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Morrison诗歌 ( 全部 )

死水 (试发表)
2011-10-04 14:27:50
By Jim Morrison / 宗教的丝绒茸毛 / 刀柄与硬币微光闪烁 / 有机齿轮组装的宇宙 / 或机械显微镜下的 / 金属婴儿胚胎 / 夜晚是钢铁打造的机器 / 脏污的巨轮慢慢碾压 / 大脑里塞满钟表与钻头 / 水流业已竭枯 / 刀柄,浓稠的鲜血 / 就像硬币与布帛 / 摩擦着它们所钟爱的 / 肌肤 / 坟场,墓碑 / 阴郁之石,汝尼文字之石 / 沙地与月亮 / 在西方的夜晚交媾 / 等待着从我们之中某人 / 手中逃脱 / 刽子手的鼻子是 ... (7回应)
美国的祈祷 (试发表)
2010-11-14 18:22:49
十年前的翻译,错误甚多,待修正ing / 美国的祈祷 / Jim Morrsion / (I) / 你是否知道星光下 / 温暖的前程? / 你是否知道我们的存在? / 你是否已忘记了 / 通往那个王国的钥匙, / 你是否已经诞生, / 你可仍旧生存? / 让我们重新发明众神,以及 / 一切岁月里的神话。 / 赞美幽深的古代森林里的象征, / (你是否已经忘记 / 古老战争的教训) / 我们需要伟大的黄金般的性交 / 父亲们在森林里的树上闲..

中长篇作品 - 金斯堡诗歌(未完不续) ( 全部 )

告密者布鲁斯 (试发表)
2010-10-19 21:50:19
告密者布鲁斯 / 我出生在怀俄明州,科迪就是我的家乡 / 把自己弄得破了产,警察们也来雪上加霜 / 调查局揍了我一拳,让我像个肮脏的小丑一样 / 就按他们说的,我去找我姐姐帮帮忙 / 又去找了我的兄弟,不然我还能怎么样? / 要是他们再打我,没准我连你也找上 / 可别怪我,他们已经盯了我二十年 / 还把一盎司野草种进我的耳朵眼 / 又找到一颗种子,用我的眼泪把它浇灌 / 我在学校里得个A,..
2010-10-19 21:50:57
朋克震撼你,爱哭的大宝贝 / 我要对耳聋的母亲说起你!倒在地上 / 吃掉你祖母的尿布!鼓声, / 多大的噪音你想革命吗? / 想要启示录吗?想在爆炸声中炸掉吗? / 我还不够兴奋,再大声点!再狠点! / 操我的屁眼!舔我!钻进我的耳朵! / 我想要肚皮上这些粉红的肚脐! / 答应我你会在高潮到来时把我杀死在贫民窟! / 我要买票进你的夜总会,我想一掷千金! / 我已经50岁了可是还想去!带着我的鞭..
何为死亡? (试发表)
2010-10-19 21:51:32
何为死亡? / 沉默的云影飘过蒂顿山顶上空的太阳我看到了LSD / 电影是死亡的影子 / 公元1968年专家雅•库斯托说海洋的40%已经死去 / 魔术师莎士比亚,梦想家兰波他们都死掉了 / 宁静的荡妇艾拉•纳基莫娃的尸唇上覆盖黑色尘土 / 画了米老鼠的沃尔特•迪斯尼,《巴克•罗杰斯在25世纪》,好莱坞在阴影中迷失 / 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离开此岸与喀戎共渡冥河 / 前皇帝拿破仑死于1822 / 利留卡...
可怕的骷髅 (试发表)
2010-10-19 21:52:09
可怕的骷髅 / 可怕的骷髅回到这里,把我弄坏了 / 透过教堂蒙雨的窗子向外看着 / 黄色的蒸汽街灯,夜晚9点的小汽车在马路上的积水之间行驶 / ——从尼古丁导致的小睡中昏昏沉沉地醒来——我的桌上堆满报纸 / 我迷失在装满褪色泛黄剪报的牛皮纸卷宗里 / 二十五年了最后磁带还是在我的脑子里卷来绕去 / 我的私人图书馆里确有音乐的舌头与雄辩的尖叫 / 那是我的心吗,是否头盖骨下冰冷的粘液质或辐..
渴望爱 (试发表)
2010-10-19 21:52:39
渴望爱 / 为了负担真理,爱情在损耗 / 我的心伤我甚深,在年轻时分 / 现在我倾听自己真实的心跳 / 这无非肉块强烈空洞的强音 / 我感觉自己的心像疼痛一样错误 / 在梦中感到痛楚,醒来时依然新鲜 / 我要亲吻每个新欢的胸脯 / 颤抖着把他拥在自己的胸前 / 亲吻他的肚皮,亲吻他的眼睛 / 亲吻他红润的大腿,有如男童 / 亲吻他的双脚与粉色的面颊 / 赤裸着在他身后,温柔地吻他 / 现在我独自躺着,...
上师如父 (试发表)
2010-10-19 21:53:15
上师如父 / 上师可钦如我父 / 心跳砰然我奚落 / 空虚上师如无生 / 每日清晨安稳坐 / 上师如友嚼谷物 / 愤怒上师空既色 / 上师形骸随意散 / 长袍整齐披在身 / 顶上短发肃然矗 / 我目追随不忍释 / 邓肯多恩俱有师 / 我为上师如棘刺 / 古菲上师狮子角 / 孤独上师如异兽 / 我誓终生为师役 / 上师救我嘛咪哞 / 1978年2月14日
2010-10-19 21:53:49
曼哈顿五月一日午夜 / 五月一日午夜我出门经过漆黑的酒吧在路灯阴影处行走, / 去年警察曾在这里的地下发现僵尸,第一大道上的妓女与卡迪拉克诱惑行人 / 就在我的住所附近,我下楼去取今晚的报纸—— / 冰箱修理店外的铁栅已经上锁,蓝色的荧光 / 照在一堆报纸上,纸页在春夜料峭的风中翻转 / 破烂的罐子和废弃的塑料袋被吹到路边堆成一团—— / 风把陈旧的新闻吹到半空,过期的《时代》在垃圾...
2010-10-19 21:54:23
改编自聂鲁达的“Que Dispierte El Lenader” / V / 让那伐木者醒来! / 让林肯拿起他的斧头 / 还有他的木头盘子 / 来和工人们一起用餐。 / 愿他那饱经沧桑的头颅, / 他那已经置身星辰之间, / 并在年轻橡树上闪烁的双眼, / 回到这里,看着这个世界 / 在枝叶之间升起 / 比杉树还高。 / 让他到药店去买东西, / 让他坐车去坦帕 / 让他咀嚼黄色的苹果, / 让他去看电影,并且 / 同在那里的每一个人交..

吸血鬼阿曼德 ( 全部 )

I 肉体与鲜血 2 (试发表)
2010-10-18 18:15:48
I 2 我凝视自己的双手,并思索着那句话:“非人类双手可创造的事物。”我明白它的涵义,尽管每每听人带着激情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真正所指的却是我亲手创造的东西。 而现在我则渴望着想要画些什么,执起油笔,以从前所熟悉的方式描绘。曾经有一次,唯一的一次,我在昏沉恍惚的状态下,在喧杂激烈的气氛中,让每一条曲线和每一朵色块,每一处色彩的混合,每一个点睛之笔从手...
I 肉体与鲜血 3 (试发表)
2010-10-18 18:16:48
I 3 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里我简直度日如年。每逢夜幕降临,灯烛燃起的时候,我总会紧握双手期待着。有些晚上他根本不会出现,其他男孩们说他是出去办最最重要的事情。而整幢房子则必须一切按照他在这里时的样子如常运转。 我睡在他的床上,独守空闱,却从没有人对此提出过质疑。我在整间房子里遍寻他留下的痕迹。深受猜疑的折磨。我害怕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但他总是会回来的...
I 肉体与鲜血4 (试发表)
2010-10-19 19:50:56
I 4 他说我得到妓馆里面去,体会什么才是真正的肉体结合——之前我们与男孩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游戏罢了。 这类风月场所在威尼斯比比皆是,大都宾客盈门,生意兴隆,不遗余力地为这奢华绮糜的社会增添更多欢乐享受。人们坚信,这样的享乐贪欢即便在耶稣本人眼中亦无非是一种不足挂齿的轻罪,年轻的时尚男子们公然频频光顾这里,根本无需讳言遮掩。 我曾光临这样一家妓馆,那里的...
I 肉体与鲜血 6 (试发表)
2010-10-19 19:52:03
I 6 我们宫殿的门厅宽阔高大,绝对是个就死的好地方。大厅里空空荡荡,没有什么遮挡住那光彩辉煌的拼嵌地板,上面样式华美的彩色大理石板暴露无遗,它们层层环绕,拼成盘旋的花朵和小小的鸟儿。 我们即将在这片空旷的场地开始殊死的厮杀,我们之间连一张椅子都没有。 我尚未意识到自己完全不精剑术,毫无天赋,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冲向那英国人。如果我的主人在场,将会建议我怎...
I 肉体与鲜血7 (试发表)
2010-10-19 19:52:37
I 7 夜色降临,天穹的暗黑帷幕缓缓垂落下来,覆盖在我的奄奄病疴与潮郁的房间之上。繁星点点,向四面八方延展开去,就在那玻璃的城市,光芒闪烁的高塔上方,它们也曾这样灿烂地闪耀。我半梦半醒,心中满溢了宁馨与赐福的幻景,感觉到群星在对我歌唱。 所有的星星都发出微弱而璀璨的歌声,无论它们置身星座,或是边远的地方,宛如一曲宏大的合唱。炽烈燃烧的天体在内部悸动着彼此...
I 肉体与鲜血 10 (试发表)
2010-10-19 19:54:43
第十章 我们花了四个晚上到达基辅,一路上在刚刚醒来的黄昏时分狩猎,白天则在真正的墓地造墓栖身,有时候也住在古老废弃城堡的地牢或毁弃教堂的地下圣物储藏室,亵渎神圣的农民通常在那里豢养家畜,储存稻草。 旅途上发生的种种一言难尽,我们曾在黎明时分越过英勇的边防哨所,也曾在边远的山村里找寻恶人藏匿的老巢。 当然,玛瑞斯总是不忘随时随地地给我上课,告诉我寻找藏身...
I 肉体与鲜血 11 (试发表)
2010-10-19 19:55:12
第十一章 我从基辅争分夺秒地赶回威尼斯,我所真正归属的城市。当我重新投身她的怀抱,顿时感到整个城市都闪烁着熠熠的金色华彩,宛如我墓穴中的遍地黄金一般。夜复一夜,我徘徊街头,有时孤身一人,有时同玛瑞斯结伴,畅饮着来自亚得里亚海上的清新空气,满心眩惑地饱览着无数美轮美奂的府第与宫殿,在我生活在威尼斯的最后岁月里,我对它们已经如此熟悉。 教堂的晚祷吸引着我,犹...
I 肉体与鲜血 12 (试发表)
2010-10-19 19:56:46
I 12 我但愿自己能够从我与玛瑞斯在威尼斯相处的快乐时光直接跳到现代纽约所发生的故事。我想现在就开始讲述在纽约,朵拉手执莱斯特从地狱之旅中带回的维罗尼卡圣纱遗迹出现在房间的那一刻。这样一来,我的故事就可以鲜明完美地分为两个阶段——我的孩童时代,之后又如何成为一名信徒,乃至此时的状态。 但我不能如此轻易地欺瞒自己。我依旧清晰地记得在我和玛瑞斯从俄罗斯之旅..
7人
董楠
寤寐苦昼短,忧思日以深,庸庸老户牖,寂寂闭衡门。不慕河鲂鳢,独喜对金樽。策名岂夙志,归卧看浮云。
  • 译者: 董楠
  • 翻译语言:英语
  • 翻译类型:其他
  • 代表译作: 《老美国志异》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8年9月第一版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817 )

  • 目垂
  • 果真
  • 肉偶
  • Wuddddn
  • 性感的无产阶级
  • 🙄
  • 沟口
  • 蓝色骨头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