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年代,谁能自外? 粉丝力量大一书后记

散文 创作
张嫱 发表于:
《粉丝力量大》2010年8月,人民大学出版社
每个人在知道我研究粉丝后,通常会问,那你是谁的粉?这个问题总让我难以回答,研究粉丝,自己却从来没有迷上一个偶像。我可以列出一长串我喜欢的偶像名单:我喜欢张国荣的温柔、梁朝伟的帅、姚明矫健的身手、安吉丽娜·朱莉的主动大胆、布拉德·皮特的微笑、蒙古乐队杭盖沙哑苍劲的歌声…… 其实,很多人跟我一样,可以在许多偶像明星身上找到喜欢的一点,而不是在一个人身上找到全部喜欢的元素。那是因为我们在不同偶像身上,抓到自己向往的感觉,从我喜欢的偶像名单中,你已经可以拼凑出我还有我喜欢的人的特质:我喜欢主动做自己又时尚的女生;我喜欢又温柔又有阳光气息的运动男生;我向往开放的心胸与广大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读到这里,那么你呢?你喜欢谁呢?找出喜欢的人的名单,可以更了解自己喔。 研究粉丝,我喜欢从现象入手,在挖掘过程中找到人性与欲望,找到粉丝经济规律,从而掌握社会潮流与脉动。从Hello Kitty身上,我们找到航空业还有麦当劳,以这只不说话的猫咪带出人们纯真一面的秘密。在微博上,在人们絮絮叨叨的留言与照片中,我们发现这些日常生活的痕迹无非是肯定我们存在的证据。我拍故我在、我写故我在、我微博故我在,同样地,我在故我写、我在故我微博,我们不断追求真正的自我,江山代有媒介出,所有的媒介,不过都是扮演着“为我服务”的功能,所有成功的媒介,都能让使用者充分达到“以我为核心”。 这本书是我的第一本著作,是过去15年来,我从美国波士顿大学到北京清华大学,从美国广播公司北京办事处到美联社电视台北京分社,途经香港两年后再回到北京的总结。我见证了北京从申奥失败到举办奥运、科技泡沫、香港回归、中国崛起。奥运前后的北京,生生不息,建筑工地里的电焊工们用火光照亮黑夜,首都不打烊,世界零时差。海归和民工擦肩而过,新旧对立、中西融合、高科技和廉价手工制造、传统与现代、人文与媚俗、欲望与消费、现实与梦想,全部压缩在这个快速发展的城市中。 在这样不平衡的压缩空间中,新旧媒体交汇、虚拟现实融合,文化创意处处,有时却昙花一现。电视台选秀节目成为造星机器,大量生产偶像,粉丝遍地开花,爆发无限激情。2005年的玉米狂潮,挑起了我的新闻敏感,解密粉丝,却入迷于粉丝无止尽的创意中。粉丝创意,是多元社会的写照,而粉丝,正是驱动创意的源头。 电视受众老龄化,平民意识出头,网络和视频,改变精英说话的方式。代代有新媒体出现,旧媒体并没有被取代,只是功能发生了转变,在媒介环境中找到新的生存位置;面对新媒体,人们自动找到适用模式,我们是改变媒介景观的关键。相较于欧美和港台,大陆传统媒体仍有生存空间,掌握话语权,中央和地方,各有特色,呈现独特的媒介面貌,更是欧美传播学者关注的焦点。中国模式,全球瞩目。粉丝研究,在国外已有30年历史,更是欧美著名商学院研究消费潮流的经典案例,在大陆,我的清华大学博士论文还是第一本探讨迷研究的学术专著。 在写书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媒介变迁面貌丰富,人们媒介消费行为复杂,深受情绪和欲望的支配,还有媒介机构和企业的操控。这本书也是过去几年写作过程的总结,从国际媒体人到创意人,横跨两岸三地,记录了我的思考演变过程。在多年记者的专业素养中,我从观察记录社会脉动到提出自己的解读。在首都北京,更有幸面对中西荟萃、各方思想聚集的契机,获益匪浅。 这本书结合传播学和品牌营销理念,在勾勒粉丝媒介消费行为规律中,建构粉丝经济理论架构,为当前复杂多变的创意社会,提出品牌营销参考坐标。本书六章在试图描绘当前媒介景观下,结合理论和中国实践,解密粉丝密码,提出适应新媒介环境的品牌媒介生存之道。当前全球政府和企业莫不重视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希望从微利的制造业向文化创意产业升级,开发有设计有态度的高端产品,然而创意诞生于多元宽容的社会,粉丝是主动的生产消费者,积极发挥创造力,推动创意社会,希望这本书为认识粉丝面貌,打开一扇窗口。
粉丝力量大封面
粉丝力量大封面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张嫱,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0-08-26 21:4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