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展开 春日开博 (试发表)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刚才写专栏,讲我开始写微博的事。无心写了四个字做标题:春日开博。看后我“扑哧”一声笑了,好吧,此标题保留。 http://t.sina.com.cn/jiazhangke (14回应)
展开 忧愁上身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展开 流浪到天水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我和一家苏格兰威士忌品牌谈好,决定拍一个关于潘石屹的短纪录片。 这部片子是拍给遍布中国乡村、城镇的年轻人的。他们或许已经上路去了东莞,或许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前仆后继前往富士康应聘。也许他们还在大山里,还在眺望通往异乡的路。 作为“过来人”,我们能对这些忧伤的年轻人说些什么呢? 我们有相同的来路,因此特别能懂对方的表情。当年,老潘离开天水潘集... (68回应)
发表于 中国周刊 散文 创作
我是九月份去的多伦多,《海上传奇》在这里做北美首映。 去那么多次多伦多,对这个城市还是陌生。有时为了辨别方向,不得不停下来遥望远处高耸云端的电视塔。可一到唐人街就不同了,我熟悉这里的每一家茶楼酒肆,也能和服务生用广东话瞎聊几句。人最难改的就是饮食习惯,无论去欧洲还是到北美,每到一个城市,我都必先找到一家自己中意的中餐馆。我热爱广东早茶,在多伦多每天都必去... (60回应)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对于尊尼获加我不陌生,我的两位师长,也是我敬佩的两个导演,都和这个品牌有过合作。他们一位是美国的马丁斯科塞斯,他如此大年纪,还有这么大创作力,我一直很佩服;还有一位是日本的北野武,他以前是一个相声演员,现在还在日本主持一个关于数学的节目,我感觉很神奇。他们两位都是在国际上叱咤风云的大导演,非常有感染力,能和他们一样成为尊尼获加大家族的一员,我感到荣幸和高兴。... (30回应)
发表于 《贾想》 散文 创作
拍完《小武》后,约我出来见面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我自不敢怠慢,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人。江湖上讲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象我这种拎一只箱子来北京找活路的人,突然得到别人的注意,总是心生感激。阅人胜于阅景,况且那时穷有时间,即使只是扯淡闲聊也乐于奉陪。 见面就要有地方,这对我是一个难题。那时我还没有办公室,家小,杂乱也不可待客。每次约会我都让对方定地方。客人又都客气,... (9回应)
发表于 《中国周刊》 杂文 创作
1993年我来北京读书,常流连在北京那些拐弯抹角的胡同中。我读书的北京电影学院坐落在蓟门桥外,是崭新的建筑,但中央美术学院、中央戏剧学院都在小巷里。如果想在北京过艺术生活,离不开胡同。 周末,我会去美院找老乡看画,从校尉胡同出来走两步,就是美院画廊,再往前走,就是中国美术馆,晚上还可以去人艺看话剧,实在没事干就去旁边的中国书店翻翻古书。那些城里的艺术机构不是孤立的,我们... (23回应)
展开 迷茫记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1999年1月13号,我被电影局喊去谈话,那一年我29岁,刚从学校毕业,没怎么进过国家机关的门坎。心里打鼓,一路东走西绕,终于在东四某条胡同看到国家广电总局的白底黑字牌子,正在端详,欲意前往,突然从门里流水般漫出七八个中年人,其中一人脸熟,我立马侧身靠墙定睛观看,原来是某第五代大师,看他和一儒雅官员称兄道弟,勾肩搭臂,一旁众人附和,在低屋飞梁之下,八字门厅之前,配合.. (26回应)
发表于 《站台》 杂文 创作
《站台》从1979年讲到1989年,中国出现最巨大变化和改革的时期,这10年也是我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阶段。在中国,我们总是在国家命运和自身幸福、政治形势和人性处境之中,互相牵连;过去10年,因为革命理想的消失、资本主义的来临,很多事情都变得世俗化了,我们身处其中,也体验良多。 《站台》是一首摇滚歌曲,80年代中期,在中国风靡一时,内容是关于期望。我选了它作为电影的名字..
发表于 南方周末 杂文 创作
我自己不知道所谓“第六代”是按什么来划分的。从年龄上来说,我比1990年就拍出《妈妈》的张元导演要小七岁,比认为自己是“第七代”导演的陆川大半年。我二十八岁拍出《小武》,从1998年起人们就把我归入“第六代”的行列了。   我一直觉得,过分地强调自己是第几代,或者过分地排斥自己是第几代,本质上是一样的。不想把自己归为一个群体,某种程度上是想强调个人的独特性,或... (6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