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与大盗贼·序章 (试发表)

作者:
拉拉
作品:
松与大盗贼 (小说 创作) 第1章 共3章
松与大盗贼 ——一切都不过是大君在半昏半晨时分弹奏出的那串音符。 摘自《黑暗圣经》 免责声明: 1、本书中的一切都是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 2、本书使用的语言、信息完全依据量子理论,包括本书的写作过程亦采用量子力学原理。 3、基于上述第②条原则,当你拿起任何一件承载本小说的阅读载体时,从量子学的角度上你已经做了一次选择。此次选择将把你与本书作者所处的宇宙彻底分解开来,成为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世界。 4、由此产生的与你所处的世界不相符合的事件,本书将不作任何响应和承诺。 那道微弱的信号并非穿越银河而来。实际上,从来就没有过穿越银河的信号。 ——让我们打个比方说。在盛产黑洞的昂星团NV-11星系,某天早上起来,NV-11人发现他们放牧的一颗未成年黑洞昨天晚上已经脱离了静力陷阱的束缚,沿着昂星图的一条切线飞向数千光年之外的NT-36A,那里有一个文明星系,盛产诗人和长绒毛翅膀的小天使。NV-11人向NT-36A发出紧急避难信号,信号以光速穿越银河,然而,越狱而出的那颗黑洞穿越宇宙的速度却是光速的99.9999(后面跟了无数个令人乏味的9)%,数千年后,避难信号终于赶到NT-36A,并且幸运地被某个优雅的嬉皮士诗人兼无线电爱好者接收到,等他翻译完那一连串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文字,大吃一惊,一张嘴,就连人带那声“啊”统统被已经赶到的黑洞吸了进去,银河系就此减少了一个文明体系,并且各星系不得不在进口奢侈品的名录上忍痛删去宠物小精灵这一物种。 所以,无论从技术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上来说,空间传播信息都是不可取的。实际上,一条早就建立起来的通过铯原子半衰周期振动而连接的亚空间矩阵网络为银河系各大(相互仇视的)种族提供了很好的通讯平台,从而成功地避免了类似NT-36A悲剧的重演。 这道微弱的信号隐藏在亚空间中,等待时机。直到那颗被某种地方语系称为冥王星的轨道上一个铯原子装置发出间歇性的震动,打开了亚空间通往这个星系的门户。这道门户——如果一定要用这种错误的定语的话——只有十万分之一个中子宽,百亿分之一秒长,从中飘过的信息更是飘渺得难以捉摸。那道信号尾追其后,进入到这个小型星系,它的速度立刻降为光速,并且以一种比宇宙中的真空还渺茫的状态传播。 几个月后,它精疲力竭地抵达了目的地——一颗蔚蓝色的行星。它穿越它与它的卫星之间狭窄的空间,穿过喧闹得足以让人发疯的电离层,穿过氟利昂肆虐的高层大气和由浓得让人窒息的高铅硫化物组成的低层大气,飞越那些半点冰雪也无的高山,飞过那大片大片高歌猛进的沙漠,最后一头撞在一片直径35米的网状金属物上,引起了极其微弱的电离反应。 由此产生的微电流通过一组由25000个高频头组成的信号拾取矩阵放大,再穿越长达11公里的复杂导线阵列,进入到主控中心。在那里,微电流被分成十六个部分,分别流经由另外两万个矩阵放大器组成的识别系统,最后由一台超级计算机进行组合和求值运算。 即使以电的速度进行传播,还是花了整整2秒钟的时间,信号带来的信息才通过一只高精度记录笔在一张长60厘米的纸上,刷刷刷地画上了几笔。 警报灯闪了起来,拉响了警报。 几分钟后,亚利桑那州NASA外太空实验室•外星文明探索射电天文台的工作人员看到了这张纸。工作人员审视着这条为了避免再次出现NT-36A悲剧而穿越空间而来的信息,过了几秒钟,他神情严肃地把它递到另一名赶过来的工作人员手里。 那名工作人员接过纸条,却看也没看上一眼。他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前一名工作人员,看他花上好几分钟时间,上窜下跳地把射电望远镜庞大复杂的系统一一重启。 “见鬼,”他抱怨道,“星期一我们又得清洗镜面了,我打赌又落满了鸟粪,这些该死的候鸟,那么大一片沙漠,它们的狗屎却准得出奇,泡泡击中镜面。” “我们该雇一帮专业清洁工来做这事。”后一人说。 “狗屎,”前一人说,“我们的预算少得可怜,搞不好再过一段时间,我们统统都得去附近的超市当收银员,反过来挣钱补贴这台该死的机器了。” “有那么糟糕吗,鲍勃?” “比你想的还要糟。”前一人脱下白色工作服,换上夹克,一面顺手把后一人手里的纸条扯过来,揉成一团扔进垃圾堆,“金融危机,明白吗?穿上衣服,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在这里再傻等上个一万年,也不会有外星人给我们打电话的。” “你这么看,鲍勃?” 前一个人——鲍勃•克留辛从鼻孔里狠狠地哼了出来,“听我说,我有一套数学算法,可以证明在这宇宙中通过空间传递信号,呸!根本就是狗屁,知道吗?从一个该死的星系把微弱的信号传到另一个该死的星系,还指望后一个该死的星系上有人能按计划收到信号,这概率低得连上帝他妈都算不出来。算了吧,我们每天守着的只不过是价值350亿美元的笑话而已。” “嘿!”后一人惊讶地喊出来,“那你干嘛还留在这里工作,鲍勃?” “比在超市当收银员强吧,我说?”鲍勃说,匆匆关上实验室的大门,“要不我的数学工程学博士学位干什么用呢?” 大门外响起汽车的声音,过了几秒钟,实验室唯一的越野车开出大门,开进了热浪滚滚的沙漠。对越野车上的人而言,此时此刻如何尽快、就近地找到冰镇啤酒比收到外星人没有营养的问候词重要一万倍。 实验室内变得静悄悄的,只有射电望远镜监视系统单调而稳定的“吱——吱——”声在空旷的大厅中回响。过了一会儿,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大厅的角落中。 那是个稍嫌削瘦的身影,而且他是完全凭空出现在大厅中的,那里没有门,没有窗,没有天花板上的气门——他出现得如此惊人,以至于大厅中数台尖端摄影机都吓得说不出话来,警报一直没有响起。 他在角落中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直到确信再也没有哪个工作人员会突然冒出来,这才快步走到实验室的中间。 他没有去管那台吱吱作响的控制台上那些纷繁复杂的显示系统,却翻开垃圾箱,把那张揉成一团的纸翻出来,小心地展开,摊平,借着实验室中微弱的蓝色光线,仔细阅读起被数学工程博士认为是鸟粪引起的电脉冲信号来。 他读得很仔细,一面读一面喃喃自语。和“鸟粪”博士比起来,他显然多会一门外语——老鹰座XF-1017行星语言。对于不了解它的人来说——比如地球上的人类——这是一门从未听说过的、繁杂的、发音过于琐碎的、比草原上的萨满教更怪异的语言。 然而,如果你是一名银河系文明圈的合法公民的话,不懂这门语言就不那么说得过去了。这是一门宇宙间五大通用语之一,它更是被称为“了不起的语言”,被银河系管委会的大多数公共部门使用——行星系公共医疗系统、系间交通管制系统、跨恒星系社保统一支付系统,以及“边缘原生态行星旅游舒适度指数”系统等等。 这封千辛万苦而来的信息,便是发自“边缘原生态行星旅游舒适度指数”系统。任何一个长期在宇宙间旅行、或者不得不进行公务旅行的人都绝不会忽视由这个部门发布的警告。与它的名字浅显的含义恰恰相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部门却是全宇宙行政机构中最神奇的部门之一,它拥有一套“多重未来指数评估系统”,有点类似于旅游热点景气指数一类的东西,但它是由基于矩阵网的弦事件驱动原理制造的,简而言之,这是一部可以“略微探知不确定近未来”的系统。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拉拉,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人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麦子仲肥
2011-09-02 19:16:32 麦子仲肥

这里面部分内容是不是翻译的

真·拉拉
2012-02-15 14:42:15 真·拉拉

翻译的谁的?

桃花沧海两心通
2013-03-01 08:34:18 桃花沧海两心通 (美人如玉剑如虹,海上牧云心不移)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如果写《多重宇宙投影》的拉拉是真的拉拉,写这个什么的拉拉就是那个拉拉的一个拙劣的模仿者。当初字里行间的那种张力与才气几近荡然无存,这文字读起来是如此的干瘪。
《投影》和《大狩猎》都是我所喜欢的,但我觉得最好的拉拉在《彼方》与《春日泽》里面,那充溢的力量和感情。《大狩猎》我是为它的想象力所折服。即使是《真空跳跃》也有一种简单的真诚在里头。那时候的拉拉虽然比起后来的拉拉看得出有那么一些稚嫩,但也有更多的真诚。到了《掉线》就有点像文字戏谑了。
人总是要生活,也都不断地在发生变化。我只是很疑惑,当初我最看好的年轻科幻作家,怎么新作会是这个样子。
我只是个nobody,如果万一拉拉本人会看到我这些话,而感到不快,可千万要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啊。天下之大,人与人的想法之不同,原是毫不奇怪的事。愿拉拉大神...算了,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