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国王的下午茶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夏天的午后,阵阵热风从南方吹过来,金黄的麦田像浪花一样连绵不断地翻涌到远方的地平线那边去了。农场里的鸽子躲在屋顶的复式公寓里“咕咕咕”地抱怨天气太热。刚出生的燕子正在屋檐下试飞,等到天气变冷的时候他们就要跟着父母飞到南方去过冬,那将是他们的第一次长途旅行,在此之前他们必须要为了这次旅行做好一切准备。 茂密的刺槐树上,洁白的花开得正热闹,簇拥的槐花像停在枝头的一朵白云。有的槐花被风吹落在鸡舍里,小鸡们便“叽叽喳喳”地跑过去啄食,希望可以尝到一点花蜜的味道。有几只母鸡安静地蹲在窝里孵蛋,她们的脸红红的,为自己要做妈妈了而感到骄傲。 鸡群的首领是一只年轻的公鸡,他有着一身漂亮的羽毛,闪着绸缎一样的光彩,帅极了!他有一双锋利的爪子,可以轻易地把西红柿抓个稀巴烂!他还有一张尖尖的嘴巴,厉害的连老鼠都害怕!现在这只公鸡正靠在墙根下晒太阳,温暖的阳光晒得他懒洋洋的,马上就要睡着了。 “吱——”的一声,鸡舍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位新成员。 这个新成员的样子太奇怪了,红红的脑袋上几乎没有一根头发,一条火红的围巾从他的头顶围过来一直垂到胸前,他的胸前有一圈又粗又硬的羽毛,简直像一件铠甲。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太高大了,足足有三十个鸡蛋那么高,小鸡们站在他脚下就像仰望一座大山。 “你是谁?” 鸡群的首领上去和他打招呼的时候,费劲儿地把头昂成弓的样子,才勉强能看到他的脸。而这个新成员根本就没有和公鸡交谈的意思,他只是悠闲地踱着步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偶尔停下来吃一点玉米或者喝一口水。 “快回答我,你是谁?”公鸡生气地说。 新成员低头看了一眼公鸡,仍然悠闲地散自己的步,根本没有理他。 公鸡气坏了,拍打翅膀飞起来啄这个傲慢的家伙。小鸡们吓坏了,心想这个倒霉的家伙,脸一定会被首领啄烂的。 很遗憾,公鸡使劲的飞,却刚刚能够到这个新成员的翅膀。这家伙一晃翅膀,就把公鸡推到一边去了。他根本没把公鸡放在眼里。本来高大英俊的公鸡站到这位新成员的身边,简直就像一个十足的侏儒。 所有的鸡都惊呆了,不知该怎么对付这个陌生的家伙。 这个新成员拍拍翅膀,很轻松就飞到篱笆顶的横木上,开始了他的演讲: “你们这些平庸的鸡,每天只知道下蛋,你们肯定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来自美国的贵族,而且我的祖先是土耳其皇室的成员*。你们应该尊敬我,拥戴我做你们的国王。” 说着说着,他的脑袋变得白白的,还闪着蓝色的光。他指指自己的头说:“看吧,这就是智慧的光芒,只有血统高贵的人才拥有这样的脑袋。” 今年春天新出生的小母鸡们很轻易地就相信了他的话,那些年长一些的母鸡开始还对他的长相不太满意,但看了他高大的身材,听了他不凡的身世,,就再也没有什么迟疑,拥戴他做了她们的国王。 于是,这位新成员成了鸡舍里的国王。而原来那只做首领的公鸡呢,被鸡国王赶到鸡舍门口站岗去了。 鸡国王每天都在给臣民们讲述他高贵的出身和他的家族传奇的经历,这些没出过远门的母鸡们听的如痴如醉,津津有味。 在他登基的第一天,鸡国王这样讲述他的祖先的故事: “很久以前,我的祖先生活在南美洲的热带丛林里,是整个丛林的统治者。那时候我们的衣服都是用天上的云彩做的,比我现在的羽毛要漂亮一百倍。当然,我现在的衣服比你们灰突突的样子还要漂亮一百倍。那时候如果有一个不怕死的人类偶尔走进了我们的丛林,拾到一根我们的羽毛,那么他就发大财了,我们的一根羽毛可以买一百亩香蕉园,娶十个老婆都花不完。如果他碰巧收集到了二十根羽毛插在帽子上,那么他的威严连凶猛的美洲豹见了都要行礼,他的领地可以大到跑死一百匹马都跑不到边,他拥有的金币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那时候人类给我们进贡甘美多汁的树莓和松脆的玉米饼,真是好吃极了,想一下都要流口水。明天主人请我喝下午茶的时候,我一定要吃玉米饼。” “什么?明天主人请你喝下午茶?”母鸡们羡慕地望着他们的国王。 “是啊,是啊。”鸡国王吞着口水说。“我简直都等不到明天了,我如果有一个钟表肯定要把它拨快一天。 鸡国王对一只正在刨土的鸡说:“哦,你刨出了一条肥虫子,给我吃吧,我可是你们的国王啊。” 第二天下午,所有的鸡都站在鸡舍里,想目睹一下国王出栏访问的盛事。但是,主人并没有来邀请鸡国王。 “可能是主人还没有准备好玉米饼吧。”鸡国王解释道。“说起来玉米饼有什么好吃的?还是牡蛎过瘾,鲜美多汁,棒极了!你们吃过牡蛎吗?” 母鸡们同时摇摇头。 “很多年前,一支载满金银珠宝和可可豆的西班牙舰队从美洲起航,船长热情地邀请我的祖先和他一起回西班牙,他说他的国王特别想认识我的祖先,于是我的祖先接受了他的邀请,开始了漫长的旅程。他们在海上航行了好几个月,颠簸的海浪让我的祖先吃尽了苦头,船上除了干面包和鱼根本没有别的食物,金枪鱼、沙丁鱼、安康鱼、三文鱼……虽然样子不一样,但味道都差不多,太难吃了。幸好海上的奇遇还让他觉得有点意思,不然他该得抑郁症了。在驶过大西洋的时候,有一只有80条腿的章鱼追他们的舰队追了一个星期,它的每一条腿都有水缸那么粗,腿上的吸盘都有脸盆那么大。后来,多亏了我的祖先聪明,丢下好几桶桶可可豆才摆脱了那条大章鱼。 在西班牙登陆的时候,他们在海边一边吃着鲜美的牡蛎和清脆的橄榄,一边接受西班牙国王的封赏。真是不错的旅行。从那以后,我的家族就成了欧洲的贵族,吃牡蛎也成了我们家族的一种习惯。” “你吃过牡蛎吗?”一只母鸡问。 “呃,目前还没有。不过主人请我喝下午茶的时候,应该会准备牡蛎的。他应该知道我们家族的传统。” “那真是太好了!”母鸡们崇拜的望着她们的国王。 时间过去了很多天,刺槐树上的豆荚从绿色慢慢变成了褐色,树上的叶子渐渐黄了。 鸡国王每天和臣民吃着同样的玉米、谷粒,偶尔有谁刨出一只虫子,就会献给国王吃掉。主人还没有邀请鸡国王去喝下午茶,有的鸡开始怀疑是否真的有这回事。 “主人一定是在为我酿造葡萄酒,我的祖先移居美国以后,就有了每天喝红酒的习惯。” 一只小鸡说:“主人怎么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呢?” “邀请我这么尊贵的客人,怎么可以马马虎虎呢,一定要用心准备。”鸡国王说,“我的祖先来到美国的第二代,还是总统候选人呢。” “那,主人什么时候来邀请你呢?”小鸡又问。 鸡国王低着头,一边用巨大的爪子在沙子里寻找所剩不多的谷粒,一边说:“快了,快了,明天吧。邀请我这样的贵宾,要提前派管家送一张邀请函来才显得有礼貌。我们上流社会之间的交往是这样的。” 刺槐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像伸向天空的无助的手。风一吹,干的豆荚哗啦哗啦地响,种子随着迸裂出来,落到远处的土里。燕子全家都飞到南方去了,农场里安静下来,原来“咕咕咕”地抱怨天气热的鸽子又开始抱怨天气冷了。 主人的邀请函还没来到。 鸡国王还在给臣民讲着他的祖先的光辉历程和传奇事迹。 “我的祖先,其实和我也就隔着几代人,其中有一位是好莱坞明星。他演的电影在世界上的每一个鸡舍、鸭棚的电影院,都可以看得见。他的粉丝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连外星球上都有。像他这么成功的电影明星,每天吃什么大餐?你们猜一猜,猜不到吧!他每天都吃汉堡包和薯条,喝一大瓶汽水。因为他太有名了,每个电影公司都邀请他去演电影,每个电视台都想采访他,他根本没有时间好好吃饭。” “后来呢?”有个小家伙忍不住发问。 鸡国王回答:“后来呀,他总是吃这种垃圾食品,吃成了一个大胖子,足足有一只鸵鸟那么重,再也没有人请他演电影了。” “真可怜。”母鸡们同情地说。 “所以,主人请我喝下午茶的时候,无论如何我也不吃汉堡和薯条,不喝汽水。” 母鸡们附和说:“那是必须的,那些垃圾食品甚至都不如一条虫子香肠有营养。” 在圣诞节的前一天,下了很大的雪,屋顶上、树枝上都盖了厚厚的一层雪整个世界变成了银色的。 终于,主人真的邀请鸡国王去喝下午茶了。为了欢迎鸡国王,主人还专门去森林里砍了一棵枞树放在院子里,树上挂满了丝带、蜡烛、糖果和糕点。 母鸡们都激动地流泪了,她们为自己伟大的国王而感到骄傲。鸡国王走出鸡圈的时候,他微笑着向小母鸡们挥手致意:“我会给你们带好吃的点心回来的,香甜的麦粒、酥脆的面包渣,当然还有回味无穷的虫子香肠。” 天真的小母鸡们就这么站在栅栏门口等着,太阳都落山了,他还没有回来,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孩子们起床时发现袜子里的礼物开心的大叫时,她们的国王还没有回来。她们实在等不及了,他们向可以随便出入主人房间的牧羊犬打听鸡国王的下落,牧羊犬听了半天,才弄明白她们说的国王是谁。 牧羊犬说:“哦,你们的国王——那只可怜的火鸡,昨天已经被主人做成圣诞大餐吃掉了!” 原来这个虚张声势的家伙,只是一只用来做烤肉的火鸡。 注* 火鸡原产南美洲,后来被引进到欧洲,欧洲人觉得火鸡的样子像土耳其人的服装,身黑头红,所以称它为“土耳其”。后来火鸡又被带到北美洲,成为美国人餐桌上常见的肉类。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张薯片,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3-10-16 21:3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