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一季 - 序诗(兰波) (试发表)

诗歌 译作
★★★★★ 从前,如果我记得不错,我的生活曾是一场盛宴,宴席上所有的心都敞开,所有的酒都流淌。(1) 一晚,我让“美”坐于膝上。——而我发现她苦涩不堪。——于是我对她破口大骂。 (2) 我武装起来,对抗正义。(3) 我逃跑了。哦,女巫,哦,苦难,哦,仇恨,我的珍藏都托付给了你们!(4) 我终于让一切人类希望在我的精神里灰飞烟灭。我如猛兽般无声地跃起,将所有欢乐一把掐死。 我叫来刽子手,为了在临死之际咬住他们的枪托。我召来种种灾祸,为了将自己闷死在沙与血中。不幸曾是我的神明。我躺在污泥中。我在罪恶的空气里把自己晾干。我对疯狂耍出种种花招。(5) 而春天带给我白痴的狞笑。 可最近当我又要弄出最后一次走调,我想到要找回昔日盛宴的钥匙,也许我在那里将恢复食欲。(6) 仁慈就是这把钥匙。——这样的灵启证明我在做梦!(7) “你还是做你的豺狼去……”魔鬼又叫喊着,给我戴上如此可爱的罂粟花冠。“去死吧,带着你所有的贪欲,你的自私,和所有的原罪。” (8) 啊!这些我得到太多了:——但是,亲爱的撒旦,我求求你,不要怒目相视!您是喜欢作家身上没有描写才能和说教才能的,在几分小小的怯懦到来之前,我这个下地狱的人从我的手记里给您撕下这可憎的几页。 (9) ---------------------------------------------- 1 无忧无虑而又满怀希望的青春岁月,在《清晨》里将再次出现:“我不是也有过一回,可爱的青春,壮美神奇的青春,可写在金叶上的青春,——太幸运了!” 2 暗示反对帕尔纳斯派的美以及所有古典的美,在《通灵人书信》里,诗人曾写道:“无数愚蠢的世代……那些老混蛋们……” 3 正义指社会秩序,这是一种伪正义,诗人在《什么与我们相干,我的心……》里写道:“消灭!权力,正义,历史:打倒!” 4 女巫在兰波的诗里多次出现,可参见《灵光集》(《洪水过后》、《断句》)。对米什莱著作的阅读给兰波留下了深刻印象,米什莱认为女巫产生于绝望时代,已有了现代普罗米修斯的特征。 5 兰波可能想起了1871年5月“语言炼金术”时期的危机时刻。 6 最后一次走调,可能是指在伦敦和布鲁塞尔与魏尔伦之间发生的事。 7 第一句提出一个想法,第二句立刻加以否定,这样的情形在《地狱一季》里经常出现。 8 没有了希望和仁慈,也就无法拥有信仰。兰波选择了反抗,去满足他的贪欲和自私,即便要被罚下地狱。 9 “魔鬼”和“撒旦”可能暗指魏尔伦,这就给最后一段带来某种讥讽意味:魏尔伦咆哮着反对描写式的小说,而我们知道,波德莱尔、戈蒂耶以及整个象征派都反对赋予艺术以教育和教化的意图。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何家炜,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5-07-29 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