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林箭

秋林箭

作者:
斩鞍
分类:
小说   创作
发表于:
《科幻世界奇幻版》 2004年12月
作品描述:
关键词:索隐 筱羽 刺杀 路牵机 那兰姐妹 故事梗概:青石兵败后,幸存的鹰旗军神箭索隐带着尚幕舟和阿零不足四岁的女儿月儿回到故乡——寒云川的秋林渡,以拉纤为生。扶风营战士筱羽请他去寒云川上刺杀鹰旗叛将路牵机。一番苦战之后,终于完成任务。
34人
2011-04-01 23:42:11
  那兰湘正在院子里伺弄他那几株宝贝兰花,管家那兰熊跑进来说索隐索少爷来了。那兰湘身子震了震,手里的花锄一下子把月影兰的根给锄掉了一半,心疼得他“咝咝”直吸冷气。那兰夫人一直坐在亭子里绣花,看他那副样子,心头有气,“蹭”地站起来说:“老爷,你要见就见,不见就不见。”那兰湘摆手道:“这是什么话?当然要见,当然要见。”话是那么说,步子却总也迈不出去。那兰夫人也不... (1回应)
2011-04-01 23:43:16
  那兰家和索家的这份约定好像是午后阳光里的灰尘,跳动了几下就慢慢沉了下去,可要是有人忽然从阳光里经过,那灰尘还能重新翻腾起来。那兰冰经过了那么一回。   “腌肉好吃,那皮子可以做好皮裘……”那兰冰说。那兰天知道她在取笑的是自己对父亲提的要求,笑了笑不说话。那兰冰于是挺正经地问那兰天要不要去看看索隐,那兰天说上次爹妈去了他又躲着不出来,那兰冰说现在索隐盖房子... (1回应)
2011-04-01 23:44:13
  那兰姊妹两个纵然不是娇生惯养,也算得上衣食无忧。要她们想个谋生的法门出来,实在有些辛苦。三个人发了一阵呆,脑子里都是不一样的事情。那兰天捧着腮帮子,只管盘算怎么样劝索隐到客栈里去干活。那兰冰心底下来来回回转的可是另一个念头:索隐连坡岚都不肯得罪,可对那兰家还留着一份傲气……她的目光忍不住在那兰天和索隐身上跳跃。索隐这个时候眼前飞来飞去的都是金铢,哪里想得...
2011-04-01 23:44:57
  索隐觉得百步磴简直比坡岚的舌头还长,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走不完,每次要提起脚来都要狠狠地下一个决心。拉了三个月的纤,他以为自己已经逐渐习惯了这日子,不料一条重船就把他压成这个样子。   秋林渡处在云中到苦杨寨的中点上。这一段的寒云川水深流急,向来有“顺流七里,逆流七百里”的说法。而苦杨寨到秋林渡的江水尤其险恶,即使顺风也难行舟,来往的舟楫都靠着百来名的纤夫...
2011-04-01 23:45:39
  筱羽在灯下望着月儿发呆。月儿抱着塔巴的脖子歪在一边,小脸蛋红扑扑的,嘴角还亮晶晶地挂了一条口水,原来已经睡熟了。   门一响,筱羽慌忙别过脸去,拿着那张弓翻来覆去地看。索隐的脸颊抽了抽,不去理会她,弯腰把月儿抱起来往床上放。筱羽放下弓来,想过去看看,却见塔巴的一双灰眼睛在暗处幽幽地亮,从喉间挤出一串低沉的威胁来。她摊了摊手说好歹咱们也曾是同袍,怎么连你家...
2011-04-01 23:46:19
  小二手里捏了个黄纸包一叠声地喊着“索少爷”从后面赶上来。原来索隐出门走的恍惚,连先前买下的蟹壳黄都忘记拿了。小二把那包烧饼交在索隐手里,笑眯眯说:“是肉馅的。”那兰家的烧饼分三种,甜的,油膏咸菜的,和肉丁咸菜的。肉馅的比油膏的要贵一个铜铢,索隐总买油膏的。听见小二的说话,索隐不由一愣,小二见他诧异,张嘴便说:“大小姐说月儿爱吃肉馅的。”索隐这才恍然,连忙...
2011-04-01 23:46:54
  纵然索隐对珠宝没有什么兴趣,看见那两枚宝石的时候也不由有些赞叹的意思。筱羽的估价说得保守,这两枚宝石比索隐以前看见过的都要好,不是区区两千个金铢可以买下的,或许就是扶风营剩下全部的家底。这样大的一笔数目,本来可以请到很高明的刺客,用在索隐身上未免显得奢侈。若不是骆七笙带的这一队忽然出事,筱羽原本不必苦求索隐出马。   这一次的伏击,扶风营下的本钱不小。扶...
2011-04-01 23:47:36
  一大早索隐就换了身干净衣裳,带上了月儿去那兰家。他把两包金铢都带在身上,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响。两百枚金铢分量着实不轻,那兰冰昨天带了这一包金子走上百步磴来,一定辛苦的很。想到了那兰冰,索隐的脚下就有点慢。他也不笨,那兰冰的好意怎么会不清楚?只是还没到这一层的时候他先在心中搭起了一层帐幔,自然不用再想下去。这本是投机的方法,只是昨日里那兰冰说得明白,就不可以...
2011-04-01 23:48:10
  停在河湾里的安家大船一共有十二条,都是平底宽腹的淮船,一色的白帆鲤鱼旗,看上去没有什么分别。可是看得仔细一些,索隐就叫了一声冤枉。原来扶风营袭击的首船吃水深得出奇,明明白白就是条重载的货船。随后的三条船就轻了许多,按照纤夫们的说法起码两条装载了弓箭手,另外一条大概就是路牵机的船了。再往后看,又都是些吃水深的货船。   扶风营的第一击熬到近午时分才发动显然...
2011-04-01 23:48:53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纤夫们措手不及,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纤索松不得,也不敢拖。固老大大急,这船在水里面被冲得上上下下,十分险恶,纤夫们要是不往前走走,光是撑着可撑不了多久。他高喊了一声:“拉呀!”身子一弓,没命地拖那纤索。纤夫们如梦方醒,应了一声“哈约”。船在混乱里又慢慢地往前挪动了。   弓箭手们知道前方有变,乱哄哄地涌了上来。索隐听见后面喧哗,...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