安东里奥·波齐亚 :声音
声 音 (阿根廷)安东里奥·波齐亚 王...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新作一首:这条街
这条街 / 王家新 / ...

王家新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2010-11-28 20:27:48
在第二届“中国当代文学•南京论坛”上的发言 王家新 谢谢论坛主办方的邀请,但我真不知道在这样一个场合讲什么为好。我在这里讲的,你们权当作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就在来南京的路上,我读到毕加索的一句话“绘画是盲人的手艺”。年轻时我不会懂这句话,但这一次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飞机着地的一刹那.. (1回应)

中长篇作品 - 王家新:词的“昏暗过渡”与互译:近年来的诗歌翻译(五篇) ( 全部 )

1
发表于:<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2期
词的“昏暗过渡”与互译 ——近年来的诗歌翻译(五篇) 王家新 词的“昏暗过渡”与互译 “只有在此地我才能偶尔跳出 狼与狗之间的昏暗过渡” ——格仁拜因《边防犬似的艺术家肖像》 对我来..

王家新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发表于:《读诗》2011年第1期
读策兰一首诗 什么也没有 只有孤单的孩子 在喉咙里带着 虚弱、荒凉的母亲气息, 如树——如漆黑的—— 桤木——被选择, 无味。 策兰晚期的这首短诗,看似不起眼,但却使我受到异常感动,以至于译出它来后,我久久不能做别的。 诗很“简单”,或者说达到了最大程度的单纯,但那却是一个经历了全部悲... (2回应)
2010-10-31 19:43:35
在北大“当代汉语写作的世界性意义”会上的发言 (2010年10月30日上午) 王家新 首先谢谢陈晓明教授的邀请,晓明兄不仅发了邀请,还写了信,说家新兄我知道我们有些观点可能不一样,但我们应坐下谈。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观点和晓明兄不一样了,我只记得私下里问过他一声:晓明兄,听说你们在搞“共和国文学”... (3回应)
发表于:《时代阅读》第100期,2010-10-14
(图片说明:从海德格尔小木屋望出去的风景,王家新摄于2004年2月) 在策兰研究中,策兰与海德格尔的关系一直是一个热点。他们一个是里尔克之后最卓越的诗人,一个是举世公认的哲学大师;一个是父母双亲惨死于集中营的犹太幸存者,一个则是曾对纳粹政权效忠并在战后一直保持沉默的“老顽固”。因此他们的关系不仅涉及到“诗与思”的对话,还紧紧抓住了战后西方思想界、文学界所... (1回应)
1人
王家新
  • 作者: 王家新
  • 写作类型:散文/诗歌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686 )

  • Lemoine vie
  • 山头火
  • nolix
  • 羽扇纶巾
  • Septembersong
  • 晃来晃去的人
  • :-)
  • 乐毓呀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