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作品 - 春淙亭 ( 全部 )

2013-04-29 09:15:45
梦沼是个没有固定形状和面积的季节湖。春水涨起来的时候,方圆足有三四十拓,秋冬水落,就只剩下了盛时的三分大小。这已经是暮春时节,淮安城外的梨花都已经开败了,梦沼岸边的柳芽却才刚冒出个头,给这属于冬季的灰黄上淡淡抹上了一笔鹅黄。 也不是没有好处:梦沼地方辽阔,出产却贫瘠得很,也就是夏秋的渔获野味能在十城中卖个新鲜,数量也不多。这里向来都少商旅,梦沼深处通... (74回应)
2020-02-23 09:17:04
升起炊烟的地方望着不太远,大概也就是三四里路,只是在瀑布后面的高处,由溪口往谷内望去,看不清究竟。 界明城和路牵机走在头里,索隐在后面略一耽搁,跟上来的时候,长弓已经绞上弦,一壶箭侧背在身后,目光炯炯,嘴唇抿得锋利。路牵机知道,这时候若有哪个埋伏的倒霉蛋出现在索隐的视线中,弓弦一响就完了。索隐年纪虽轻,做事倒有章法,路牵机觉得他着紧了些,却也不好说他,念头... (72回应)

博上灯 ( 全部 )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6年2月“紫宸”号
  云起得快。不过是半袋烟的功夫,已经翻翻卷卷地推过了天顶,把近晚时分灿烂的天光都吞噬了进去。海面上几乎是瞬间黯淡下来的,白茫茫的尽是雾气。   森冷的海风在动荡的舢板间打着转,戴礼庭手里的这一袋烟就总也点不起来,他用膝盖夹住橹,恼火地用力在舱板上敲打白铜烟锅。当手中的火媒再次被吹灭,他忽然惦念起那个躲在斗篷里的家伙来。“要是兰子咏在船上就好了。”戴礼庭认命...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6年2月“紫宸”号
  四个人抬着箩筐往营房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沉闷的风声忽然凌厉了起来,吹得人心里发慌。   戴礼庭看看海上黑压压的浪头一层接着一层急急地往沙滩上撞,皱了皱眉说:“变天了,夜里怕是要下雨。”   谷生荣也回头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浪头怎么看着吓人!”   “你看什么都是吓人的。”海虎说:“下雨便下雨,反正舢板都拖上来了。咱们关起门来喝酒吃蟹,风雨大了才...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6年2月“紫宸”号
  有这两个人守塔,这一夜戴礼庭再不用操心。   正是黄昏时分,天边本该是极灿烂的晚霞,可是今天雨好大,走进屋子的时候依稀还有些光线,这时候就完全黑了下来,只能看见雨水一点一点闪耀,鞭子似的抽打着地面。城守们在昏暗里乱哄哄地笑了一圈,海虎大声说:“好!让他们守塔,咱们吃蟹……疙瘩,火呢?”   兰子咏走到门口张望,轻声道:“再等一下?”   海虎愣了一愣,...

水晶劫 ( 全部 )

发表于:《飞奇幻世界》 2005年第五期
  额头上微微有些发痒,宣井童抬起手背来拂了一下,湿淋淋的,原来出了好多的汗。抬起头来看,日头却还是没有爬上中天。没有到正午,又不是夏天,为什么会这么热呢?他有些心烦意乱,一时连口也干了起来。   日头真是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它走得那么快,有时候却又走得那么慢。宣井童觉得自己已经在这块卧牛石上坐了半辈子那么长的时间,可是一个上午都还没有过去。他忽然很希望阿袖...
发表于:《飞奇幻世界》 2005年第五期
  “把手拿出来。”风盈袖双手掐着腰,很厉害地对宣井童说。宣井童呆了一呆,老老实实地把藏在背后的手伸到了风盈袖的面前。风盈袖扳着脸凑过去看,严肃的神情让比她高了整整一个头的宣井童忍不住把脖子都缩了起来,让鲍树生看得想笑。   “好深啊!!”看见宣井童的伤口,风盈袖惊呼了一声,急切地扳住了宣井童的手掌。   虽然只是刀尖轻轻一带,伤口可不浅。采晶这天,宣井童...
发表于:《飞奇幻世界》 2005年第五期
  站在响水潭边往上看,天空只剩下了局促的一块,除了那一条高高落下白茫茫的水线,视线里都是水灵灵的绿意,染得宣井童的眼神都缥缈了起来。要是没有阿袖的歌声,响水潭的上空就总是被浓重的白雾笼罩着,这满山的灌木可不都是被闷着灌着,叶子里面沉甸甸的都是湿意。只有在水潭边上一圈红艳艳地开满了圆仔花,让人觉得这静悄悄的谷底原来也很热闹。   风盈袖坐在潭边的一块大青石上...

落花溪 ( 全部 )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6年6月“裂章”号和7月“郁非”号
  前一日下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一晚上的淅淅沥沥,到了近午时分廊下还在滴滴答答。按说雨势算不上暴烈,却是绵密不绝,只一夜的功夫,落花溪水就涨了起来,百尺外的登步桥都没在了水里。   酒馆就建在溪边。从通敞的水榭里望出去,是拥着落花溪的南暮山。宽阔的官道从山峡里蜿蜒而出,借着登步桥跃过溪水,正好从门前经过。只是被突然涨起的溪水淹没了石桥,看上去好像被截断了一...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6年6月“裂章”号和7月“郁非”号
  天光早暗下来,雨是停了,云却没散,星星和月亮都看不见,南暮山退缩在黑暗里面,变成一个塞满了视线的巨大影子。酒馆里灯火通明,连一边的落花溪也被映出一片一片明亮的波光来。灯光波影里面,人声喧哗,笑语如潮,真正热闹得很。   这多少得算一件稀罕事情。   酒馆离锦屏还有些路,往日里的客商多在黄昏时分就散去,北上的自然早趁着白昼去了,南下的也得赶去锦屏投宿,只有... (5回应)

崔罗石 ( 全部 )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5年7月试刊第一期“破军”号
  崔罗石,越州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出身。   少年时候,崔罗石在和镇的船商留某那里做事。有客人从澜州来买船,以一块蓝宝石下订。蓝宝石有鸽子蛋大小,非常美丽,价值比船钱还高,留某十分高兴。崔罗石说:“不见得是好事情。”然而问他缘由却不肯说,留某很生气,把他打了一顿赶出去。过了几天,有奇怪的大鸟在留某家上空盘旋不去,和镇的人没有见过那样的鸟,都觉得惊奇,去... (6回应)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5年7月试刊第一期“破军”号
  茶是南暮山的“雪水云绿”,水是大方井的“天明涌”,热腾腾的一杯碧色在通透无暇的水晶杯里散发着一阵阵的清香。   夏夫子的脸上又是得意又是期待,双手交握,一双小眼睛有一眼没一眼地瞟着崔罗石,两片嘴皮子碰得飞快:“要搁在过去这可是筱城主春祭的时候才喝的到的哩别的不说就说这个水晶杯那可是用正经的响水谭碧晶雕出来那时候这么大的一块响水潭晶可有多么贵啧啧哎崔将军您...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5年7月试刊第一期“破军”号
  我知道我爹是个白痴,可我没想到他能白痴成这样。一直到他对着文君像说胡话我才知道他居然以为我喜欢上了崔罗石。   什么跟什么呀?!我是夏若书哎!人人都说我是青石最美的女孩子,叫我“青石之花”简称“青花”来的。要是在打仗以前,夏若书三个字说出去就能放倒一片小伙 子。后来鹰旗军进城了,他们尚慕舟的妻子阿零也很好看,我就成了“东城之花”了, 当然简称也就变成了“东...

秋林箭 ( 全部 )

发表于:《科幻世界奇幻版》 2004年12月
  那兰湘正在院子里伺弄他那几株宝贝兰花,管家那兰熊跑进来说索隐索少爷来了。那兰湘身子震了震,手里的花锄一下子把月影兰的根给锄掉了一半,心疼得他“咝咝”直吸冷气。那兰夫人一直坐在亭子里绣花,看他那副样子,心头有气,“蹭”地站起来说:“老爷,你要见就见,不见就不见。”那兰湘摆手道:“这是什么话?当然要见,当然要见。”话是那么说,步子却总也迈不出去。那兰夫人也不... (1回应)
发表于:《科幻世界奇幻版》 2004年12月
  那兰家和索家的这份约定好像是午后阳光里的灰尘,跳动了几下就慢慢沉了下去,可要是有人忽然从阳光里经过,那灰尘还能重新翻腾起来。那兰冰经过了那么一回。   “腌肉好吃,那皮子可以做好皮裘……”那兰冰说。那兰天知道她在取笑的是自己对父亲提的要求,笑了笑不说话。那兰冰于是挺正经地问那兰天要不要去看看索隐,那兰天说上次爹妈去了他又躲着不出来,那兰冰说现在索隐盖房子... (1回应)
发表于:《科幻世界奇幻版》 2004年12月
  那兰姊妹两个纵然不是娇生惯养,也算得上衣食无忧。要她们想个谋生的法门出来,实在有些辛苦。三个人发了一阵呆,脑子里都是不一样的事情。那兰天捧着腮帮子,只管盘算怎么样劝索隐到客栈里去干活。那兰冰心底下来来回回转的可是另一个念头:索隐连坡岚都不肯得罪,可对那兰家还留着一份傲气……她的目光忍不住在那兰天和索隐身上跳跃。索隐这个时候眼前飞来飞去的都是金铢,哪里想得...
41人
斩鞍
网络版小说可以随意复制传播,无需保留始发站的链接,非盈利性使用无需授权。

  • 作者: 斩鞍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杂文
  • 代表作: 《九州·秋林箭》 新世界出版社 2007-12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062 )

  • 风宁
  • 腾空
  • 咕噜咕噜咕噜钴
  • 龙莲
  • 和光同尘
  • 立志做升旗手
  • 赫拉巴里尔
  • 翻皮水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