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荣恩诗选(茱萸编选)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三百新诗,尚存天壤 ——刘荣恩诗选 | 茱萸 编选 ·作者小传· (茱萸搜集整理) 刘荣恩(1908年-2001年),诗人、书评家、翻译家,擅绘画,爱好西洋音乐。他生于杭州一个基督教家庭,自小随父母移居上海;1930年毕业于燕京大学英文文学专业,随后执教天津南开大学;沦陷时期执教天津工商学院,战后又执教南开大学西洋文学系;1948年赴英国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访学,后携妻女一并定居英国,终生未再履故土。在英国五十余年,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翻译,于企鹅出版社出版过《六出元杂剧》等书。 刘荣恩在1930-1940年代平津沦陷区的主要文学成就集中在新诗方面。他曾在当时的天津组织新诗社,创办并主编《现代诗》季刊。从1938年到1945年,印过六部新诗集,总共收录了300首诗。这六部诗集即《刘荣恩诗集》(1938,收录诗作59首)、《十四行诗八十首》(1939,收录诗作80首)、《五十五首诗》(1940,收录诗作55首)、《诗》(1944,收录诗作46首)、《诗二集》(1945,收录诗作46首)和《诗三集》(1945,收录诗作54首),一律“私人藏版限定版”,每种印数仅百册,书名页写明“私人藏版”,并有编号,显示其为非卖品。其中出版于1939年的《十四行诗八十首》,要远早于冯至出版于1942年的《十四行集》,而后者一直被认为是汉语新诗史上的第一部十四行专集(如今这个定论应当因为刘荣恩这部诗集的存在和重新发现而改写)。 刘荣恩的6册诗集,由于流传有限而不为世人所知。他目前为止为新诗研究学者所注目的少数作品,赖于一些期刊的刊载而留存。其中,吴晓东选编、广西教育出版社1998年12月出版的《中国沦陷区文学大系·诗歌卷》收录其诗作5首:《十四行》《江雨中》《寂寞在兆丰公园》《MOTO PERPETUO》《长安夜》。2013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第6卷,亦为吴晓东所编)中,多收录了一首《银壳上的一幅图画》(据《诗五十五首》目录,应为“蚌壳上的一幅图画”)。 ———— ·作者小传的编纂参考了如下材料—— 1、陈晓维:《刘荣恩诗集》,《好书之徒》,中华书局,2012年8月; 2、陈子善:《刘荣恩:迷恋古典音乐的新诗人》,《东方早报》,2013年7月23日。 3、封世辉:《刘荣恩小传》,《中国沦陷区文学大系·史料卷》),广西教育出版社,1998年。 4、贾植芳、俞元桂:《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福建教育出版社,1993年。 ·诗集存目· (茱萸搜集整理) 1、《刘荣恩诗集》,刘荣恩著,私人藏版,1938年出版。收诗59首。 卷一:湘水|万物万灵|薄暮|那什么比|黄昏里死去|岳麓山|春的第一阵夜雨|我的摊儿|一九三八年的教训|冬至夜| 卷二:当铺|鼠戏舞台|南天门的台级上|死鸟|庙宇与美人|风吹|北国的冬冷|旧歌|埃及来的箭|在巴黎道上| 卷三:一夜的游猎|秋歌|一个呼声|琵琶行|翡翠雕刻的鸟|歌|叫卖声|夜里的珠子|忧郁颂|向海求乞的人| 卷四:在城堡里|过路的客人|苹果花|上燕京去|蓬莱的姑娘|桥洞下|五月暮雨|太阳与喜鹊|“狮身女面有翼之怪物”|田野小景| 卷五:森林|无音曲|今夜的寂寞|年秋凭窗看雨|眼泪在你的头发里藏|印度的月夜|太阳与雨水|葫芦里的蟋蟀|城市的夜|小孤山暮过| 卷六:香港夜泊|雁鹅叫|我看人脸的时候|骑在海的夜背上|奇传中的一出|一缕古老的梦香|BALLADE DUNE BLANCHE|黑龙江的明妃|戒坛寺 2、《十四行诗八十首》,刘荣恩著,私人藏版,1939年出版。收诗80首。 诗均无题。 3、《五十五首诗》,刘荣恩著,私人藏版,1940年出版。收诗55首。 问答|行苦路|夜半太湖——寄无忌兄|桃花三日|千古的怨恨|成了回忆|“绿眼的嫉妒”|在黄昏|江雨中|黄河涯|夜渡汉水|贝多芬:第九交响乐|风沙下的昭君墓|长安夜|蚌壳上的一幅图画|红楼梦|海|Moto Perpetuo|云冈石大佛|送济南|在翅膀上的心愿|河南坠子|弥陀佛|丁丑年雨中登珞珈山|“维也纳森林故事”|月照故宫|北国夜半|燕子矶|夜之声|寂寞在兆丰公园|这是什么一会儿的事呢?|黄昏,寂寞,我|一串香珠|我相信,我死后|西洋镜|千万滴雨水|听雨|烟台小住|大沽口|北戴河海滩|杭州|天鹅|算一算|走马灯|英雄传续集|神迹|赶集真有劲|星夜风景|卧佛寺附近|买破烂儿的|蛆底哈哈歌|新月|一块土|十四行诗|谁在喊我? 4、《诗》,刘荣恩著,私人藏版。1944年出版。 卷一:埋我的心灵丨挟在回忆底书里丨城门丨傍晚散步丨在夜里看了你一眼丨康伟良:1942丨全是枉然,徒然丨湘水渡丨悬赏:寻回忆丨岩石,岩石 卷二:悲哀人的遗嘱丨回来啦丨有人在我心里丨多余者丨我听见阵阵的哭声丨他还得要死丨脚印丨无题丨生命便宜丨有出卖眼泪的吗? 卷三:无美无艳的春天丨他们留下我丨告别了丨过路客丨一阵春风丨傍晚的第一颗星丨我怕用一个比喻丨做个客店丨恋爱丨写给未生前的陶陶 卷四: “忧愁屋”丨春雨黄昏的街道丨处处灵魂的故乡丨南国怀荫丨春夜下雨了丨泉水丨圈在城墙里丨等着黄昏丨上海濛濛细雨丨寂寞吗? 卷五:翻一翻法帖丨暮雨丨香山夜雨丨北海五龙亭丨泰山顶听雨丨好个小伙计 5、《诗二集》,刘荣恩著,私人藏版,1945年出版。 卷一:莫愁湖丨吴淞海面丨松江丨趵突泉丨中南海写生回来丨北戴河海滨之一夜丨忆北戴河之夜丨忆岳麓山爱晚亭丨黄鹤楼 卷二:翠鸟丨半刻春丨江南城丨一点儿江南的山水丨海上月出丨登山丨秋雨丨故乡街头黄昏丨雪与人生丨春日天阴冷丨最后之一夕 卷三:感觉底丛林丨古董铺丨Nocturne in E Minor丨阳间来的消息丨头放在木笼里丨上市啦丨忧郁期丨一笔债丨“谁打门?”丨展览会寂寞丨孤魂丨Franz Drdla Souvenir丨无题丨我的忧郁 卷四:我的灵魂寂寞极了丨一套再一套的丨寄金陵仲鸿丨诗人William Henry Davies丨郁静丨艾辰丨浩丨罗平丨厉仲思丨埋在江山寂寞的地方丨红叶和黄叶丨星星 6、《诗三集》,刘荣恩著,私人藏版,1945年出版。 忧愁是智慧丨白杨丨我是陌生人丨那夜我梦见丨圆舞曲丨然后丨我懒得丨风丨北京的春丨好在每天有一个黄昏丨中国底故事丨扬子江丨在远方丨打更的声音丨智慧与诗丨陶陶丨逢节丨宇宙皱着眉头丨黄昏和雨丨新画揭幕仪式丨上海,北四川路丨万物永生丨白玫瑰丨晚风中送J.丨我的诗丨Tehaikowsky:Symphony No.4丨唱小调人的墓志铭丨反正要难受的丨没有幻灭丨北京丨我们崇拜忧愁痛苦丨四月廿九日花子猫死丨看见一溪流水丨雨下着,打着房顶丨一人丨一身轻丨一片绿叶丨雨底奇迹丨Sonata in F Minor(“Appassionata”)丨黄昏,到处黄昏丨那卷书丨再飞丨晨曦丨咖啡馆里喝啤酒的人丨都有你的故事丨眼睛丨莫扎脱某交响乐丨飘遥丨有苦行僧路过时丨死的回忆在喊着丨忆梦家丨秋雨(二)丨浮尸丨他们会记得我吗? · 问 答 海浪叩问着弯曲的岛屿, 灯笼向山谷的星宿探问。 万年的愚蠢,万年的推算。 哪有摆测字,问卜的摊儿; 去泰山顶皇庙求个签? 在有豺狼躲过的石洞里, 有鹰翅膀的古峰间,我们: “为什么?”回声说:“为什么?” 这是阵寒美的嘲笑声调。 我哭了,哭的是古峰石洞! ·刘荣恩:《五十五首诗》,私人藏版,1940年,第1页。 · 寂寞在兆丰公园 薄暮时 忽然寂寞起来—— 弟弟病着; 在花园的远处,池沼边 伴着秋天的黄云。 寂寞得没有地方好去。 好几年前, 把不可救药的寂寞给 上海的兆丰公园。 今年又想起。 ·刘荣恩:《五十五首诗》,私人藏版,1940年;《艺术与生活》,第38、39期合刊,1944年6月。 · MOTO PERPETUO * —— 寄无忌 我长过树叶,开过花 现在我枯干了 风在身上吹过 看我无意味的摇动 冬已经白了头发 早晨已是黄昏 苍白的银落日 看我无意味的摇动 ·刘荣恩:《五十五首诗》,私人藏版,1940年;《艺术与生活》,第38、39期合刊,1944年6月。 * 茱萸按: 1、 MOTO PERPETUO,意大利,意为“无穷动”,是音乐体裁的一种,常指以快速节拍连续演奏的一连串固定音符组成的音乐小品或音乐作品中的某一段落,在古今各时期众多作曲家的诸多音乐作品中都有这类体裁的出现,并会有钢琴、小提琴、甚至管弦乐队等多种演奏形式来表现。意大利作曲家尼可罗·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1782年10月27日-1840年5月27日)就作过一支著名的提琴曲以此为名,据说不但非常不容易听懂,演奏更具有很大难度。刘荣恩本身是一位西洋音乐的爱好者,他的诗集中也常有涉及到音乐的作品。学者陈子善甚至认为他很可能是“中国现代诗人中写诗咏赞西洋古典音乐成果最多的一位”。 2、 副标题“寄无忌”中的无忌,疑为柳无忌(1907年-2002年10月3日),柳亚子之子,诗人、散文家、学者,毕业于北京清华学校、耶鲁大学。1931年至1937年、1946年至1948年两段时间内,与刘荣恩一并任教于南开大学。 · 城 门 一座大的城门, 一块从历史底大回忆 采撷下来的小回忆。 它曾看见过因 眼泪而张大的眼睛; 军旗马匹飞着穿过; 难民像牲口一样爬过…… 城楼靠在黑下去的 黄昏天 是一颗印玺 打在民族底头上。 我一看见座城门楼 便想起个缝纫妇坐在街头。 一条一条的千万生灵 在它的针眼里穿过, 像穿过针的线 去缝那一件中国历史底 直襟大褂。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3页。 · 悬赏:寻回忆 你知道我要难受的 为什么你要向我说故乡话? 这里那有故乡的青色,树, 道路,郊外,像怀念般的船只, 喜鹊飞过重重暮色下的寺院, 母亲说:“我只有你们几个孩子,” 美丽的美丽,母亲的故乡话—— 我同时在悬赏着回忆, 也随便把回忆种在陌生人的心头。 大部分许是丢失的回忆, 被一个浪子浪费在异地。 为了我是一个浪子的缘故, 你再说一句故乡话吧; 也许乡音可以救我一次。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9页。 · 悲哀人的遗嘱 天亮带来恐怖 惧怕张着在夜里; 白天叹息, 晚上掉眼泪; 春天没有花朵, 没有苹果的秋天: 留下一片荒芜的山谷, 传给你们活着的人。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13页。 · 多余者 近来我更不懂得我的生活, 忧虑,孤独,彷徨,恐怖着。 我好像是个多余者, 畸零人; 负担着不必需的无聊,劳心。 我一定要躺下来 把我醒的生活梦走—— 是,梦中打发走了吧。 可是,我的害怕和希望也在这里: 希望的是美梦, 害怕的梦魇, 但是梦魇比美梦多得多。 天呀,我日夜没有安慰,平静, 白天,晚上依旧轮流着嘲笑我。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16页。 · 无 题 不论是喜鹊,乌鸦, 预报的是什么? 早晨只是白的恐怖骑着阳光迈步。 中午放在十二点钟 惧怕趁着脚步声, 锅碗声,布置一桌菜的筵席 当黄昏点烧了西窗 恐怖像影阴 拖长了尾巴,打着没落下的尘土 月像具海里的浮尸 飘在夜风里 透进我每个毛管,海的冷水。 日夜在战栗中, 像被活拔了毛的鸡 向着黄昏的森林窜去。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20页。 · 他们留下我 濛濛亮的时候, 我醒来, 我发现我已经死了。 埋在黎明的寂静中。 这是我生活 第一次的孤独。 他们留下我 在孤独的黎明醒来 没有人来陪着 我的孤独? 我死了。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26页。 · 我怕用一个比喻 荫*,我该怎么说才好呢! 我亲眼见过海底成了山顶, 岩石非但烂了,还流动着; 我怕用一个比喻来说, 我怎样爱你。 荫,我该怎么说才好呢! 少年人的盟誓成了闭了眼的灯, 情爱成了谈话的笑柄; 我怕用一个比喻来说, 我怎样爱你。 荫,我该怎么说才好呢! 大自然和人一样的不忠诚, 爱情同我偷偷的躲藏着哭了。 我怕用一个比喻来说, 我怎样爱你。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31页。 * 茱萸按:荫,指作者刘荣恩的妻子程荫,约生于1914年,为早期同盟会会员、曾任北洋政府内务总长、国民政府天津市长的程克(1878年-1936年)之女。 · 写给未生前的陶陶 从神秘里来的神秘 我们在等候着你第一次的微笑。 那阵笑将来要 减轻每个重担。 来,小商人, 带来无名的运命, 来享受我们火炉的温暖。 有时雨太大, 你不在乎吧? 同我们走着世程 你会寂寞的在众人当中, 但是在黑夜里有手紧握你。 来吧,小的, 路在眼前, 花盛开的山冈, 等着我们呢!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36页。 * 茱萸按:陶陶,当指作者的女儿刘陶陶,后任职于英国牛津大学中国学术研究所,现已退休。 · “忧愁屋” 给我满天的乌云, 一片灰色的湖面, 站在哀恸的人中间; 轻轻的 摇着回忆底枯树。 天天收着它的子 去移种 这回忆底种子, 用眼泪灌溉。 长大了 好为我搭一间 “忧愁屋” 让我过余剩的岁月; 看着满天的乌云, 一片灰色的湖面, 点数阵阵带雨味的风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37页。 · 春雨黄昏的街道 一条春雨黄昏的街道, 两颗充满了剧场悲剧的心。 我们听见一阵小小的声音说: “生活会无聊到这样没有意思!” 我搀她跳过一片小水塘, 彼此紧握了一下手,只有这一阵温暖。 一条春雨黄昏的街道, 两个充满了剧场悲剧的心。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38页。 · 泉 水 —— 寄宗岱 你有什么 向我要说的, 泉水? 阳光,山岳,葱郁的树林, 在最是动人悦目的时候 你引我来 坐在你旁边,泉水! 有什么仇,有什么恨 有什么怨? 在名胜处游玩 我一听见泉水的声音, 我就停止了,去寻找。 有什么 向我要说的? 我似乎听见 泉水在我心的深处流。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42页。 * 茱萸按:宗岱,当为诗人、翻译家梁宗岱(1903年-1983年),其与作者在1931-1937年间同任职于南开大学外文系。 · 翻一翻法帖 这样线条,这种小径! 它们遨游灵府底美景。 还是灵魂的 纯美 从笔尖上逃跑了出来, 带来了游牧,漂泊的美艳; 有骨有肉的, 从隐藏了的幽径里出现。 幽灵在天捏着晚霞; 苦行的礼拜; 金龙在舞着天地之间; 一曲歌,用黑色对唱着金,银,紫,黄… 它们来溶化亲属的灵魂在丹炉里。 苍穹和人间世的姿色… 拿什么比,拿什么比, 它们那游牧,漂泊的美艳! ·刘荣恩:《诗》,私人藏版,1944年,第49页。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茱萸,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9-05-19 23:20:32
NeverlandSNOW
2015-10-02 13:44:48 NeverlandSNOW (束发读诗书,修德兼修身)

“早期同萌会”……“萌”应为“盟”。

茱萸
2015-10-02 14:19:59 茱萸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Neverland 汗…我自己有个群叫同萌会……想必系统记住了。哈哈。已改。谢谢!

莫须有先生
2015-10-02 19:50:08 莫须有先生

《“忧愁屋”》一诗第五行“会议”是否应为“回忆”?

茱萸
2015-10-02 20:29:44 茱萸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莫须有先生 呃……是的。谢谢啊。该死的拼音输入法……

啰嗦
2015-10-03 18:01:58 啰嗦 (怀着一颗拳拳的八卦之心)

好!会出版吗?

茱萸
2015-10-03 20:18:00 茱萸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啰嗦 :要看资料是否齐备了…在等朋友努力弄来全部的书影照片…

すいか
2015-10-03 21:25:00 すいか

啊,鉴于此,我也来捉个小虫,《多余者》的第三行,“我好想是个多余者”,“好想”是否有可能应该是“好像”。。。。

茱萸
2015-10-03 22:18:08 茱萸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阿闲闲 啊……对……马上改

Monster
2017-06-13 16:16:07 Monster (孤独是可耻的)

茱萸老师您好,请问您是从哪里看到这些诗集所收诗歌篇目的?

茱萸
2017-06-22 19:36:16 茱萸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devil 你好。篇目见贾植芳、俞元桂:《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福建教育出版社,1993年。

Monster
2017-06-22 21:01:26 Monster (孤独是可耻的)

谢谢O(∩_∩)O~@茱萸

朝阳区
2019-05-19 23:20:32 朝阳区 (SPIRIT)

请问现在进度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