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异性恋夫妻伦理 / 他走进闷热的厨房, / 看见她在两道菜的间歇, / 带着围裙,坐到小板凳上, / 疲劳地弓着背,浏览手机。 / 隔着衣服他也能看清 / 她乳房下垂的样子: / 两只梨,留给秋天第一只结实的袋子。 / 这一刻,他的感动是廉价的,是 / 男权既得利益的良心泡沫。 / 这一刻,他的感动是仓促的, / 等不了多久,他就会重又诅咒 / 两个人早已沦为性史上的祭品。然而, / 为了勉强保存住此刻, / ...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纪程:Jamrock / 一、 / 一辆宇通巴士跟在本田、现代的轿车之后, / 崎岖的环岛路上充满镇定人心的东亚马达声 / ……夕照、椰树和交通渐渐稀疏;中途停车, / “请上厕所、买饮料。”女儿终于抬头发表意见: / “网又断了。”她的黑发一下吹成加勒比的风。 / 石滩上孤零零一间旧凉棚,国旗色从外剥落。里面没有点灯, / 朗姆酒和货币的黑洞洞中,溜达出两只小黑山羊,寻觅民族志的咖喱。...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一、 / 这是幸或不幸? / 每天独自一人,看上帝的脸蛋,在这大陆之上,变得红扑扑。 / 西边的云是他冰凉的红胡须。 / 二、 / 每个秋天来临都是史上第一个秋天。 / 夏虫的民主没人听。恋爱要结束了。 / 精尽,虫亡,卵被埋进时间最深处。 / 三、 / 也好,大雨天气。困于室内,本应听雨。本应快意于茶酒。本应恬淡地邀伴侣一起摩挲下体,然后换个姿势, / 听雨。 / 四、 / 夜深些了,寒蝉反而急迫...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庭院鎮靜着蝉。 / 庭院镇压着心。 / 曲径探问水禽黑(身)白(颈),有意还是无心。 / 蝉的心。(不平而)鸣的心。我的心。 / 我的阴茎。茎的俗套和头韵。 / 韵?粗长的镜头静候林中鸟。 / 庭院,蝉 / 鸣。 / 本地游客的琐碎人生报答现世以安稳, / 自然既经过了虚构却镇痛着历史渊源 / 和长途之病。 / 请此刻匿名。 / 此刻,请匿名。 / 时间是否有疗效还得看我的耐心。 / (我也有所领悟: / 寄情...
展开 杂咏:这一隅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没有比这更细更软的雨了;仿佛 / 这一隅的部落、 / 这一隅的交通、 / 这一隅的鸟和巢, / 都得安静地躺一会儿, / 做个面膜。 / 还有这一隅的物价和生产关系,这一隅的春旱,这一隅的爱,这一隅的公立教育。 / 面膜做完了。 / 政治还是本地的好。 / 新闻台不如小道消息。 / (大道呢?“大道多歧”, / 還在等更大的雨。) / 2017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石头和石头 / 互相依偎,互相牺牲, / 就成了雕塑,成了都城。 / (而避雨的人 / 比我想象的 / 更爱美,更暧昧, / 更爱偷看拆迁) / 石头和石头 / 卧听多瑙时, / 它们就是文明。 / (河水比我想象的还要浑浊; / 花楸树比我想象的更懂春天。) / 文明那垂下的头啊,并不用于回忆, / 只由着风和十字架在高处 / 改元。 / 1848年的(裴多菲的)血气和(站街女的...
展开 雜詠:Waltham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Waltham / 查尔斯河缓缓转弯, / 穿过曾经的工业区。 / 旧厂房逆光而肃穆, / 仿佛刚得到时间的补偿。 / 空气有议会在屡屡操心, / 哈,背景得以过度湛蓝, / 红砖烟囱收获了 / 自在且自为的美。 / 再看老桥下,两只天鹅浮水, / 身后拨开的波痕,是一对“人”字? / 还是第一自然和第二自然在计较 / 大于乎?小于? / 从 / 此算起: / 溯源的生命也光明, / 逝者的主义也悠悠。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史的交织 / 读程凯专著,感动而作 / 王璞 / 好时代的丁香味掩不住 / 大时代的白兰地味。 / 那不是一般的白兰地, / 而是武汉左岸中暑的人呕吐出的白兰地。 / 分共前,小说人物中暑、呕吐、上床; / 挨到上海租界的Darroch Road, / 就换成了血色的喜酒。也难怪, / 莱茵河畔的白葡萄佳酿,到了中国自然要变红。 / 病愈中人也有春梦,梦回 / 起义(歧义)途中,你情我愿, / 同志相爱与同学相杀,都...
展开 新妇辞(2015)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新妇辞,或青春片的俗套 / 这次打胎不如上次顺利, / 只好做个月子。 / 他每天虚伪地买只柴鸡, / 看我把汤喝下去, / 才放心地躲进另一屋 / 去手淫。 / 今个儿冬光大好,空气质量良。 / 他终于答应让我出门。 / 我觉得外面的世界清新得有点甜。 / 他在小铺砍价结账时, / 我就在大卖场门口,看那些 / 外地小贩的孩子们拿着光头强玩具 / 跑进来,跑出去, / 打打闹闹,念念 / 有词。我想, / 我的宝...
展开 雪中的旧社会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雪中的旧社会 / 华北大地如国产平板。 / 一大早的手机铃声喧嚣中, / 必有你的大伯小叔、堂兄表妹 / 转来的时令帖,语重心长地说什么 / “踏雪可以清体内火、心中毒。” / 照例,被吵醒后,你需要点儿勇气才能接受生活; / 索性积极一下,加入踏雪的消费人流。 / 雪落在北方的中国。京津冀并不悲观。 / 你只踏到烂泥和着落叶。你不抬头, / 撞上了同样不抬头的大爷大妈, / 他们刚从颐和园里出来...
<前页 1 2 3 4 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