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夫子的文章

作者:
斩鞍
作品:
崔罗石 (小说 创作) 第2章 共7章
发表于:
《九州幻想》 2005年7月试刊第一期“破军”号
  茶是南暮山的“雪水云绿”,水是大方井的“天明涌”,热腾腾的一杯碧色在通透无暇的水晶杯里散发着一阵阵的清香。   夏夫子的脸上又是得意又是期待,双手交握,一双小眼睛有一眼没一眼地瞟着崔罗石,两片嘴皮子碰得飞快:“要搁在过去这可是筱城主春祭的时候才喝的到的哩别的不说就说这个水晶杯那可是用正经的响水谭碧晶雕出来那时候这么大的一块响水潭晶可有多么贵啧啧哎崔将军您这是莫非水太烫……”   “噗”的一声,崔罗石一口热茶喷了出来,眼睛还盯着手中那叠竹青纸。大概是有茶水呛到了喉咙里,他接着就剧烈地咳嗽起来,一时咳得厉害了,身子都躬成一团,满脸通红。   夏夫子满脸的期待这时候都换成了惊惶,嘴里连连道:“这可怎么好?崔将军,你没事吧?”连着问了几声,左手作势在崔罗石的背上拍击,右手可就一把把崔罗石手中的竹青纸夺了过来。竹青纸到手,他也不拍崔罗石的背了,捧着那叠纸仔细地看。眼见没有怎么被茶水打湿,才松了口气。转脸再看崔罗石,正好对上两只鸡蛋一般的大眼,吓得他跳了一跳。   崔罗石缓过一口起来,看着夏夫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夏夫子,你倒是说说,我和尚代帅平时可是怎么得罪你了呢?”   夏夫子一头的雾水,连连摆手:“怎么会怎么会?您两位眼下就是青石的脊梁,咱们青石百姓求告都来不及,哪里谈得上得罪?”   “那你怎么让我死得这么难看?”崔罗石指着夏夫子手中的竹青纸,“行刺不成功被抓起来不算,还要把自己的心剖出来吓唬人,完了还要被倒吊到旗杆上被乱军箭射……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么对我是不是也惨了点儿啊?我可还没说到尚代帅呢!”   “这个……”夏夫子略微露出一丝尴尬,马上又正色起来,“这个,原是青石录史,给后人看的,要是不耸人听闻一点,他们怎么记得住?要是不惨烈一点,也显不出您两位的光彩来啊!”   崔罗石把手一摊:“夏夫子,你是文庙司礼,这录史的事情本来是你所长的,崔某一介武夫,不该多加评论。不过你既然让我看这个东西,我虽然不是个读书的人,好歹也听说过“录史唯实”四个字。你这篇文章通篇下来,倒是有几句实话?”   夏夫子的老脸涨得通红, 提高了声音抗辩:“崔将军,您这样说可就过分了。本来我写的是朝史轶闻不是青石方志也是这个意思。可也不曾满口胡言,要说青石城破以后的部分是我编的也就罢了,我现在要是不编,等到燮军冲到文庙里来再写哪里还来得及?可是界帅出城以前那些,不能说是胡扯吧?便是你在和镇逃婚那一段,也是笃笃定定有根有据……”   要是夏夫子不提和镇还罢,说起这一节来崔罗石不免有些气急败坏,“正好说这个,夏夫子,你又没从我这里听过,怎么知道这是真是假?”   夏夫子也认真得很,梗着脖子道:“我怎么没有问过你?不过是你没有回答过而已。你没有回答我便不能写么?我们作史的人是要记录周全的,怎么可以因为你自己喜欢不喜欢就不写呢?”   崔罗石听得张大了口,象是见到了什么稀奇东西的模样,说不出的难过。   东边一声炮响,把两个争论的人都震了一震。崔罗石眯着眼睛说:“大约是六龟井那边,尚代帅动手了。”静了一静,叹了口气又说:“青石破了城墙,现在这样逐街血战也不是长久的办法,陷城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夏夫子,你愿意怎么写就怎么写吧!也不知道有什么人看得到。尚慕舟提前发动了,想必是情势危急的很,我这里也该动起来了。”他深深凝视了一眼夏夫子,“若是我算的不错,文庙大概还能撑上两日,你好好安排一下吧!这个轶闻还是方志总没有性命来得重要,你……不为自己打算一下,也要为若书姑娘打算,别死钻书堆了。”   夏夫子听了这话,低下头去,再抬起头来,脸上满是坚毅的神色:“有劳崔将军操心,我有安排,若书这孩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崔罗石看他神情,心中动了一动,迈向厅口的脚步就停了下来:“夏夫子……”   夏夫子笑着冲他拱了拱手,道:“崔将军还有什么指教?”   崔罗石仰面望天,长出了一口气:“界帅当初说全军出城,我们都说不可以,最后要绑了他送出去,自己留在这里死战,筱城主的人还有说界帅贪生怕死的。我跟随界帅不算最久,可是他要是贪生怕死之辈我怎么肯去跟他?!夏夫子,这些天的仗打下来,一座座的屋宅都成了墓穴,城里再没有军兵和平民的区别,这样死人,我看了都害怕。我这两天也迷惑的很,不知道我们留在这里死战到底是对是错……你方才这样写界帅,大概也混淆了他的本意吧?”   夏夫子听崔罗石这样说,顿时激动了起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崔罗石的手:“崔将军怎么能这么说!大节不可弃,就是我们青石全城都葬在这里,也是因为不肯为燮王作奴。生死不过和蝼蚁一样,气节可是我们活着的理由!崔将军您现在要领军出击,不可动摇了士气。”   “气节……”崔罗石微微一笑,心里想,也不知道这青石八万居民有几个肯为这两个字放弃性命的,可他终于没有说出来。“带兵打仗本来就是我份内的事情,夏夫子你不用担心。现在我带的虽然不是鹰旗步军,弟兄们也都是一样的好汉。等我们今日回来,你就把那茶都煮了犒赏一下大家吧!真是好茶呢!” 崔罗石麾下尚有六百多人,夏夫子存的天明涌一共也就半缸,一人一口就没有了,何况文庙里还有这么多的难民要水。不过崔罗石如此说,是个破釜沉舟的意思,夏夫子也明白时日无多,点点头慨然道:“等将军的捷报。”   崔罗石走出厅口,回头对着内花厅又说:“砚山渡守军两千是没有错,我当时除了鹰旗步军,手里可还有两千周捷军呢!用八百仰攻两千,那可真是不得了。若书姑娘,那时候你就在伏波门,也不跟你爹说说明白。”   夏若书躲在内花厅口上偷听,被崔罗石点了出来,脸上红扑扑的一片,心里想:原来你早发现了呀!嘴上可还硬得很:“我爹写的什么,我又怎么知道了?”   崔罗石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似地笑着说:“也是。”这下真得走了,头也没有回一下。   夏若书只想追上去嘱咐崔罗石小心点,看看夏夫子,心头扑通扑通地跳,脚下挪了两步,终于还是不敢。   夏夫子何尝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心头痛得厉害,扭过脸去对着那尊文君像说:“你呀你呀,若是当初赶得上,现在就该立在天启城接星台上了,怎么会委屈在青石小城中呢?”   夏若书眼中泪水滚来滚去,叫了一声:“爹。”   夏夫子也不回头,挥挥手道:“还不快去?难道崔将军真的是不死之身么,一次一次都能回来?”   夏若书跺了一跺脚,追出厅去。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斩鞍,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