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活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每天早晨在国贸地铁站和两千万人擦肩而过 和两千万个念头擦肩而过 和两千万场裹在内部的风暴擦肩而过 从安贞门到国贸,再从国贸到安贞门 我在每日的地铁里读完了《中国人史纲》、《北回归线》、《鹿鼎记》、崇祯版《金瓶梅》、《三体》和《纯粹理性批判》 “司马家的血液可能不清洁,所以晋帝国的皇帝,不是白痴,就是早夭。” “在去买酒的路上我就已经醉了。” “韦小宝不明白他说些什么,只是见他神色欢愉,确是解开了心中一件极为难的事,也不禁代他高兴。” “这一日你也莫来,直至第三日,晌午前后,你整整齐齐打扮了来,以咳嗽为号,你在门前叫道:‘怎么连日不见王干娘?我买盏茶吃。’” “有一片白色的星尘,像深渊鲸的排泄物。” “我们在下面将不是把先天知识理解为不依赖于这个或者那个经验而发生的知识,而是理解为绝对不依赖于一切经验而发生的知识。” 家乡的朋友来北京看我 我带他们逛五道营-雍和宫-国子监-南锣鼓巷-钟鼓楼-后海-国家博物馆-国家大剧院-皇城根-景山-中国美术馆-韬奋三联书店-鸟巢-水立方-奥林匹克公园 我们在活了三五百年的流着脓结着痂的扭曲如文化的古树前合影我们观看宋元明清各个朝代的刻着已经死去的考生名字的碑林驮碑的大龟缺边少角像残疾的乞丐 隔着玻璃我们欣赏鎏金的文物他们曾经的使用者如今在空气中和硫化物粘黏成霾 我们也冲进星巴克雕刻时光或者COSTA或者随便什么咖啡馆里将美女挤走,坐下来讨论我们肮脏有趣的童年。 话题最终汇聚到各式各样的癌症三十五岁才华和激情就从身体上汹涌退却 像一块儿烙铁烧红之后又凉下来 “死亡时时敲打着我们” 国家大剧院的网兜穹顶和国家博物馆的巧克力板穹顶美术馆里的黄宾虹,黄宾虹又分为白宾虹和黑宾虹 “可能他学古人只学了七八成,怕被人识破,所以用浓重的墨块盖住。” “别瞎说。” 我们吃小肠陈卤煮姚记炒肝文宇奶酪也吃将太无二日料 “如今日料店都开始用东北大米了” 我的工作就是读剧本 我读了无数剧本战争在剧本中以各种俗套的方式出现,你看见好莱坞的恐怖片动作片科幻片西部片色情暴力片惊悚悬疑片筋骨支楞地出现在革命历史战争题材里感谢上苍幸亏我们打了那么多年的仗不然这些家伙吃什么 我头昏脑涨昏昏欲睡地见了各种编剧导演制片人演员出品人经纪人发行人服化道摄录美-吹萨克斯风的摄影师海外归来镀了金的满嘴英文如米饭中夹砂砾的小研究生一开口从三皇五帝直奔毛蒋轶闻各种斯基横飞明天就拿奥斯卡最佳编剧一写剧本就台词拌蒜场景混乱只知道不停加出场人物的编剧我和他们谈论电影电视剧剧本股票汽车性能房地产价格美容整容新三板上市蜜蜡脂玉黄色段子小道消息…… “现在还看不到主人公的成长脉络,人物要有变化。”“你干脆把主人公往坏里写,我看你能写多坏。” “主题!主题!主题要不绝于缕!” “冲突!冲突!戏剧冲突!” 我陪妻子在晚饭后散步半小时 我和她谈论月工资年奖金晚饭吃什么蔬菜红肉多少白肉多少胎教听故事还是音乐父母养老在北京买房出国旅游去日本还是欧洲海淘提前准备孕婴用品纸尿裤新安怡奶瓶澳洲奶粉液体鱼肝油折叠童车妈妈喂背巾腰凳陪妻子去孕检为了我即将出世的孩子我不得不握着无数张打满我根本看不懂的多普勒超声全血细胞分析五项真空采血器腺苷脱氨酶总胆红素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一步法)名词和数据的检验单在医院的楼上楼下核对科室询问导医大夫护士保安会计还要陪妻子去逛宜家量婴儿床选衣柜衣架储藏柜抽屉餐座椅小衣服纱巾睡袋指甲钳 “必须给她以信心” 次日早晨又是地铁。电影。文学。小众出版。诗歌。CC电影。后摇。电子。垃圾摇滚。加莱诺亚、巴特勒、奈保尔、库切、拉什迪、莱维……诺贝尔文学奖、布克文学奖、耶路撒冷文学奖奥斯卡奖金球奖金棕榈奖金狮奖金熊奖金马奖金像奖金鸡百花甚至五个一工程奖澎湃新闻南方周末三联周刊主席访美访英访俄访各种帝国主义难民度过匈牙利边境德国边境奥地利了边境斯洛文尼亚边境逊尼派什叶派极左极右翼新安保法案德国女神英国王室好像琅琊榜伪装者好声音跑男贝尔来了吃蚯蚓 这就是我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活 在我心深处有一座悬崖,崖上长满了荒草 从远处看它就是一块墓碑 悬崖临着深渊深渊底部还有深潭 潭底最寒冷和最安静处住着一个声音 我曾和这声音对话在许久以前 如今它只是沉默再沉默 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也不再向我提问 2015.4.23 鸟巢北岸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比多,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5-10-26 23: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