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绿鬓年少金钗客 (试发表)

作者:
斩鞍
作品:
春淙亭 (小说 创作) 第2章 共2章
升起炊烟的地方望着不太远,大概也就是三四里路,只是在瀑布后面的高处,由溪口往谷内望去,看不清究竟。 界明城和路牵机走在头里,索隐在后面略一耽搁,跟上来的时候,长弓已经绞上弦,一壶箭侧背在身后,目光炯炯,嘴唇抿得锋利。路牵机知道,这时候若有哪个埋伏的倒霉蛋出现在索隐的视线中,弓弦一响就完了。索隐年纪虽轻,做事倒有章法,路牵机觉得他着紧了些,却也不好说他,念头正在脑子里转,口中忽然就“咦”出声来。 从采玉溪口往谷中走出不远,脚下的道路忽然截然不同。远远望去一样是一片荒草,可走上去却发现是一块块麻石垒就,足以并行两辆大车。年久失修的关系,不少石块都碎裂了,却也算得上绥中出来这一路上从未走过的好路了。 “这就是官道?”虽然知道界明城也不过是蒙出来一个采玉溪 ,路牵机也还是忍不住出声询问。大晁年间的官道至今已经几千年了,就是天启城外的那九座金铁打造号称不朽不坏的星殿也早都灰飞烟灭,这官道又怎么可能存留得如此完好。 “看形制应该是吧?”界明城不太肯定地说,“大晁为了修官道把五族精装都消磨干净了,就算是那么大的手笔,在野地里用石头筑路也是修不起的。雷眼山中发现碧玉以后,天启遣了禁军专门修了几百里的麻石官道,这样才跑得了重载的玉车。你们看,”他指着官道中的凹槽,“最硬的麻石也磨出来这么深的车辙,车得有多重!” 索隐皱了皱眉,犹豫一下说:“界大哥,车辙还新鲜,只怕年内还跑过车。”几千年前的车辙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但纵使官道上已经长满及膝的荒草,毕竟道路还清晰完整,不用看车辙都知道这路一直在用,要不然再坚固的路面又怎么能维持到今天? 界明城翻了一下白眼:“我几时说这是当年的玉车的车辙了?”索隐和路牵机都忍不住笑出声。 这一趟的路护是碰上的生意。梦沼一线算不上不太平,这地方贫瘠得很,夏秋打渔冬春打劫原是本地土著常有的事。尤其这次押送的都是米粮干肉,是梦沼盗最中意的货物。不过一来梦沼盗匪通常不伤商旅姓名;二来,这些盗匪也都是些业余角色,呼啸来去,松散得很。界明城一行四十多名久经沙场的天驱武士,随车青壮也有五六十人,梦沼中盗匪再多也啃不下他们这块硬骨头。天驱们从不曾以为这是趟凶险的行程。 话是这么说,采玉溪上的炊烟来得实在有些蹊跷,索隐参加野兵晚临阵经验欠缺,碰上这事多少还是有些紧张。路牵机笑得开心,心下暗暗佩服:索隐的紧张界明城也看出来了,用个笨拙的笑话轻易化解开去,虽说是留了痕迹,力道却恰到好处。 路牵机是事不临头不紧绷,绝不提早浪费太多力气;界明城却是真得不往心中去。路牵机回想一下,便是当野兵的时候阵中厮杀界明城也总是这种若即若离心不在焉的模样,也不知道这世上有什么事情真能让他着急上火。 只不过这官道突然出现在脚下明明有些古怪,路牵机跟着界明城的话头追问:“索隐,你倒是看看这车是什么时候走的。“ 索隐收起笑容摇摇头:“路上的马鞭草是新草,从秋天一直发到春末,长成这样只能看得出年内还有车走过,什么时候走的就真看不出来。” 界明城说:“反正不是近日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走得倒也不怎么要紧,从哪里来得才是关键。”三个人沿着湖岸一路寻来辛苦,要不是索隐一双鹰眼,连界明城这走惯野地的行吟者也不太认得出被荒草覆盖的小径来,怎么会想到能在山川口走上这样好的官道?只是这官道既然不沿着湖岸走,又会通向哪里呢?三个人都扭头往梦沼里望去,却是一片灰黄,什么都看不出来。 “到上面就该知道究竟。”想不明白的事情路牵机不纠缠,双膝轻轻触了一下马腹部,又催马走在了头里。他说得不错,离日落还有些时候,这道炊烟分明就是冲着他们点起来的,这官道若有古怪,守在上面的人自然清楚。 三匹都是战马脚力快得很,转眼间就沿着山边的官道上到瀑布顶上。离湖边不过两里多路,却已经深入山中,他们眼前顿时一暗,只剩下头顶窄窄一道天空。山势高峻,谷底有半里多宽,中间夹着奔流的采玉溪,溪水明明刺骨寒冷,谷中的气候却比湖边温和得多,一片青绿颜色,尤其是溪边好大一片粉色,几株遒劲的老树上桃花开得正旺。掩在桃花树后的是个两层的白墙小楼,茅草屋顶上挑出一面青旗,颜色与天驱们的鹰旗居然有几分相近,当然图案不是叼着星辰的鹰首而是大大一个的“饭”字。 路牵机呆了一呆:“别家都是挑个酒旗,这家还真有点意思。不过单写个饭字也太单薄了,怎么也该是酒菜面饭吧?” “倒也不是酒菜面饭,”索隐的面色更加古怪,他的目力最好,看见白墙上还有几个墨迹淋漓的大字。 界明城摸了摸肚子:“还真是饿了,正好去吃个饭。”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冒出来一个饭庄,怎么看怎么古怪,但既然是这样一个局,不管到底是什么名堂,看起来总得先吃一趟饭。 多走了几步,路牵机也看见了墙上那几个字,居然是停车吃饭!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喃喃自语:“可别还有个小娘在门口拉客吃饭。”通平绥中的城外多有这种饭庄,前餐后宿,往往还找两个年轻女子在门口招徕生意,倒是很受路护们的欢迎。 话音未落,界明城就笑了:“小路啊,借你吉言,还真有姑娘在门口站着呢。” 小楼很干净,像是今年才刷过粉的,但门口两面石鼓看起来可有年头了。捧着个盆倚着石鼓站在门口的果然是个青衣女子,大约十八九的模样,肤色白腻,一双眸子灵光流动好像会说话一般。路牵机暗暗喝彩,这女子说不上多美,但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往这白墙桃树下一站,就像是天生应该在这画面里的,拿都拿不去。真估不到梦沼莫合山这样荒凉的地方,能有这样出色的人物。 那女子气质极佳,看着三个骑士过来也不着急招呼,等界明城一行到她面前才宛然一笑:“三位客人远来辛苦,进来喝杯热茶用个便饭吧?”这一笑,倒好像整座山谷里的阳光都落在了她的脸上,原来只能说得上清秀的面容登时艳光四射,连界明城这样的老江湖都怦然心动了一下。 路牵机跳下马来,对那女子说:“想不到这地方还藏着如此别致的一个饭庄。我们还真是饿了,不知道哪里可以拴一下马?”说着拍了下索隐的腿。索隐看得有些呆了,这才恍然,慌忙跳下马来,呐呐说不出话,一张脸却渐渐红透了。 那女子看得一抿嘴:“这位小哥怕是走热了吧?脸这么红,赶紧进去坐下喝杯茶歇歇!”索隐被她说得越发害臊,慌慌张张迈腿就往店里走。女子在他身后捂嘴轻笑,然后才招呼牵了三匹马缰绳的路牵机,“牲口棚子冬天下雪给压塌了,去溪边老柳树下拴马吧,正好我要去拿衣服,跟着我来。” 索隐听她说“跟着我来”,心中好像被重锤敲了一下,几乎就要扭头跟她去。咬了一下舌尖稳住心神,他连忙跟着界明城往里走,走到影壁前的时候却听见界明城极低的声音:“魅惑术。”索隐登时被冰水浇了满头一般,心下清明了许多。他正是少壮的年纪,倾慕女子也是正常的。但他性子本来沉静,又练箭多年,心神最稳。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形,一个陌生女子的一颦一笑就让他神魂颠倒。听界明城的提醒才知道不知不觉间已经中了道,一只手登时握紧了悬在腰侧的铁弓。 店里不算小,十来张圆桌,还用屏风拦出一圈雅座来。界明城索隐走进来,也没人招呼,界明城捡了个靠窗的圆桌坐下,看索隐剑拔弩张地站在身边,微微一笑,示意他坐下。索隐握弓的手松了开去,有点尴尬地想: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战场上短兵相接也没有那么紧张。 两个人才坐定,一个胖大的汉子从里间出来,板着一张脸问:“客人要吃点啥?喝点啥?” 索隐看那汉子的身形,不由吸了一口冷气:这汉子穿得油腻腻好像灶头师傅模样,但行动间渊停岳峙俨然宗师气派。如此好手就是淮安城中也难得见到,却和那个会使用魅惑术的女子一起出现在了这小饭庄中。 界明城只做不知,大大咧咧地说:“走了半天饿得恨了,先切三斤羊肉,烫一角老酒吧。” 汉子说:“没有!” 界明城楞了楞,梦沼穷这在宛州都有名,但就只要开饭庄的总也得养几头大角以备肉食,若是连羊肉老酒都没有,就少见了。走了这大半天,他还真是有点饿:“那……奶酪有没有?” 汉子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没有。” 索隐忍不住插嘴:“那你有啥?” 汉子说:“黑瓠饭,苦苦茶。” 索隐也愣住了,就算是云中乡下穷地方,开饭庄的也断不会只卖茶饭:“就只这两样?” 汉子点头。 界明城失笑道:“便只两样,你问我们要吃喝点啥做什么?” 汉子大怒,伸手一拍面前的桌子:“那你要不要吃?”桌子纹丝不动,连个响声都没有。 界明城连忙点头:“店家你莫急,我吃。” 汉子顿时转怒为喜:“早说!”用力瞪了索隐一眼:“你吃不吃?!” 刚才汉子那一掌气势极猛,看起来就是重甲的武士也能给拍得五内俱碎。索隐早弹起身来,抽弓在手,不料掌势落在桌子上风轻云淡什么也没有,他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迟疑起来。 “问你话!吃不吃?”这汉子的脾气不知道是哪里涨起来的,一转眼又变成了杀星模样。 “屠子你做什么?!”门口传来一声轻叱,远来是那年轻女子回来了,“怎么说话的?”她捧了一盆衣服,皱着小眉头望着汉子,汉子的气焰顿时收了,轻声细气地说:“他们也不说吃不吃我着急……” 路牵机跟着女子走进来,笑道:“果然是间饭庄,除了饭什么都没有的。” 女子咬了咬嘴唇,满怀歉意地对界明城和索隐说:“我们这里还真是没啥好东西,但屠子煮得黑瓠饭是极香的。这里的苦苦茶也算鲜甜。这就给你们倒茶盛饭去。”说着身形晃动走入厨后,屠子也连忙跟了进去。 路牵机笑嘻嘻地在界明城对面坐下,回头张望了一下厨后,似乎还在回味女子袅娜的身形,转过脸来做了个无声的口型,索隐被界明城提示在先,此时当然读得出来,那是一个“魅”字。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斩鞍,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
flykey
2013-05-08 17:11:40 flykey (豆瓣众,不喊看电影用美刀会死啊)

这“翻白眼”的界名城,真是有了些年轻的可爱。斩大的文,又一如以前让人物气氛都在眼前了。

徜徉
2013-05-08 17:29:34 徜徉 (功败垂成……)

不知道是我太久没有关注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只是觉得,这么多年,那么多作者都已经停了九州的故事,只有斩鞍还在……

加油。

Richardo
2013-05-08 17:32:25 Richardo (时光牢笼)

先按爪子,再看文!

[已注销]
2013-05-08 18:07:06 [已注销]

怎么感觉不如原来的文好了 = =

七月流火
2013-05-08 18:28:58 七月流火 (阿夏)

旅人系列还在一点一点的前进着 实属不易 斩鞍辛苦

只是这7、8年过去了 我的心思却还在秋林渡里那小小的蟹壳黄上

秋叶掉落在树上
2013-05-08 19:13:25 秋叶掉落在树上 (我是猹~~)

咦,又更新了

瞧火花
2013-05-08 19:46:58 瞧火花

停车吃饭 笑出声

小石子
2013-05-08 20:33:40 小石子

该不会是江紫桉同学吧?

淮上对秋山
2013-05-08 20:55:49 淮上对秋山 (如梦一场 费尽思量)

应该不会吧,江紫桉跑这来?没必要啊@南淮小石子 该不会是贴吧那个小石子吧

LeleK
2013-05-08 21:45:26 LeleK (先还债,然后用自己的努力收获。)

还好不是停车补胎。

[已注销]
2013-05-08 22:10:21 [已注销]

都是熟人

苏沉澜
2013-05-08 23:45:30 苏沉澜

啊呀斩大威武!

睡浴缸的人
2013-05-09 09:05:40 睡浴缸的人 (本命年本命年~)

感觉奔着怪谈的路数去了,另外这章遣词造句有点生硬呢……

小乔初嫁了@明矾
2013-05-09 10:25:13 小乔初嫁了@明矾

魅,那就不是阿零啊
一说魅,我就想起四月了

#Capella#
2013-05-09 13:35:11 #Capella# (時を越えて 空を越えて)

阿零是柏舟里的,也不是魅啊

肩胛
2013-05-09 13:36:22 肩胛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小路啊,,,

24格每秒天堂
2013-05-09 23:10:19 24格每秒天堂 (错失昆山文王玉,了悟春秋随侯珠)

养几头大角以备肉食···

λ风落翎㍿
2013-05-10 12:23:34 λ风落翎㍿ (雨季会降临赤地)

前排~~ 肉食肉食

老吴
2013-05-10 15:37:24 老吴 (杀人不如诛心。)

看的不过瘾啊,太少了。

Season
2013-05-10 18:50:02 Season

来晚了。

晴川历
2013-05-11 19:58:35 晴川历 (人生如得不称意,踏雪夜行上梁山)

加油!!!!

Hydrochoerus
2013-05-12 23:07:59 Hydrochoerus (hydrochaeris)

我觉得小路想说的是“魅惑术”,未必是“魅”吧……【以及我有无记错,界明城与阿零曾在以前有过一面之缘?就是朱婴的梗……

#Capella#
2013-05-12 23:33:48 #Capella# (時を越えて 空を越えて)

阿零不是尚帅拐回来的么

多尔冥
2013-05-13 20:58:50 多尔冥

嘿嘿~到底等到了~

cloud.p
2013-05-16 10:02:07 cloud.p

不可能是阿零吧,否则界明城怎么会认不出故人。

遗失的快乐
2013-05-18 13:22:25 遗失的快乐

快点更新呀!

沉碧玳瑁
2013-05-23 10:29:51 沉碧玳瑁

旅人系列的中篇,个人觉得文字最好的是《山中鼓》,当年初读惊为天人,从此关注九州;其次是《秋林箭》。当然最喜欢的还是《思园笔谈》。不知何时斩大才能把全部作品一起出个集子,也好方便收藏。

sailing
2013-05-30 22:19:52 sailing

这章有点儿意思。

Beautyrider
2013-06-04 11:18:40 Beautyrider

怎么又有了种坐在坑底的感觉

Madsoul
2013-07-10 22:26:33 Madsoul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啦啦啦啦啊啦啦啦 先跳坑里再说

肩胛
2013-07-14 15:14:27 肩胛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zuodeng
坐等

斩鞍
2013-08-11 03:57:21 斩鞍 (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太久不写了,手生,写出来感觉不对,所以放置一下

肩胛
2013-08-12 10:59:48 肩胛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斩大加油!

苏沉澜
2013-08-12 18:24:32 苏沉澜

2013-08-11 03:57:21 斩鞍 (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太久不写了,手生,写出来感觉不对,所以放置一下
============

斩大你。。。。加油。。。。
我们等着= =

高度负责
2013-08-14 20:12:14 高度负责

加油

克拉门奇
2013-08-26 21:34:07 克拉门奇

最喜欢就是秋林箭 斩大加油

马贼
2013-10-23 15:46:36 马贼 (造化当年真巧)

先写白驹呀!

marlborosmoker
2013-11-13 23:04:50 marlborosmoker

斩大加油,再找找感觉!

pluskid
2013-12-30 20:04:50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斩大加油!突然发现又有新的故事真实惊喜!

多尔冥
2014-01-01 15:47:43 多尔冥

斩大,新年快乐~

Leon
2014-01-27 11:33:20 Leon

斩鞍

pluskid
2014-03-05 12:13:21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一晃又是三个月呢

直线边缘
2014-03-19 23:34:36 直线边缘 (在直线的边缘,往哪里徘徊......)

是呢,又一个春天了

pluskid
2014-03-21 07:12:49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马上就是四月了,四月的故事却已经完结

Season
2014-03-28 11:59:25 Season

马上就是四月了,还有新故事吗?

哎斯
2014-03-31 16:20:23 哎斯

说今年内要完不是么~搓手等着~ ლ(⁰⊖⁰ლ)

Killua
2014-04-06 13:22:08 Killua

咕噜噜……我来冒个泡,斩长老你快收了神通吧……

倏马飞飞
2014-05-17 11:07:46 倏马飞飞

年内怕是完不了~

pluskid
2014-05-25 20:00:30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今天突然又把怀人翻出来看了一遍

阿sssssssy
2014-09-23 20:43:58 阿sssssssy (都是大多数!)

求更新啊~

淮上对秋山
2014-10-02 21:05:51 淮上对秋山 (如梦一场 费尽思量)

实体都快出了,斩大会在杂志上连载么

凌ethereal
2014-10-16 20:55:57 凌ethereal (明月霜还千山寒)

在这里蹲守斩大会发现么TAT

高度负责
2015-03-02 21:04:39 高度负责

又老了一岁,什么时候出???

若安
2015-03-12 06:47:32 若安

又快到一年四月了,坑还在呢~好期待巫妖洞的故事啊,,索引就是在这里得到冰牙箭和逐幻弓的吧,说起来尚慕舟一定是在另外的小队里跟进的吧,阿零还在前面等他呢

marlborosmoker
2015-05-26 07:42:29 marlborosmoker

2015年5月打卡

Lic
2015-05-30 15:41:36 Lic

打卡 T_T

pluskid
2015-06-26 09:08:52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暑假打卡

倏马飞飞
2015-07-20 13:47:36 倏马飞飞

两年了,斩大除钓鱼的时候也构思构思吧~ 啥时候更新一下子~

pluskid
2015-12-21 08:25:29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寒假打卡……

sanist
2016-03-24 16:15:43 sanist

春假打卡

nic
2016-08-05 20:28:45 nic

这快遇见崔罗石了吧

pluskid
2016-08-06 00:19:17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暑假打卡

pluskid
2017-01-25 22:35:26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春节打卡……

思青
2017-07-02 19:50:51 思青

都三年了,斩大

水墨ㄆ清溪
2017-12-12 00:08:42 水墨ㄆ清溪

《牧云记》播好多集了,《缥缈录》也开拍了,然而心里最惦记的还是《旅人》系列。。

pluskid
2017-12-17 05:50:51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对对对!

翻皮水
2018-07-11 16:13:51 翻皮水 (gone with the sin)

2018年打卡 斩大 等的苦啊 什么时候更啊

pluskid
2018-07-14 09:01:56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打卡打卡

holofernes
2018-07-28 11:37:56 holofernes

打卡等文

阳垚
2018-09-04 03:53:04 阳垚 (闭嘴不代表沉默,莫言也允许思索)

@holofernes 打卡等文 +1

高度负责
2019-05-29 15:02:48 高度负责

打卡等文

翻皮水
2019-11-07 17:30:50 翻皮水 (gone with the sin)

2019年 斩大我又来了 什么时候更啊

阳垚
2019-11-08 04:41:42 阳垚 (闭嘴不代表沉默,莫言也允许思索)

居然有新回复了,带我入九州坑的不是斩鞍大大,但是现在最喜欢的就斩大的作品啦,不过他现在人在美国,现充的很,估计短期不会再动笔了。

pluskid
2019-11-11 10:17:11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斩大在美国哪里?

阳垚
2019-11-11 21:40:46 阳垚 (闭嘴不代表沉默,莫言也允许思索)

私人信息不便回复,你可以微博私信他,他或许会回你。

无衣
2020-02-23 09:17:04 无衣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打卡

翻皮水
2020-06-05 20:44:11 翻皮水 (gone with the sin)

2020年再次打卡

河洛的豚鼠
2021-01-17 16:45:31 河洛的豚鼠

2021年打卡。

pluskid
2021-01-19 11:35:33 pluskid (心不需要鞘)

同 2021 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