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咏:夏天结束了,人类经险途入秋,而不自知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一、 这是幸或不幸? 每天独自一人,看上帝的脸蛋,在这大陆之上,变得红扑扑。 西边的云是他冰凉的红胡须。 二、 每个秋天来临都是史上第一个秋天。 夏虫的民主没人听。恋爱要结束了。 精尽,虫亡,卵被埋进时间最深处。 三、 也好,大雨天气。困于室内,本应听雨。本应快意于茶酒。本应恬淡地邀伴侣一起摩挲下体,然后换个姿势, 听雨。 四、 夜深些了,寒蝉反而急迫。 整个夏天我一只蝉都没见过。现在,才分辨出它的声音。 注定的,谁也看不见那在心头鸣叫的蝉。 多么急迫,又不可译解。 不可译解地提醒着我的变形,催眠着我的欲望。 明夜,这声音将消失 后天,我是它的尸体。 2012-2015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王璞,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10-02 05:2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