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句

展开 地狱灵光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一 [1997/10/17广州] / 这些永恒的事物转瞬即逝,许多无谓的忧伤 / 悠长如湖底的月亮,悄悄离开疲劳的岁月 / 穿好鞋子,赶去那永生所在的天堂 / 把道路仔细打量:曾经幻影重重 / 而今只剩下离别一样的荒凉 / 那分离已久的,在许多个天气里偏偏重聚 / 叶子,水,一段段不时出现的梦境 / 一个小小的哀伤的节日,在深夜无人时独舞 / 和那被淹没的树枝,群山的影... (5回应)
展开 一个人的战场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我终于结束了这只兽的生命,把它拖进麦田,埋得很深。黄昏降落,当我转头之时,有彩色的光笼罩在这片我曾爱过的荒郊。 /   村庄已被淹没,鸟群惊起,从童年的屋顶掠过。 /   姑娘们一直在寻找百合,天空灰暗。我在寻找岩石,苦命的人们在浓雾中穿行,夜在发光。 / [1996/09/13广州] / 《盛夏烈酒·纪念兰波》 (1回应)
展开 五月的歌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五月, 南方的夏天刚刚起来, 云间有金色的巨大的鸟群乱舞, 狭窄阴凉的街巷有车灯闪过. 楼顶上衣衫褴褛的人,奇怪的音乐和着奇异的花, 燃烧的酒泼散在海边的露台上。 / 钢铁筑就的海心楼阁, 月亮高悬, 咖啡厅里传来那个浪子疯疯癫癫的吟唱, 衣着华彩的人群穿梭往来, 为一个传说中的节日点燃烛光。 / 就在天空即将熄灭之前, 她无端为自己找到理由, 坐在窗前不停地梳着纷乱的头发, 香水撒满..
展开 兰波画像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有一片插满枪棒的河滩 / 风停过的树枝 / 淌着凉凉的血 / 鸟啄食树上硕大的果子 / 鸟在梦中盘旋,尖叫 / 所有造过,握过铁器的手 / 水来自岩石内部 / 一次小小的暴动 / 路过黎明的野兽 / 雷鸣闪过它的眼瞳 / [1995/06/06广州] / 《盛夏烈酒·纪念兰波》
展开 记得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和你醉酒的一天,姑娘,在树荫被光照亮的夜晚,回旅馆的路凄清又平坦。像是被另一只手拽着,重重跌倒在石板路上。你绕着我跳舞,跳舞,我看见四个你同时存在。 / 我们像孩子般嬉戏的春天,坐在路边等着什么出现。 / [1999/05/06努瓦迪布] / ——《盛夏烈酒·关于爱情》
展开 遗憾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日子过得好像特别忙碌,忙碌的日子里疲倦的人影晃动,替代了遗忘和变迁。 /    一切应有的天气 /    未曾相遇的人们 /    依然遥远的故乡 /    从未到过的地方 /   潮湿的叶子轻轻摇晃,看得见逝去的事物依然在幽冥中歌唱,弯下腰去的身影持续了好几个秋天。 /   打马过山岗 /   一年又一年 /   身披绸缎 /   褶褶生光 /   海边天空的月亮,风中起舞的人群,潮水一... (1回应)
展开 我的大学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转过身看看蓝天里的树叶,她说她喜欢我,这么年轻的遭遇。和谁都把树栽好,花开得大大的,回来的时候空空的校园。这么响亮的童年的呼哨,她说她爱我,小小的粉红的胸罩。 / 割草的孩子始终没有笑,瞪着眼睛看一群蟾蜍蹦过高速公路。 / [1996/03?广州] / ——《盛夏烈酒·关于爱情》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 因为你看见,只是年复一年 / 生命太多的重演你不敢相信 / 你触摸脸庞的手依然年轻 / 像要在空气里抓住什么 / 时常有一个影子跟随着你 / 你喜欢有时面对着它 / 你凝视你自己,像凝视另一个人 / 那边一切曾经发生 / 你开始恐惧,这黑夜本原的来历—— / 你站起身,打开所有的窗 / 像打开全部的自己 / 像星空下那些燃烧的城市 / 你无限扩大着一种情绪—— / 祈祷是否有用?... (1回应)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我时常梦见孤独的少女 / 在街头转角的空地 / 绿色邮局的门口 / (我知道我要去遥远的地方) / 她向我展示胸前的饰物 / 带着温润的气息 / 让我看腕上均匀的脉搏: / “那里,”她说,“在城市的高处 / 无人看顾的山坡上 / 居住着我和我的姐妹。” / 我跟着她穿过一条街道 / 走去了那边的山坡 / 她们住在一个地下室里 / 正围坐在长桌旁 / 吃着盘子里的花和水果 / (我知道她们已经死去) / 有一个还站起...
展开 十二月的窗帘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只有当情人出现在灰色街道时 / 你才显出布料的温存 / 撩起一角冬日的天空,连通 / 城市浮动的影像 / 和一颗幽闭的心 / 火红的情人,停步在 / 那家早餐店门前 / 朝空中一个劲挥手 / 她准确掌握了腕上的时间 / 并认得这面倒悬的旗帜 / 有她爱恋的花纹 / 不过是一幕精美的幻象隔着窗玻璃 / 就如这高楼的窗子正对的方向—— / 而楼底下, / 她身旁那棵快要落光了叶子的 / 法国梧桐,树干斑驳 / 根部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