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新: 首届“苏曼殊诗歌奖”获奖致辞

其他 创作
王家新 发表于:
珠海特区报文化周刊,2010年12月5日
珠海市“苏曼殊诗歌奖”评委会、组委会, 尊敬的各位评委, 感谢你们将首届“苏曼殊诗歌奖”授予我,我感到了它的份量,也由此感到了一个诗人的责任。 写诗这么多年,这还是我第一次走向授奖台发表获奖致辞。多少年来,我一直与世俗的虚荣保持着警惕,视它为对一个诗人的伤害。我宁愿与语言独处,等待语言对我讲话,而不愿混迹于人世和这个所谓的文坛。我也不认为我是一个可以接受一切的人。我属于这个时代吗?当然属于,但作为一个诗人,恕我在这里直言,更属于虚无。 但在今天,我接受了这个奖,不仅因为你们美丽的城市——珠海,也不仅因为早年我所心仪的一代奇才和志士苏曼殊,也是为了一种“未完成的诗”。我相信,正是这种“未完成的诗”使我来到这里,不仅是接受一份荣誉,更像是接受一份嘱托。 是的,这是一份诗的嘱托。因此我要感谢你们。 朋友们,诗人们,因为这个奖,我们也再次有机会相聚在美丽的珠海。我又看到山上那蓬勃的松林了,我又感到海风的吹拂了。来到这里,仿佛一种存在之诗对我敞开。这存在之诗带着它的诗意,也带着它背后的沉默和艰辛。那么,如何来看这次诗会的主题“诗意栖居”?如何面对这一意义深远的命题?恰恰是在这临海的空旷之地,我想起了诗人多多的一首诗: 台球桌对着残破的雕像,无人 巨型渔网架在断墙上,无人 自行车锁在石柱上,无人 柱上的天使已被射倒三个,无人 柏油大海很快涌到这里,无人 沙滩上还有一匹马,但是无人 你站到那里就被多了出来,无人 无人,无人把看守当家园—— ——《白沙门》 短短一首诗,一个时代的写照。它让我感到了一种痛彻,而又到了寂静无声的地步。是的,我们几乎不敢面对词语背后的那种荒凉和寂静,因为那是一个尽头,是一片终极性的寂静。你还需要走到那里吗?你站到那里就被多了出来! 而诗的结尾,因为这一层层的转换和递进,不仅更沉痛,也更耐人寻味了。当我们以某种痛苦的视力面对这片大地,还有一个家园,一个可以“诗意地栖居”的家园吗?有,依然有——那只能是诗的看守本身! 这不正提示着你与我的责任吗?做一个诗人,在这个时代,即意味着把看守本身当家园。看守住我们残破的雕像,看守住这些珍珠般的城市,看守住我们语言的家园。我们,诗人们,已被永久地托付给了这种看守,因为—— 无人。 谢谢。 2010-12-4,于珠海 附:珠海市首届“苏曼殊诗歌奖”对王家新的颁奖辞: 即使用丰富和深远这样的词语,也不能完全涵盖他写作的品质。 穿越90年代的风雪,他坚定而充满情感温度的诗句不止获得了与伟大灵魂对话的高贵质地,也因为其承担的沉重与承受的勇毅而赢得了读者的尊敬。他不仅参与创造、还身体力行地见证了90年代丰富的诗歌精神,并且与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写作者一起,创造了汉语新诗史上最值得怀念、文本最具价值的时期之一。 持续的写作动力与充满精神性的诗歌道路,让他走向了更加宽广和深邃的境地。生命体验的深度与思想魅力的与日俱增,使他的作品在近年更加充满深入当代的活力。 《未完成的诗》记录了王家新令人感动和珍视的诗歌历程与精神道路,它们如同一串生命与历史互相嵌入的钻石,闪耀在这个年代精神的星空。 --“苏曼殊诗歌奖”评委会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王家新,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8人
最后更新 2010-12-07 14:34:49
言午小船
2010-12-06 20:19:08 言午小船 (谁人眼中的过客)

很欣喜王老师能在我的家乡获得这个奖项。你的讲话也使我得以用不同的视角审视这座我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谢谢!

不正
2010-12-06 21:45:09 不正 (不存在出路,只存在幻想。)

祝贺~以及,想到海口的白沙门。

[已注销]
2010-12-07 08:22:32 [已注销]

一个迟到的奖。我觉得授奖词还应该提及王老师对保罗.策兰的杰出翻译和令人惊叹、热情不倦的讲述。这是一项重振汉语诗歌精神的工作。如果把诗写仅仅定义为一个人亲自操刀的分行,那也未免陕隘。

土豆快跑
2010-12-07 14:34:49 土豆快跑

赞成楼上!这也是我想说的话。但王老师这样的诗人不是为了某些偏狭的观念而存在的诗人,他有大追求。同样的奖项,看是什么人获奖了,在这里祝贺王老师!

苏应眠
2012-05-23 20:01:53 苏应眠

祝贺。

金川诗歌
2013-09-29 22:51:01 金川诗歌 (诗人、作家、经济学家)

我们属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