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作品 - 确信 ( 全部 )

第一章:圣战 (试发表)
2014-09-07 15:26:35
没有多少年老的圣武士。 我们中大部分都死了。年复一年地与整个世界战斗,不管对手是蛙人还是巴洛魔,迟早它们中的一个会砍掉你的脑袋。或者你会在徘徊于溃烂沼泽深处时染上米水热病。又或者那个讲着下流笑话的旅店老板实际上却是个诺苟伯的秘密信徒,会趁你打鼾之际割破你的喉咙。 我们中只有少数人能坚持过十年。 但不是所有人都死在战场上。有时候死亡比战争更安静,有时候死...
2014-09-07 15:29:35
简短的欢迎仪式后,新兵们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另一个士兵带领他们前往武器库时,所有人也只是静悄悄地跟着,头颅低垂,好像已经被宣判要上绞刑架一样。 我站起来准备跟出去,但那伤痕累累的士兵却挥手阻止了我。等到其他人离开,墙上的旗帜也不再飘拂后,他向后靠在椅背上,看着我:“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让我负责欢迎新来的吗?” “我猜是因为你可以读写却不能战斗。”我说,若..
第三章:正义 (试发表)
2014-09-07 15:33:12
焚烧者的第一个囚犯是孕妇,虽然我以为她早就过了能生孩子的年龄。她看起来显然不止五十岁,甚至很有可能已经超过了六十。 她的岁月一定很艰苦,而她身上的那件肮脏短衫无法将这事实掩盖。她的肩膀干瘦且布满了棕色斑点;她的双腿肿胀而扭曲,如同被揉成奇怪形状的面团。整整一生悲伤的重量挂在她的嘴角。我无法想象她年轻时的模样,或者微笑时的表情。 她看起来绝不像是个危险人..

难道这要叫外卖么 ( 全部 )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07年1月刊
作者:[日]山田正纪 译者:Suna Kai 1 ——如果再晚一些发现这座石窟的话,毫无疑问我现在已经遭到了沙暴的正面直击,在沙漠中央就立地往生去了吧。 若看见桔色的云在天空中翻滚铺开,首先就应该有直面沙暴的觉悟。 刚开始的时候,死样寂静的沙漠之中只能听见沙粒洒落的声音。如同沙漏里沙子滑落的轻响。然后那声音就像是耳鸣般渐渐变高,而不知什么时候沙暴就已经开始了。 ..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06年4月刊
作者:[日]朱川凑人 译者:Suna Kai 1 芙美子出生那天的事情,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当时我正坐在市医院的休息室里看NHK播放的木偶剧一类的节目。这之前本来是等在接生室门外的,然而迟迟不见生出来,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 爸爸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焦急地徘徊在医院门外的烟灰缸和接生室之间,仿若一只时钟的钟摆。 “已经2个小时了。快点生出来吧。” “2小时30分啦。不管怎么...

月之歌 ( 全部 )

发表于:《科幻世界•幻想小说译文版》2005年10月刊
月 之 歌 [日]朱川凑人 著 苏娜•凯 译 你曾听过月亮在唱歌吗? 不,就算是开玩笑,也不会说出这种搭配奇怪的话。实际上,月亮的确在唱歌。 就如同纤细的玻璃工艺品在震动,或者是童话中的小妖精静静吹奏的木笛一般,柔和而清净的音色,那确实是月亮的歌。 音调似乎也与阴晴圆缺有着相当大的关系——细细的弦月之夜是尖细的声音,而明亮的满月之夜则是舒缓的声音。大概月亮...
发表于:《科幻世界•幻想小说译文版》2005年10月刊
女人在哭。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不得不碰上这种事情。我倒底做了什么啊?” 她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龄,穿着一件白底细条的高级衬衫。别在胸口的红玫瑰胸针虽然给人有些唐突的感觉,不过这一定是在最后的那一天她献给自己的花吧。 “那个女人出现之前一直都很幸福……一切都很顺利……可恶……全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像是邪恶的诅咒一般,她一边反复念着这样的话,一边不停地用...
发表于:《科幻世界•幻想小说译文版》2005年10月刊
我骑着自行车。 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的人行道上。右手边是机动车道,汽车接连不断地奔驰而过。左手边大概是公园吧,有着看不到尽头的低栅栏。栅栏另一边栽种的紫阳花在风的吹拂下轻轻地颤动着,仿佛要探出格子栅栏一般,却又被阻隔在了里面。 雾一样的细雨延绵不绝地落在我脸上,握着车把手的手又湿又滑。天空中灰色的雾快速地流动着。那一天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持续着这种天气。 然而我的...
2人
苏娜凯
苏娜老板娘的砂砾酒馆 ver.译文专用
  • 译者: 苏娜凯
  • 翻译语言:日语
  • 翻译类型:小说/散文/其他
  • 代表译作: 《猫的上帝》 华文出版社 2010-2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450 )

  • 米墨
  • 克兰西贝尔
  • 芸豆卷儿
  • Shirleysays
  • 平喵喵喵
  • 文根美
  • fanstar
  • 席路德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