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柴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为什么在夜里讲故事
for 黄边站 把黑夜分成三段,像一条有时候候光滑黏稠有时候泥牛入海的大...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白蚁烧肚腩
抵达这里的时候,黄昏盘恒紧了这幢老楼,最后一只行李箱被放下后,房间里就剩我自...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三篇
20150518 / 和珊瑚说话,和水里的月亮行星说话,这一次我又被打断了。 / 镜子里,...

分享网址

卵巢电车

《Apple in the eye》 风深露重 我也打不动更,等不住挑灯夜读 变不过指鹿为马。等我把皱巴巴的皮肤 摊平一点 就来见你,等我把一个黄金时代的眼窝和转过身隐形的哆嗦,冲成配服自言自语的汤药 冲成和颜悦色的一剂自我否...

再见2014

上传了6张照片到小站相册

柴柴的相册

柴柴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2017-09-07 04:54:08
for 黄边站 把黑夜分成三段,像一条有时候候光滑黏稠有时候泥牛入海的大鱼,鱼头是夜的入口。刚刚走进夜晚的时候,她丰饶肥美昏昏沉沉,金色巨轮刚刚露了一脸,懵懵懂懂误打误撞,刚刚被落日的余晖晒晕,血都涌进了胃的深处,并不知夜之将至。一开始黑夜的颜色很生硬,少儿档和油腻大餐,楼上蹬蹬咣咣的脚步声混响,一脖子扎进了黑黢黢的大海,呛了十好几口水,鱼头细节丰富,但...
白蚁烧肚腩 (试发表)
2017-09-07 04:21:08
抵达这里的时候,黄昏盘恒紧了这幢老楼,最后一只行李箱被放下后,房间里就剩我自己了。原本以为这个新的地方会有所不同,在来之前通过反复强烈的心理暗示令自己相信,至少能碰上场出殡之类的,山上的夜晚静得像条大河,风伏过树冠绞出波浪细索的动静,此外再没有其它,汽笛和打灯声越来越远,带我过来的火车早就走了。   工人们把我的十一只箱子叠在客厅,它们看起来一模一样,原本..
三篇 (试发表)
2016-06-13 02:12:41
20150518 / 和珊瑚说话,和水里的月亮行星说话,这一次我又被打断了。 / 镜子里,一座火山在燃烧。 / 下午我又进山了,山川渺小但是曲线分明, / 遍野都是鎏金的水塘和回音, / 坑洼间的湍湍细流以管相连,内壁没有重力, / 悬浮的一把火还来不及烧死另一把。 / 瘦得要死的守林人就开口了,问我借鳃,我离开陆地五十年, / 呼吸这件事,似乎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 借枪,借肾,借爪牙,借个招魂的...

柴柴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发表于:《睡莲症》2007
就是愿意天天呆在图书馆的那个座位,从靠左的侧门走进去,走二十五步,左转贴近墙角的那张桌子,垂直对上去有支被裹到蛛网里的日光灯管,活像冲破乌云的月光。下了自习我偷偷从书包夹层掏出一把刀——谁也不曾注意我,每天过得都一样。路过眼镜湖的时候,湖畔的恋人们搂得更紧了,我拭掉额上的汗滴,打着喷嚏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有时什么也听不到,呼呼风大作,有时他们低声轻喃,落到耳中... (1回应)
发表于:《睡莲症》2007
父亲始终对我不太放心,这是指在生病期间独自去外地,哪怕距家只要坐一个多小时汽车。但这个活动听起来比实际吸引人得太多,我保证回来吃晚饭,他才不情愿地答应了,并嘱咐我带上针剂,万一不能回来吃饭,务必在饭前给自己注射,否则病情就要恶化。虽然嫌他多虑,整理行李时还是放进去了。 中午到这时本来还担心来得太晚,时间不够活动,实际上坐在路边吃完炒面后的其它的步骤就可以全.. (1回应)
发表于:《睡莲症》2007
一旦哪里发生什么悲伤的事件,我就喜欢不停地吃下辣椒,但这使我不断地流泪,与此同时破坏我的内分泌,使东西从脸上长出来,比如雨滴话梅糖咖啡豆。昨天在我的额角生了出一只粉蓝色的小皮象,分离的过程是很痛苦的,并且通常会留下难看的疤痕。为了除去它们,我去买了一些药膏,一层层地涂抹于上,连眼皮周围也不放过。常常泪会稀试药剂流入眼睛,所以大家都说我爱哭。昨天我涂着药膏的样... (1回应)

柴柴的图书豆列 ( 全部 )

5人
柴柴
  • 作者: 柴柴
  • 写作类型:小说/诗歌/非文学/其他
  • 代表作: 《睡莲症》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5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894 )

  • 小一抹
  • 杨略
  • MyMysteryy_
  • 鱼肺
  • 半裸庖黍
  • 山人
  • 白天使
  • 文根美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柴柴 于2010年10月27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