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前言   与贾樟柯约定的采访时间是上午九点,我早到了一点点,他晚到了一点点。利用这个空隙,我将他的北京电影工作室打量并参观了一番,满目的电影海报、随处可见的书籍以及有序排整的古今中外经典影片收藏碟,还有大大小小有着各自不同辉煌的一座座奖杯。这样的摆设,与任何一个热爱并致力于电影事业的导演没有什么不同,所不同的是,这里奖杯的数量格外多,并且它们来自.. (8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