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短篇作品

展开 迷信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小时候,我祖母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夜里睡觉了以后听到有叫你名字,你不要答应。我对这句话的印象太深了,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啊,那以后,每当夜里听到有人叫我名字,无论是梦中还是醒着,我都会想到这句话,我紧紧地闭上嘴,我用手捂住嘴,我快速地伸出舌头、赶紧又缩回来,我或是惊恐,或是微笑地等待着下一声,直到那声音确实不再来,一次又一次。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 昨晚,我听到...
展开 一个下午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一个下午,他们俩肩并肩在走,一辆车慢慢朝他们开来,快开到他们面前时,他们分别走向了车的两边。他走向车的这一边,她走向车的那一边。他们在车的两边慢慢向前走着,车子慢慢开在他们中间。在他们走过车子之后,也就是在车子开过他们之后,他们又走到了一起,肩并肩。
展开 一切火车旅行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那时他正坐列车前往人生中一个接着一个目的地中的一个列车高高地奔驰在田野之上这是开通不久的新型列车它的铁轨要高出原来那种火车的铁轨许多当你坐在那样的列车里目光接触到窗外冬天平铺伸展的田野景色你会感到那里有一种特别的美这特别是由于高度的变化引起的在我们不按照平时的方式观看那些司空见惯的东西时它们就有可能会对你施加一种魔力虽然你的目光一开始无视逐渐它却将你从发呆中...
展开 月亮树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妖怪被制服后,就别管它是怎么被制服的了,它化作了一面镜子。他们把镜子埋在家里的后院,在上面植上一棵桃树。从此,每当月圆当空的夜晚,在那棵桃树下就会出现一个明晃晃的月亮,比天上的那个还要亮,人们常常会从这一个看向那一个,然后从那一个看向这一个。那棵桃树则好像是一棵长在月亮上的树,一棵奇特的月亮树,在两个月亮之间。
展开 祖母告别之旅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我的祖母在她死前,带着小孙女回去了她的老家,和别的许多的村子,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遍访散落在各处的亲戚朋友,当她回到自己家里,她老人家不幸摔了一跤摔死了。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我找我前女友的妈妈去谈判,我们都会有一个前女友,她的妈妈不想把她嫁给我,妈妈最终是对的。我们都很客气,我被她客气地扫地出门。门口是河,河边有一群鹅,有一只,它欺侮我陌生,也许还有别的原因,我需要事后再想想,它直着脖子冲向了我,其他的鹅在后面幸灾乐祸地跳着看着。我知道怎么对付它,我像小时候那样对付它,但不是更小的时候,更小的时候我逃窜,我强忍着眼泪,等着大人们...
展开 上班的下场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每天上班在一个房子里呆上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总会碰到一匹怪兽,每次它都会略带嘲讽后来则是气急败坏地问他:你在散步吗?他抬头看它一眼,说是,从没有让惊怪显示在脸上。于是,一次次地,它不得不放过他,只是因为不想让他以为它是由于失落才吃了他。直到有一天,他抬头瞧它一眼,后退一步,害怕地说,是。
展开 万睡千山总是情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有一年的下午六点,在雨中的一个无名小站,伯爵看到,五六米开外灯光通明的另一辆列车车厢里的一个男人、戴着一顶黑色的便帽(有人正从他身后的过道经过),以一种伯爵说不清楚是什么的目光看着他这边的车窗外(无动于衷地看着一个无底的东西?),那列车正在启动,当就要四目相对,伯爵感到恐惧,别转了头去。 当隔着一定的距离去看时由于那一切不会将我们波及我们对于他们的感受和他们...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他有一天遭遇一帮杀人不眨眼的歹徒,一歹徒举大刀砍向他脖子,情急之下,他大喊一声“等一下”,歹徒居然真的等了一下,但他话一出口,想到“等一下干嘛”,就又说“砍吧”,仿佛他已经作好了准备。 鞠乐如(聊斋志异)。鞠乐如,青州人。妻死弃家而去。后数年,道服荷蒲团至。经宿欲去,戚族强留其衣杖。鞠托闲步至村外,室中服具皆冉冉飞出,随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