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一季 - 坏血(三、四) (试发表)

诗歌 译作
异教的血又回来了!圣灵就在近旁,为什么基督不助我,给我的灵魂以高贵和自由。唉!福音已逝!福音!福音。 我贪婪地等待着上帝。我是永生永世属于劣等种族了。 此刻我在阿尔摩里克海滩上。让一座座城市亮起在夜里。我的一天已结束;我将离开欧洲。海风将燃烧我的肺;遥远的气候将把我熏成棕褐色。游水,嚼草,狩猎,尤其是吸烟;豪饮烈酒如沸腾的金属,——就像那些亲爱的祖先围着篝火时那样。 我会回来,带着铁般肢体,皮肤黝黑,眼神狂怒:从我的假面,人们会判定我来自一个强悍的种族。我将拥有黄金:我将闲散又粗暴。有女人们照料这些从炎热国度归来的凶残的废人。我将参与政治事务。得救了。 现在我受到诅咒,我厌恶祖国。最好的事,莫过于一场酣眠,在沙滩上。 ———— 还没出发。——让我们重拾此地的路,背负起我的恶习,这恶习自理性之年起就在我的胸侧生长出痛苦的根——它升上天空,捶打我,掀翻我,拖曳我。 最后的天真,最后的羞涩。都已说完。不要将我的憎恶和背叛带给世界吧。 来吧!跋涉,负重,荒凉,烦闷,还有愤怒。 我受雇于谁?该崇拜哪种野兽?去攻击哪幅圣像?我将捣碎哪些人心?应守住哪个谎言?——踏着怎样的血前行? 还是提防正义吧。——生活艰辛,麻木不仁,——用枯瘦的手掀起棺盖,坐进去,把自己闷死。这样就没有衰老,也没有危险:恐惧不属于法国。 ——啊!我是这般孤苦无依,以致无论哪幅圣像我都奉上追求完美的狂情。 哦,我的克己忘我,哦,我神妙的慈悲心!而依然,是这俗世凡尘! 上主,我由深渊 ,我可真蠢啊!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何家炜,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6-01-27 17:4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