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颜记

朱颜记

作者:
斩鞍
分类:
小说   创作
发表于:
九州幻想
作品描述:
关键词:朱颜公主、谢雨安、朱颜海、夜北、夜北七部 故事梗概:晁国使者谢雨安出使夜北,为皇帝寻找妃子的合适人选。望漠部首领七海震宇的小女儿七海蕊被谢雨安挑中,却不愿前往,跳崖自尽。这成了晁帝出兵征服夜北的一个引子。
2021-01-12 13:08:15
朱颜公主:七海蕊,七海震宇的小女儿。 七海震宇:晁朝初年夜北望漠部首领。其时夜北共有七个较大的部落,望漠部是其中之一,七海震宇在七部中影响很大。 青蘅公主:七海怜,七海震宇的长女,七海蕊的异母姐姐,因代夜北遗民请命而被晁帝封为“青蘅公主”,后来成为晁朝越州大都护诸婴的妻子。 翼无忧:在夜北流浪的羽族贵族。 晁高帝:晁朝的开国君主,... (2回应)
2011-04-03 11:09:07
《晁史一·高帝纪》 …… 帝起于布衣,平天下,收五族,存亡定危,以安万民,功高海内,史所未有也。诸将上疏请居帝位。遂即位于锁定河之阳。 …… 五月,均分天下州。东设澜州、越州,北设殇州、瀚州、宁州,西设云州、雷州,中设中州、宛州,各置都护府。 …… 帝曰:“兵乱起于西江,绵延万里,至今三百年许,万民苦甚。今天下同,九州... (2回应)
2011-04-03 11:13:52
今天早上起来,父亲的脸色很不好,连我按惯例为他斟好的奶茶也没有动。他就那样握着黑漆漆亮晶晶的牛角杯,看着我帮着母亲烤小羊。 小羊是昨晚刚杀的,抹上了香料和盐在帐外挂了一宿,都吹干了。暗红的炭火一起来,香喷喷的羊油就滴在了炭火上,散发出一阵一阵的蓝烟,好闻得很。 隔着浓浓的蓝烟我也能够看清父亲的面容,他还是那么威风凛凛,可是他的眼角有好多皱纹。...
2011-04-03 11:15:22
我最喜欢深秋的早上。草都黄得透透的,镶着一条条晶莹的霜凌的花边。等太阳升起来,那些花边就会变成闪亮的露水,铺在金色的草场上面,好看着呢! 楚夜说夜北的秋色还不算是最美的,句延山上的银冠林才真叫迷人。满山的叶子会在一夜间变成火红火红的颜色,红得透明,红得新鲜。林子里的落叶比最厚的熊皮毯子还要绵软,一整群的快马跑在上面都听不见蹄声。 “我以后带你...
2011-04-03 11:16:32
楚夜对我说,要是越过长满阿遥草的红色草原到更北的雪山中去,就会遇见夸父,他们的个子太大了,比烈鬃熊还要大得多。我见过烈鬃熊,它们要是迷了路,就会从山林里游荡到草原的边缘来。烈鬃熊长得可爱极了,圆溜溜的小眼睛,肥嘟嘟的身子,要是可以养在家里,一定很好玩。可真要养一头在家里,我们就没地方住了,它站起来的时候会把我的帐篷顶破的。夸父们会住在什么地方呢?要是他们...
2011-04-03 11:17:38
父亲似乎很高兴,他这两天都在和那些外来的人喝酒,我从草原上逛回来的时候还经常能听见他的笑声从帐篷里传出来。很久没有听见过他这样笑了。 我问父亲他们在讲什么,父亲说是外面的事情。难怪父亲笑得那么开心,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当然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那个羽人还给我讲过很多呢!不过父亲这么说的时候,却一点不显得开心。我对父亲说:“爹,你怎么又不开心啦?”父亲...
2011-04-03 11:18:49
那个懒洋洋的谢将军说他送给我的是一面镜子。镜子我见过,母亲就有一面,磨得滑滑的亮亮的,可以在里面看见自己的模样,但总是很暗,那就没有销金河畔那块青石上的水洼来得好看。不过怜姐姐刚才从谢将军那里要来了那么多的好东西,虽然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也知道那都是些很贵重的礼物。既然谢将军把这面镜子留到了最后,那总是面好得不得了的镜子吧?那包裹着镜子的红锦看起来光滑温暖...
2011-04-03 11:20:04
我要嫁给大晁皇帝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可他们不知道我是不是快活。 我一字一句地对楚夜说:“我不嫁。” 他苍白的脸忽然红了起来。“朱颜公主……”他站起身来,似乎想什么,但毕竟没有说出来。我低着头,看见他的手不安地把刀柄握了放,放了又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找楚夜 ,我不喜欢他,就是不嫁给那大晁皇帝我也不会嫁给他。可是有谁能帮我?连父亲母亲都想...
2011-04-03 11:22:30
我今天穿的是从谢雨安那里拿来的衣服。那些衣服全都是丝的,绣着花,染着各种颜色,华贵得很。谢雨安的帐篷里有一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女人的衣服,他说那都是大晁皇帝为我准备的。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心虚的样子,可是我知道他的心里不安定。心里不安定的人我能看得出来。又看了看铜镜里的人,那是我吗?穿得那么漂亮,连我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了。 就算是母亲都没...
2011-04-03 11:23:35
我搂着他的脖子,闭着眼睛。 我知道他飞得很高,飞得很快。我一直都想像一头大鹰那样在天空中翱翔,看着草原河流和山川在下面蜿蜒而过。可是我闭着眼睛不看。要是睁开眼睛的话,我怕会哭出来。他把我救了出来,应该高兴才是呀! “你带我走么?”我问他。 他没有回答。风声呼啸,他一定听不见我的话。 我把他的脖子搂得紧了一点,天上真冷。 我们...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