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带给我一只海螺:洛尔迦诗十三首 (试发表)

诗歌 译作
他们带给我一只海螺 ——洛尔迦诗十三首 王家新 译 小夜曲提示 茴香,蟒蛇和灯心草。 芳香,游丝和半影。 空气,大地和孤寂。 (一道梯子伸向月亮。) 告别 如果我死了, 请为我打开阳台。 那个小男孩在吃橘子。 (从我的阳台可以看见他。) 收割者正在收获小麦。 (从我的阳台可以听见他。) 如果我死了, 请为我打开阳台! 傻孩子之歌 妈妈, 我希望我是银子。 孩子, 那你会变得很冷。 妈妈, 我希望我是流水。 孩子, 那你会变得很冷。 妈妈, 把我绣上你的枕头吧。 那样?好吧! 现在就绣! 蜥蜴在哭叫…… 公蜥蜴在哭叫。 母蜥蜴在哭叫。 公蜥蜴和母蜥蜴 系着白色小围裙。 不小心丟失了 他们的订婚戒指。 哦,他们小小的铅灰戒指, 哦,他们的铅做的戒指! 无人的高高天空 它的汽球里载着飞鸟。 太阳,矮胖的船长, 穿着绸缎背心。 看看他们是多么老! 那些蜥蜴是多么老! 啊,他们哭叫他们哭叫, 啊,他们怎么一直在哭叫! 海螺 他们带给我一只海螺。 那里面有声音唱着 绿色之海图。 我的心 涨满了水, 里面有棕色和银亮的 小鱼游过。 他们带给我一只海螺。 变奏 空气之静流 在回声的枝杈下。 水之静流 在星辰的舌头下。 你的嘴的静流 在吻的庇护下。 钟表的停顿 我坐下 在一个时间的空间。 这是沉默的 回流。 一种白色的沉默, 一个可怕的圆, 那里面星辰 以十二个漂浮的黑色数字 彼此冲撞。 骑士之歌(1860) 在盗贼的 月黑夜, 马刺唱着。 小黑马。 哪里去,带着你的死骑士? ……那硬马刺 丟了缰绳 骇立的土匪。 寒冷小马。 刀子开花是怎样的气味! 月黑夜 谢拉莫雷纳山脉 在出血。 小黑马。 哪里去,带着你的死骑士? 夜的马刺 它漆黒的侧腹 刺穿流星。 寒冷小马。 刀子开花是怎样的气味! 月黑夜 一声嘶叫!以及 火的尖角。 小黑马。 哪里去,带着你的死骑士? (注:谢拉莫雷纳山脉,西班牙的主要山脉之一) 做弥撒的老处女 在熏香的摩西下面, 昏昏欲睡。 公牛的大眼观看着。 你的念珠在下雨。 穿着如此紧的丝绸裙子, 从不骚动,维吉妮亚。 把你双乳的黒色甜瓜 献给弥撒的咕哝。 两个女孩 (劳拉) 洗濯着棉衣 在柑橘树下。 她有着一双绿眼 和淡紫色嗓音。 啊,爱, 在开花的柑橘树下! 石渠里的流水 闪射着阳光; 在橄榄树丛中 一只麻雀啁啾。 啊,爱, 在开花的柑橘树下! 当肥皂用尽, 英雄们就会到来。 那些小斗牛士 机灵的伙伴。 啊,爱, 在开花的柑橘树下! 箭 粽色的耶稣, 从朱迪亚的百合花 到西班牙的康乃馨 经过。 看看他从哪里来! 从西班牙。 天空清澈又黑暗, 炎热的土地, 泉水慢慢泼溅着 它的珍珠。 粽色的耶稣, 带着燃烧的额发 凸出的颧骨 白色的瞳孔。 看看他到哪里去! (注:朱迪亚,古代罗马所统治的巴勒斯坦南部地区) 清晨 就像爱情, 弓箭手 盲目。 掠过墨绿的夜, 一只箭 留下百合花 温热的痕迹。 月亮的龙骨 划开紫云 而箭筒里 溢满了露珠。 啊,就像爱情, 弓箭手 盲目。 赤裸橘树之歌 砍柴人。 砍去我的影子吧。 以免我看到自己 不结果的折磨。 为什么我生在镜子里? 白天围着我转圈, 而夜复制我 以它的所有星座。 我愿活着而不看到自己。 我梦见蚂蚁和蓟草籽 而那就是我的枝叶 我的飞鸟。 砍柴人。 砍去我的影子吧。 以免我看到自己 不结果的折磨。 (转译自W•S•默温等人英译)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王家新,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5-12-19 11: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