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

中长篇作品 - 一个人的IT史 ( 全部 )

preface-序 (试发表)
2013-08-28 16:27:49
2000年进入一家网站,从此摇身一变,脱胎换骨,成了IT人士。 人不比孙悟空,入了仙籍,有七十二般变化,也没能力效法詹姆斯•邦德,护照身份随便换,天南海北任遨游。一旦纳入某个社会角色,化入一类特定环境,再想跳出来,要克服极大的惯性。我本就惰懒,加之年岁渐长,更少了刚毕业时闯荡无羁的勇气,遂安于现状,不思改变。时光荏苒,年岁迁移,沉浮于IT业内,转眼十余载矣。 ...

散文 ( 全部 )

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12年11月
文人在北京留下了太多印痕,如周作人一住就是四十余载的八道湾胡同,直至寿终未曾离去,见证了一个人和一段历史的起伏转折;护国寺附近的小杨家胡同,老舍在胡同里长大,《四世同堂》里的“小羊圈”胡同活脱脱就是它的翻版;北总布胡同林徽因的客厅——冰心《我们太太的客厅》里揶揄的对象,招揽了中国文化史举足轻重的一群人,客厅里也许比不得慕尼黑的会场,决定小国的生死存亡,却..
发表于:2012年第八期《出版人》
看微博上有人写了一句话,自己也转发一下:“人的一生注定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想获知句子的出处,网上搜了一下,莫衷一是。有人说出自张爱玲之口,我一笑,难以想象,如此温暖浪漫的词句会出自张爱玲笔下,说是胡兰成的腔调倒有三分可信,但印象里胡兰成似也没说过这等话。张爱玲对男女之间的情感是寂冷的,即便《半生缘》里沈世钧与顾曼桢初恋的纯美,...
发表于:2012年第六期《出版人》
三十年代初郁达夫移居杭州,流连于浙东山水,文章风格为之一变,专注游踪行记,后多收录在文集《屐痕处处》中。四个字引人遐思,似有槖槖的木屐声,清越空灵,一路叩醒青石板的曲巷,和浙东的青山碧水一并,融入一阕柔润绵远的声声慢。 木屐有古趣,中国人着木屐的历史可上溯至周代,汉晋时代尤其流行。古人用木屐行远路,但毕竟笨拙,不能和今日塑胶登山鞋比肩,登山涉水时要费些..
发表于:2012年第四期《出版人》
读民国文人的情书,情感泛滥,多情到“酸”“麻”的地步,全失仪态。徐志摩的《爱眉小札》,声声唤着“小曼”“小龙”“爱龙”“眉”,甜得化不开,蜜里调油,浓情巧克力就摩卡咖啡,口味极重。陆小曼接信之后是何等感受无法揣测,但换到今日,除了青春期初省人事的少男少女,怕没有几个人读的下去。徐志摩并非特例,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朱生豪,在之江大学追求学妹宋清如,朱生豪虽是.. (1回应)
发表于:《出版人》2012年第2期
在某网站上看人评论清少纳言的《枕草子》:“一般,小学水平”。原因是“春天的黎明很美”都可以成为名句,“那什么不可以成为名句?”这位评者看的是周作人的译本,我手头的《枕草子》是林文月译本,这句话译作“春,曙为最。”译法虽不同,但纯从字面上看,也很一般。 继续读下去,愈发一般了:“时节以正月、三月、四、五月、七、八月、九、十一月、十二月为佳。实则,各季各节..
发表于:2010年6月4日广州日报
落魄江湖,印堂发黑,面有菜气,于是常观察成功人士,发现各个神采飞腾,风貌俊雅,面亮肤润,有人说那是“贵相”,有“贵气”萦绕,言语中透出倾慕与敬意。 贵是尊崇,一种高度。当年中国有贵族,有时叫士族,有时叫官宦,有时叫书香门第,定义不同,范围不一,但皆有高华不群之气,才能冠之以“贵”字。上世纪有一段时间,中国要消除阶级差别,没有贵族了,但还是有人高出一等。如..

书评杂文 ( 全部 )

发表于:《读品》第六十六期
搬家前我住在地安门东大街东板桥东巷,东邻东皇城根,西距景山不远,往南走十多分钟就到了沙滩。从八岁到二十六岁,十八个寒暑在那里度过,感情深厚自不待言。 北京的胡同解放后许多都改了名,东板桥东巷原名是酒醋局。老人说,民国前是内务府为皇室囤积酿制酒醋之类的工坊。这一带原属皇城禁区之内,附近曾是为皇宫提供后勤服务的场所。如“妞妞房”是训练宫女的,现在叫吉安所北巷。其... (1回应)
发表于:《散文世界》2009年第二期
央视“百家讲坛”令一些学者一跃为家喻户晓的明星,也成了众口交铄的靶心,其中一种观点就是学者应潜心治学,出来曝光在大众媒体的光圈下,是不务正业,浮躁空疏。讲述《明亡清兴六十年》的阎崇年回应这类质疑者说:“我藏在书斋五十年,出来晒两年太阳不行吗”?话里含有太多委屈的成分。其实无论是负暄闲话,抑或荒斋苦读,都是读书人自己的事,不必与他人道。中国人信奉“真人不露相..
发表于:《中国青年》2010年第四期
  据说现在是千年间未见之太平盛世,除了经济高速发展,物阜民丰,文化似乎也得以昌明,各类文化讯息以光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乱花迷眼。“酒文化”“食文化” “服装文化”,处处皆文化,可惜大部分文化印在市招上,一统于“商业文化”的大旗之下。报纸的头条永远留给时政要闻,文化版是娱乐的代名词,真正的文化尴尬成花红柳绿中的一点留白,恍惚若有,忽焉又无。     小说是青春..
1人
买超
我是秋林里最后一片落叶,为了在冬的边缘,画下关于生的问号!
  • 作者: 买超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杂文/诗歌
  • 代表作: 《枕边书》 天地出版社 2012-5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84 )

  • 左耳双鱼
  • 莽汉.Shaun
  • 呼吸
  • Della
  • lily
  • 杨隋
  • Artemis
  • Y.U.E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买超 于2010年09月15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