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诗 ( 全部 )

发表于:兰波诗歌集注
绿色小酒馆[1] / (傍晚五点) / 八天来,我在碎石子路上 / 走裂了皮靴[2]。我进入夏尔罗瓦。 / ——在绿色小酒馆:我要了些 / 黄油面包和半凉的火腿片。 / 真是开怀,我在绿色桌子下 / 伸直双腿:我凝视着壁毯上 / 很幼稚的主题。——而这真可爱, / 当那个眼神生动的大胸姑娘, / ——她呀,可不是一个吻能吓住[3]!—— / 笑着给我端来黄油面包, / 不冷不热的火腿片,装在彩绘盘子里, ...
2016-01-31 00:23:38
还是个孩子时,我就敬慕终身关在牢里不屈不挠的苦役犯;我造访过因他曾寄身而在我心里成为圣地的客栈和出租屋;我用他的观念观看乡间的蓝天和花开般的劳作;我在一座座城市里嗅闻着他的宿命。他比圣徒更强大有力,比旅人更富有良知——而他,只他一人!见证他自己的荣耀和理性。 / 在条条大道上,一个个冬夜里,没有宿处,没有寒衣,没有面包,一个声音揪紧着我冰冻的心:“软弱抑或强大:...
2016-01-27 17:49:47
异教的血又回来了!圣灵就在近旁,为什么基督不助我,给我的灵魂以高贵和自由。唉!福音已逝!福音!福音。 / 我贪婪地等待着上帝。我是永生永世属于劣等种族了。 / 此刻我在阿尔摩里克海滩上。让一座座城市亮起在夜里。我的一天已结束;我将离开欧洲。海风将燃烧我的肺;遥远的气候将把我熏成棕褐色。游水,嚼草,狩猎,尤其是吸烟;豪饮烈酒如沸腾的金属,——就像那些亲爱的祖先围着篝火...
2016-01-27 17:50:15
我从高卢祖先那里得着了蓝白相嵌的眼眸、狭窄的脑门以及搏斗中的笨拙。我发现我的衣着跟他们的一样野蛮。但我不在头发上抹油。 / 高卢人是他们那个时代最愚昧无能的剥兽皮者和烧草放荒的人。 / 从他们身上,我得着了:偶像崇拜并热衷于渎神;——哦!所有的恶习,愤怒,淫荡,——妙极了,淫荡;——尤其是撒谎和懒惰。 / 我厌恶所有的职业。老板和工人,都是农民,无耻之徒。握笔的手与扶犁...
2015-07-29 17:12:31
★★★★★ / 从前,如果我记得不错,我的生活曾是一场盛宴,宴席上所有的心都敞开,所有的酒都流淌。(1) / 一晚,我让“美”坐于膝上。——而我发现她苦涩不堪。——于是我对她破口大骂。 (2) / 我武装起来,对抗正义。(3) / 我逃跑了。哦,女巫,哦,苦难,哦,仇恨,我的珍藏都托付给了你们!(4) / 我终于让一切人类希望在我的精神里灰飞烟灭。我如猛兽...
发表于:《波德莱尔》
哦,浓密的毛发翻卷到脖子上! / 哦,发卷!哦,满是慵懒的芳香! / 销魂啊!沉睡于你的头发里 / 为了让今晚幽暗的寝房充满这回忆, / 我要将它像手帕一样在空气中挥舞。 / 无精打采的亚洲,烈日炎炎的非洲, / 整个遥远的世界几乎已无所存焉, / 却活在你的深处,你这芬芳的森林! / 就像别人的精神悠游于音乐之上, / 哦,爱人!我的精神在你的芳香里畅游。 / 我将去那树和人都元气充足的所在... (1回应)
发表于:《波德莱尔》
奇异的诗神,棕色如同一个个长夜, / 混合着麝香和哈瓦那烟叶的芬芳, / 某道巫术的作品,热带草原的浮士德, / 肋部如黑木的女巫,漆黑午夜的孩子, / 我酷爱“坚贞”、鸦片及“长夜”, / 你灵药般的嘴里爱情正神气活现; / 当我的欲望向着你进发如沙漠旅队, / 你的眼睛就是雨水池,我的烦恼在渴饮。 / 这两只黑色大眼是你灵魂的气窗, / 哦,无情的魔鬼!少喷些火焰吧; / 我不是斯堤刻斯河...
发表于:《波德莱尔》
您曾嫉妒过的那位善良女仆, / 她在谦卑的草地上睡得正熟, / 我们应该为她带来一些鲜花, / 死者,可怜的死者,痛苦那么大, / 当十月这位老树的修剪工, / 围绕大理石碑吹起忧郁的风, / 他们理应觉得活人忘恩负义, / 还照样睡在暖烘烘的被窝里, / 而当他们被黑色的梦幻吞噬, / 没有枕边人,没有知心话语, / 冻坏的老骨头被蛆虫消磨, / 他们感到冬天的雪融化滴落, / 岁月流逝,却没有朋友或亲... (3回应)

《波德莱尔》试读 ( 全部 )

发表于:《波德莱尔》(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un musée de l'amour / 你们可曾像我一样,在长时间翻看那些放荡的铜版画之后,会陷于沉沉忧郁之中?这些旧年淫画藏匿在各家图书馆里,或遗失在货品箱里,你们是否想过,为什么我们有时会兴致盎然地去搜寻,而有时,为什么它们又带给我们糟糕的情绪?快乐与痛苦交混,嘴唇始终渴望着的苦涩!——快乐,是因为看到了本性里最重要的感情以在各种形式下表现出来;而愤怒,则是因为发..
发表于:《波德莱尔》(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Baudelaire le Prophète / 人类的想象力能够不费力地设想出一些共和国或其他共同体,如果它们受到圣者或某些贵族领导的话,将配得上某种荣耀。但普遍的毁灭或进步——名称丝毫不重要——并不会特别表现在政治体制上,而是表现在人心的堕落上。我是否有必要说,政治剩下的那么点东西在全民拥抱的兽性中艰难地挣扎,而统治者为了维持下去并建立起一个秩序的幽魂,不得不奔忙于各种手..
发表于:《波德莱尔》(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baudelaire à madme sabatier / 1 / 这些诗句乃是为某个人而写就,无论她喜欢或讨厌,哪怕这些诗句让她觉得完全可笑,也谦卑地“哀求”她不要示人。深沉的情感具有某种羞怯,不愿意受人糟践。未有具名难道不是已经显示了这顽强的羞怯?写下这些诗句的人,他处于某种梦幻状态里,常常置身于以她为对象的形象之中,如此深爱却从未明言,而为她保管着最温存的好感。 / 2 / 真的,...
发表于:《波德莱尔》(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当波德莱尔初涉文坛的时候,雨果即将四十岁,已经闻名遐迩。诗歌、戏剧及其他艺术,都已经将他放在第一位的位置。 / 雨果与波德莱尔的最早相遇发生在1842年,相遇的次数并不多。应当相信,雨果的魅力和天赋对这位年轻的同行并没有产生什么效应,因为到1845年,对于这位受人尊敬的大人物、路易-菲利普将要封其为法国世袭贵族的院士,波德莱尔的自由评判表明,雨果的威望并没有在他心中确..
发表于:《波德莱尔》(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 波德莱尔称巴尔扎克位列他的第一层“文学关系”,而我们知道,他最早发表的一篇趣闻作品叫:《一个有才华的人如何还债》,他在文章中取笑了一下小说家的谋生之道。 / 巴尔扎克在文中被表现为忧愁地“大跨步走过歌剧院”,这座歌剧院在1925年奥斯曼大道竣工时消失了。 / 正是他,他是十九世纪最具商业头脑和文学头脑的人物;他那诗人的脑袋就像金融家的书房铺满了数字;他这个人有过...

诗歌翻译讲座 ( 全部 )

何家炜的广播 ( 全部 )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巴别塔诗典
微信公众号:BabelPoesia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巴别塔诗典
微信公众号:BabelPoesia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巴别塔诗典
微信公众号:BabelPoesia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巴别塔诗典
微信公众号:BabelPoesia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一个出版编辑的下场
Pro captu lectoris habent sua fata libelli.
6人
何家炜
  • 译者: 何家炜
  • 翻译语言:法语
  • 翻译类型:诗歌/其他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904 )

  • Petitek
  • V
  • 洛伦佐
  • 微笑的影子
  • 吹水大王
  • Nesti
  • 夜之俄尔甫斯
  • 爱看小说的斤斤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