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 ( 全部 )

小报 ( 全部 )

分享网址

法国思想家米歇尔·塞尔6月1日去世:思想就是发明

米歇尔·塞尔(Michel Serres)于2019年6月1日星期六去世,享年八十八岁。

“我们变成了全球行动者。而反过来,地球会回应我们的行动吗?是斗争、对话、还是同意呢?在死斗的威胁下,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契约。”

分享网址

康康:紧张的母语以及写作是安全的吗?丨第五届泼先生奖

我能在何种程度上信任自己对汉语的记忆和直觉?什么样的写作实践可以介入和激活我和母语的紧张关系?

分享网址

来自左右右的推荐:现实已死,语言不再丨第五届泼先生奖

这是一个全球性生活越来越少的时代。语言从来就不是象征。语言就是活生生的现实。现实已死,语言不再。

分享网址

来自王欢的推荐:2018-2019第五届泼先生奖

我推荐三个作品,分别是庄河《医生与屠夫》、金泰霖《写作班》、赵玉《美丽城地铁》。

分享网址

陈志炜:三,或五,或……丨第五届泼先生奖

我已经把名字丢了出去,丢在了这场游戏交织的视线里。

在偏执与包容之间取舍,我决定推荐五份作品,分别是:蓿宙《Chin Barackean》、阿荒《精神病》、索耳《乡村博物馆》、恶趣味小组《死欲之物》、于是《夏卡尔的自我陈述》。

消息 ( 全部 )

2013-10-08 12:48:24
《书香两岸》2013年1月刊,第53期,“中国册子:出版的私房菜”专题,刊发有出入 文:何志伟   2007年,芬雷在南京,和好友发起青年学术团体“泼先生”。“当时想是不是可以做一个简单的网站,然后定期或不定期印小刊物什么的。”网站的计划最终搁浅,泼先生后来在豆瓣上活动起来。因为在豆瓣上发现很多感觉不大可能被市...... (2回应)
2013-10-08 12:44:54
新京报(2012年12月31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2-12/31/content_401028.htm?div=-1   一到岁末,总有各种评奖结果颁布,和众多机构评奖不同,有一个叫“泼先生奖”的民间评奖组织在各类奖项中显得颇为特别。这个今年已经进行到第二届的民间奖项本月宣布了新的得主,马桓的诗歌《某种鲸鱼的残骸》成为......

集市 ( 全部 )

商品名称 金额 卖方 回应 时间
¥150.00 2014-03-19

留言 ( 全部18条 )

leungtong33
leungtong33: 哪里能读到《凿》这本诗集呢? 2018-08-27 22:17
 
王彻
王彻: 很久没关注咱泼先生了,芬雷发了第三届征稿的广播才看到。豆瓣阅读里有的几本一样一本,小小支持一下。 2014-02-27 02:26
 
马蹄湖哪吒
马蹄湖哪吒: 您好,想买一本《从记忆的深渠》和《凿》,不知还有货吗? 2014-02-14 20:06
 
甜蜜艺术机器
甜蜜艺术机器: http://site.douban.com/193654/ 《神马浮云狂想曲》,,比较原始的思考与文字,,这个可以找你们帮忙出版吗 2014-01-27 15:16
 
泼先生
泼先生: 阿尔格雷德,你好。预订的已经下架了,之后会在小店放出来几本售卖,请留意。 2013-07-11 11:05
 
阿尔格雷德
阿尔格雷德: 坎特雷《凿》为什么已经下架了,我非常期待这个诗人。 2013-07-11 00:52
 
泼先生
泼先生: 谢谢诸位来访。《卡尔维诺与计划生育》与《身体地图》已放出预订地址,《康德同萨德》诸多原因推迟印刷,望见谅。 2013-06-20 15:58
 
龍骨鬼
龍骨鬼: 請問 康德同薩德還能預定嗎~ 頭一次來到 對相關主題感興趣 2013-06-16 11:02
 
etvoid
etvoid: 何时有售《卡尔维诺》与《身体地图》? 2013-03-17 11:57
 
泼先生
泼先生: 《恐怖主义的幽灵》已售罄。或可联系下香港的序言书室,不知那里还有没有。 2012-11-27 20:58
 
>

五年 ( 全部 )

2012-08-27 17:55:13
很难想象一个站得笔直的泼先生,他站姿歪斜,有时也许竟一只脚站着,站在未定形的云朵中,高一脚低一脚,令人心惊地“思考太阳”。这是他泼洒的方式,对“可思之物”的泼洒、播撒。泼先生,这个自相矛盾、来历不明的绅士,眼里流露着怀疑和不恭,常在话语中途咳嗽几声,并适当注意身边的水井。女仆的提醒总能在最后时刻凑效......
2012-08-22 11:55:00
  最近与一朋友谈起“泼先生”,她颇不以为然。以为泼先生奖,囿于小圈子,意思不大,对芬雷他们搞翻译也不无看法。我没有和她过多争辩,只是说,芬雷他们还是想做些事的。说起做事,倒让我想起吴宓来。   当年吴宓为清华国学院筹办奔波,延请四大导师,费心尽力不说,事后却无端陷入人事纷争,不得不负气出走,吴宓......
2012-08-13 15:50:35
有很长一段时间, “思想”总是被放入一种柏拉图式的阶层世界里。思考某物, 即是思考某物与某个最高级的、纯粹且绝对之观念(Idea)之间的距离。“思想”即是思考真理,思考“为真之物”,即是“存有”(being)。相对的,“为假之物”即不存在,不是思考所面对的对象,并且在此世界里被贬抑为“非真”、“非存有”(non-b......
2012-08-01 15:32:07
   泼先生最初引起我的注意,是因其民间而学术,这是奇特的。有所谓的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艺术等等,但之于学术,放个民间的前缀似乎有点不伦不类,因为现代意义上的学术,其起源就是学院的,所谓的“民间学术”,容易遭受的责难要么是伪民间,要么是伪学术。然而,另一方面,“民间学术”一词又比“民间文学”、“......
2012-07-31 15:17:08
我没有写作的欲望。也许对我来说经验毁灭后失语是永恒的选择吧。我不知道这种失语是不是日常生活中也许每个人都会经历的那个过程所造成的失语的延续——起先你会反感,然后你的反感会变成不满,然后你学着享受,然后你觉得自己“成熟”,然后你会感到很满足:总之,你不能严肃地谈论学术。要么躲闪,在躲闪中失语,要么空谈......
5人
泼先生
  泼先生成立于2007年,是非正式的学术团体,致力于歧异情境中的写作实践、学术思考和艺术行动。
  Email:fenree@gmail.com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4063 )

  • 米特
  • 旷野圣徒
  • 一碗
  • 东君
  • 易
  • 刘利
  • 华肥儿
  • ESTRAN I 前滩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