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柴的短篇作品

发表于 《睡莲症》2007 小说 创作
就是愿意天天呆在图书馆的那个座位,从靠左的侧门走进去,走二十五步,左转贴近墙角的那张桌子,垂直对上去有支被裹到蛛网里的日光灯管,活像冲破乌云的月光。下了自习我偷偷从书包夹层掏出一把刀——谁也不曾注意我,每天过得都一样。路过眼镜湖的时候,湖畔的恋人们搂得更紧了,我拭掉额上的汗滴,打着喷嚏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有时什么也听不到,呼呼风大作,有时他们低声轻喃,落到耳中... (1回应)
发表于 《睡莲症》2007 小说 创作
父亲始终对我不太放心,这是指在生病期间独自去外地,哪怕距家只要坐一个多小时汽车。但这个活动听起来比实际吸引人得太多,我保证回来吃晚饭,他才不情愿地答应了,并嘱咐我带上针剂,万一不能回来吃饭,务必在饭前给自己注射,否则病情就要恶化。虽然嫌他多虑,整理行李时还是放进去了。 中午到这时本来还担心来得太晚,时间不够活动,实际上坐在路边吃完炒面后的其它的步骤就可以全.. (1回应)
发表于 《睡莲症》2007 小说 创作
一旦哪里发生什么悲伤的事件,我就喜欢不停地吃下辣椒,但这使我不断地流泪,与此同时破坏我的内分泌,使东西从脸上长出来,比如雨滴话梅糖咖啡豆。昨天在我的额角生了出一只粉蓝色的小皮象,分离的过程是很痛苦的,并且通常会留下难看的疤痕。为了除去它们,我去买了一些药膏,一层层地涂抹于上,连眼皮周围也不放过。常常泪会稀试药剂流入眼睛,所以大家都说我爱哭。昨天我涂着药膏的样... (1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