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

芬雷 2012-08-27 17:55:13
很难想象一个站得笔直的泼先生,他站姿歪斜,有时也许竟一只脚站着,站在未定形的云朵中,高一脚低一脚,令人心惊地“思考太阳”。这是他泼洒的方式,对“可思之物”的泼洒、播撒。泼先生,这个自相矛盾、来历不明的绅士,眼里流露着怀疑和不恭,常在话语中途咳嗽几声,并适当注意身边的水井。女仆的提醒总能在最后时刻凑效......

芬雷 2012-08-22 11:55:00
  最近与一朋友谈起“泼先生”,她颇不以为然。以为泼先生奖,囿于小圈子,意思不大,对芬雷他们搞翻译也不无看法。我没有和她过多争辩,只是说,芬雷他们还是想做些事的。说起做事,倒让我想起吴宓来。   当年吴宓为清华国学院筹办奔波,延请四大导师,费心尽力不说,事后却无端陷入人事纷争,不得不负气出走,吴宓......

芬雷 2012-08-13 15:50:35
有很长一段时间, “思想”总是被放入一种柏拉图式的阶层世界里。思考某物, 即是思考某物与某个最高级的、纯粹且绝对之观念(Idea)之间的距离。“思想”即是思考真理,思考“为真之物”,即是“存有”(being)。相对的,“为假之物”即不存在,不是思考所面对的对象,并且在此世界里被贬抑为“非真”、“非存有”(non-b......

芬雷 2012-08-01 15:32:07
   泼先生最初引起我的注意,是因其民间而学术,这是奇特的。有所谓的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艺术等等,但之于学术,放个民间的前缀似乎有点不伦不类,因为现代意义上的学术,其起源就是学院的,所谓的“民间学术”,容易遭受的责难要么是伪民间,要么是伪学术。然而,另一方面,“民间学术”一词又比“民间文学”、“......

芬雷 2012-07-31 15:17:08
我没有写作的欲望。也许对我来说经验毁灭后失语是永恒的选择吧。我不知道这种失语是不是日常生活中也许每个人都会经历的那个过程所造成的失语的延续——起先你会反感,然后你的反感会变成不满,然后你学着享受,然后你觉得自己“成熟”,然后你会感到很满足:总之,你不能严肃地谈论学术。要么躲闪,在躲闪中失语,要么空谈......

芬雷 2012-07-31 13:17:49
大体上,我是一个对时间不太敏感的人,远在我读到本雅明与列斐伏尔关于calendar的论述之前便是如此。对我来说,记忆/纪念更多地意味着画面,场景,氛围……而非时间的刻度。于是,在7月初的某日听芬雷说起泼先生5周年时,我在电脑前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回想起彼时尚且安家于blogbus的泼先生,我模糊的记忆无法确定这究竟是5......

芬雷 2012-07-27 21:26:03
  在被称为泼先生主要成员的人里,我可能是显得最不活跃的一个。这不仅因为我是保守主义者,也因为在工作的时候,往往东西无所顾及,何况南北。虽然我在豆瓣很久,签名也是“小人闲居为不善”,但现在连闲居都没有了,何来不善呢。   我更愿意做的是什么呢?我更愿意做的就是朗西埃一直在写的那种东西,就是,我不要拿...... (3回应)

芬雷 2012-07-23 12:45:43
  我2009年开始在泼先生上发表文章,后来参与过它的网上讨论和网刊专题写作等活动。泼先生对于我意味着自由的“去势利”写作行动。思想在这个时代被势利所掌控。网络开放了一定的自由,但自由对于大多数人是多余的。体制、关系、物质、荣誉和偏见依然妨碍着思想的真诚度和独立度。   我在泼先生上写的每一篇文章都标刻......

芬雷 2012-07-22 22:00:07
  直到我认识泼先生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在偶然间搜寻到一篇2011年台湾破报访问芬雷的文章。这令我感到意外。原来以为泼先生只是华文网络世界里千千万万个新兴现象里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一员,从不曾期望在台湾会引起什么回响。而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个实验性质浓厚的游戏。   最初接触泼先生,正是在我自己对因特网活动......

芬雷 2012-07-22 21:47:44
  夜,舍也。天下休舍也。     ──《说文解字》   在这里,我们逐渐变得无法思考白昼,同时,会有一种无法表达的痕迹像清晨一样诞生。     ──阿兰•巴迪厄     1   一次打断(interrompt),也是一次聚集(rassembele)。   因此而有了他们,因此而有了听的权利。并因此而出现了语言,“不是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