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凝视 当时我和女儿就走在那条肮脏之街, 那条这座城市最出名的桃色街道。 倒不是我们非要去那不可, 因为我们家就住在那个老城区。 那天,按摩店的玻璃橱窗像往常一样, 朝着那条布满灰尘的黑街道敞开。 昂贵或者低价的车流交替穿过, 树木就像某种蛇类蜕掉枯枝重发新芽。 几个男人们走过橱窗前, 带着笑意,眼光环顾,与其说是无法专注, 不如说是不好意思。 但是他们上扬的嘴角诉说着欲望, 就像在说:“真他娘的想好好干上一把。” 这条街有它自己的秩序,按摩店矗立, 但同时也有卖CD的高音喇叭和 去买方便面的无业小青年, 这个正午,一种宇宙秩序如同往常一样在铺展。 我们的小女儿刚过一岁半,从行走学会奔跑 她新百伦的运动鞋每抬起一次,落下就像是踩在云端。 甜蜜的笑容随着脚步浮现, 呼唤着行走和探索眼前的世界。 自从天气转好,我们每日都会出去晒太阳, 接触其他人,让我们焦虑也愉快。 当她走到那个按摩店的橱窗前, 玻璃门里面三四个“待售女”正坐在等待销售, 我小女儿被这场面吸引了,她停在那里, 定睛观看着一扇廉价塑钢玻璃门后面的那个女招待。 也许是她觉得一个人孤单地坐在那里,不怎么移动, 很奇怪,或许是其它什么吸引了她。 不,她并不是观看,确切的说应当叫作“凝视” 或者注视。是的,就在这样的午后, 一个刚刚一岁半的小女孩, 与一个按摩店的女招待长时间的对视。 那个女招待充满爱意和惊恐的看着我的孩子。 一瞬间,我的道德感让我无所适从, 我应当像那些人通常做的,抱起我纯洁如玉兰花的 小女儿立马走?还是我应当让自己停留一下, 以便于一切显得没那么突兀和糟糕, 以便于我没那么容易显得高贵, 以便于我没那么轻易伤害一名女招待? “这位阿姨漂亮吗?”我问我女儿, 几乎是即兴的或者说是为了缓解某种尴尬。 “漂亮。”我女儿响亮的回答。 “这位阿姨美不美?”“美。”她回答。 一瞬间,就在那扇隔绝道德贞洁 的玻璃门后面,那个女招待,盛开出璀璨的笑容 那种笑容,就像是我在大学学院里,最纯洁的女同学 所葆有的。就像是我一个远在乡村的亲戚 姐妹所葆有的。就像是我自己葆有的,一样。 终于,我的道德感被我的赞美化解掉了。 是的,我的赞美化解掉了我的道德焦虑,化解掉了 这一次不合时宜的——凝视。 这个凝视,让这个下午,被我的赞美定格。 从此以后,那条街和那间夜晚灯红酒绿的按摩院 都将由那两道眼神之光,进入到我意识的房间, 帮我打开那扇门,就像是打开 炎炎夏日塞满冰镇可口可乐的家庭冰箱。 2016年5月8日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袁永苹,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10-24 18:05:45
苏丰雷
2017-10-20 18:22:51 苏丰雷 (我才是问题……)

可能畸形生长的人性在这里被矫正了。

永苹
2017-10-24 18:05:45 永苹 (人属于未来,人应该是人的未来。)

嗯 很可能吧。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