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洋八扇(植物大战僵尸版)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甲: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乙:我是相声演员。 甲:哦,相声演员? 乙:对了。 甲:那我跟您不太一样。 乙:您是? 甲:我是一个文人。 乙:您是什么? 甲:文人呐! 乙:文人? 甲:嗯! 乙:嘿嘿,这我还真不理会儿。 甲:不理会儿吗? 乙:对了。 甲:那是我没闻过您嘛。 乙:我也得让你闻啊!什么叫“闻我”呀! 甲:文人墨客嘛。 乙:哎,这对。 甲:每天我都要读读书啊。 乙:哦。 甲:阅阅报啊。 乙:学习嘛。 甲:作作诗啊。 乙:嗯。 甲:垂垂钓啊。 乙:还钓鱼。 甲:看看片啊。 乙:啊? 甲:戴戴套啊…… 乙:什么! 甲:不是,不是,这个……拍拍照啊。 乙:好么,还是不像好事儿。 甲:拍风景。 乙:哦。 甲:游山玩水,陶冶情操嘛。 乙:是了。 甲:这不是那一年吗,我到了湖北荆州。 乙:哦,荆州? 甲:荆州可是好地方,当阳长坂坡,赵子龙七进七出,英勇救幼主啊。 乙:三国的故事。 甲:哎,我这么一悲今吊古,我的诗兴大发。 乙:您做了一首诗? 甲:做诗的时间来不及了。 乙:那您做什么了呢? 甲:当时我灵机这么一动,我就写了一副对联。 乙:哦,做了副对子。 甲:对。 乙:那您这个对子,以什么为题呢? 甲:就以历史为题。 乙:好,这对子您是怎么做的呢? 甲:干什么? 乙:您念一念,我向您学习学习。 甲:念一念? 乙:啊。 甲:在哪儿念? 乙:就在这儿念啊。 甲:在这儿念? 乙:嗯。 甲:这儿可不能念。 乙:怎么? 甲:这是什么地方? 乙:娱乐场所呀。 甲:对了,娱乐场所!读书人之多,识字人之广,你知道台下哪位是蓝翔的教授,哪位是西太平洋的博士,哪位是白宫的书记,哪位的父亲是李刚啊? 乙:不挨着!这都没有! 甲:倘有一字说差,岂不被大家耻笑我学生,(上口)那便如何是好呢? 乙:什么鸟儿叫唤啊! 甲:就说,如果大家要耻笑我,那可怎么办呐? 乙:没关系,笑话您啊,我替您兜着,这还不行吗? 甲:好,那我就给您念一念。 乙:哎。 甲:我这副对联是以历史为题。 乙:是呀。那您这个上联是怎么做的呢? 甲:上联是:永昌亭侯镇东大将军赵云与魏王汉丞相武皇帝曹操大战荆州当阳长坂坡八十三万军马连环步阵。 乙:嚯,这也不比写诗字儿少了。 甲:哎呀,见笑,见笑。 乙:那您这个下联是什么呢? 甲:现丑啊,现丑。 乙:那您这下联是? 甲:惭愧,惭愧。 乙:您太谦虚了。您这个下联是? 甲:真是,粗…… 乙:你还有完没完了?干什么呀! 甲:这是向您表示谦虚呢。 乙:您甭谦虚了。我问您啊,这个下联是什么呀? 甲:这个永昌亭侯、镇东大将军,是说赵云。 乙:我没问赵云。我问您呐,下联。 甲:魏王、汉丞相、武皇帝,这是说曹操啊。 乙:这我知道。我问您下联! 甲:下边儿啊,他们两个打起来了,大战嘛。 乙:是是是,这我懂。 甲:哦,这个也明白。 乙:我问你呀,下联! 甲:再下边儿就是荆州当阳长坂坡,这是地名啊。 乙:这位许是没有下联吧! 甲:他们两个在什么地方大战呢…… 乙:行行,我知道这个。我问你呀,下联! 甲:紧下边儿就是八十三万军马连环步阵。 乙:他是没下联! 甲:这个气势,八十三万! 乙:行了,行了! 甲:哎?什么意思这是? 乙:我问问你,就像你这样的文人,家里也有门吧? 甲:什么话呀,当然有门了。 乙:你们家那门,有门框没有啊? 甲:没有门框那门往哪儿安呀? 乙:哦,有门框。那比方说过年的时候,你们家贴对子,这边儿门框你贴的是什么“永昌亭侯镇东大将军”这一串子,跟灵位似的,那边儿门框你贴什么呀? 甲:什么叫过年贴灵位啊,你们家过年贴这样的对子?你们家有这么长的门框?这是文学!贴门上,你多俗呀! 乙:咳,您呐,也甭说了,我也瞧出来了:绝户对儿! 甲:什么叫绝户对儿啊?! 乙:唉,你什么文人呀。我跟您各位一说,您就明白了。这位呀,我认识他,他是一相声演员,艺德不好,最爱偷艺,我们行话叫“捋叶子”。这不是前些天吗,真上湖北去了。干什么呀?那边儿也有说书的,他要听听跟北方的书道儿有什么不同。可巧有这么一位评书艺人,天天在那儿说,他天天听。人家一撂驳口:“到下回,永昌亭侯、镇东大将军赵云与魏王汉丞相、武皇帝曹操大战荆州当阳长坂坡八十三万军马连环步阵!”得,他给记住了。这玩意儿……六十多字儿呢,一句跟一句不挨着,哪儿来的下联?没有下联!还不是绝户对儿?跑这儿蒙人来了…… 甲:嘿,这话可太狠了——我要是对出下联呢? 乙:你对不出来! 甲:我要对出来呢? 乙:你要对不出来呢? 甲:我要对出来怎么办吧? 乙:你要对出来,我当场磕头,认你为老师! 甲:好,你听着!这上联是“永昌亭侯镇东大将军赵云与魏王汉丞相武皇帝曹操大战荆州当阳长坂坡八十三万军马连环步阵”。 乙:下联? 甲:下联是“莫罕达司卡尔姆昌德甘地和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小会刚果不拉柴维尔三十一种口味冰激凌摊”! 乙:您等会儿吧!这字数都对不上啊! 甲:非常工整! 乙:永昌亭侯? 甲:莫罕达司。 乙:镇东大将军? 甲:卡尔姆昌德。 乙:赵云? 甲:甘地。 乙:弗拉基米尔? 甲:魏王汉丞相。 乙:伊里奇? 甲:武皇帝。 乙:列宁? 甲:曹操。 乙:大战荆州当阳长坂坡? 甲:小会刚果不拉柴维尔。 乙:八十三万军马连环步阵? 甲:三十一种口味冰激凌摊! 乙:还真能对上? 甲:当然了!永昌亭侯镇东大将军赵云与魏王汉丞相武皇帝曹操大战荆州当阳长坂坡八十三万军马连环步阵;莫罕达司卡尔姆昌德甘地和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小会刚果不拉柴维尔三十一种口味冰激凌摊。(注:本对联由了兄无痕和耗子招笑儿共同创作,鸣谢。) 乙:哎呀,真是无语不成对啊! [remark=140] [/remark]甲:什么叫绝户对儿! 乙:我…… 甲:太可恨了。我这个对联长,怕大家一时听不明白,讲解讲解。你瞧他,一个劲儿地,“下联呢?”“下联呢?”催我我也不恼你,最可恨,你自己对不上来,就说是绝户对儿!我有心打你一顿吧…… 乙:什么?打人! 甲:我打不过你。 乙:这不废话吗。 甲:有心骂你两句吧…… 乙:你敢骂街? 甲:有失我学生的身份。不打你不骂你,难消我心头之恨。完不了,你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绝户对儿!要不然,刚才你自己说的,磕头拜老师! 乙:唉,我这个嘴也是欠的,谁知道这玩意儿还真能有下联呢。也不能真拜他为老师啊,没法子,说几句好话,给他央给走就完了。 甲:完不了! 乙:吓我一跳。您呐,消消气,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这人呢,不会说话,您就拿我当个小孩子。 甲:嗯?等会儿,你说你是什么? 乙:我就是个小孩子。 甲:小孩子? 乙:是啊。 甲:哼哼,你可比不了。 乙:这小孩子我怎么比不了啊? 甲:那是一位古人。 乙:古人? 甲:啊。 乙:我不知道。 甲:不知道啊? 乙:嗯。 甲:那好,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什么叫想当初啊? 甲:不是现在的事情。 乙:哦,过去的事儿。 甲: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出了一位汤姆·里德尔。此人自称伏地魔,法力高强,阴险毒辣,要将天下血统不纯之巫师,刀刀斩尽,个个杀绝。邓布利多组建凤凰社,对抗伏地魔,怎奈大局不利,正道巫师节节败退,小天狼星保定詹姆莉莉,隐居高锥克山谷。又谁知小矮星彼得大耍无间道,卖友求荣,伏地魔上门寻仇,詹姆莉莉为护幼子哈利·波特,双双身亡。伏地魔一招“阿瓦达索命”,绿光直奔哈利·波特。须知此招本是绝杀禁咒,周岁婴孩断难脱逃。岂料奇变陡生,咒语反弹,伏地魔身体发肤灰飞烟灭,只存一缕灵魂,飘摇而去,蛰伏阿尔巴尼亚十载有余。哈利·波特大难不死,声名远播。到后来小天狼星被冤入狱,哈利·波特寄人篱下整整十载,重返霍格沃茨,结识赫敏罗恩,出生入死,执掌格兰芬多之剑,终将六件魂器一一销毁,杀灭伏地魔,报了父母之仇。后人有诗赞之曰:少失椿萱命凄凉,智勇双全当自强。剑锋本出多磨砺,哈利波特美名扬!——小孩子,你比得了吗?(注:本段原作于2008.11.27.) 乙:好么,还是外国典故!我比不了哇。哦,您尽说这好的了,尿炕的一个没提呀。 甲:你说,什么叫绝户对儿! 乙:我没跟您说吗,您呐,别生我的气,我这人呀,醒着说梦话,我就是一个植物人。 甲:嗯? 乙:我刚醒…… 甲:你先等会儿。 乙:啊。 甲:你说你是什么? 乙:我是个植物人呐。 甲:植物人? 乙:啊。 甲:你比不了。 乙:怎么这植物人我也比不了哇? 甲:那是许多位古人。 乙:我不知道。 甲:不知道? 乙:嗯。 甲:那好,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还是过去的事儿。 甲:僵尸成灾,人类望风而逃,全凭着植物们誓死抵抗。那土豆,有舍生取义之功;南瓜头,倒有身先士卒之勇。豌豆炮,从容冷静,一发一准;小喷菇通宵不睡;卷心菜死守屋顶,每砸必中;五星杨桃四面开花;大西瓜,能够一打一片。香蒲,就是那小猫儿加睡莲啊,指东打西,行南就北,好一似水军大都督,照应上下左右,统带水陆空三军之兵权,削铁桶破气球灭雪人平巨怪,使僵尸掉头断手,每一关都命丧眼前,虽有坚果睡莲之相帮,那香蒲也算植物人之魁首也。——猫莲,你比得了吗?(注:本段由珍妮的肖像提醒得来,鸣谢。) 乙:我连黄连也比不了啊。好么,植物大战僵尸! 甲:那你说,什么叫绝户对儿! 乙:还记着这碴儿呐?您呐,消消气,我不说了吗,您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这人呐,干脆这么说,您就当我啊,不会说地球话,我是一外星人! 甲:嗯? 乙:您说…… 甲:等会儿! 乙:啊? 甲:你说你是什么? 乙:我就是个外星人! 甲:外星人啊? 乙:啊。 甲:你比不了。 乙:怎么连外星人我也比不了啊? 甲:那又是一位古人。 乙:这外星人都成古人了?——我不知道。 甲:不知道? 乙:嗯。 合:那好,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我倒霉就倒霉这“想当初”上了。 甲:赛波坦星球大动刀兵。那汽车人的大爷擎天柱,原型Peterbilt 389牵引卡车头;二爷铁皮,乃是GMC的TopKick C4500;三爷爵士,是一辆庞蒂克Solstice;四弟原型,雪佛兰Camero概念跑车,黄黑相间,故有大黄蜂之美名。只皆因能量块流落地球,霸天虎首领威震天封冻在北极冰层之下,被同党所救。擎天柱为销毁能量块,捍卫宇宙和平,率领弟兄,抗击霸天虎。那胡佛大坝前一场激战,擎天柱与威震天翻翻滚滚,杀了一个七进七出,只吓得周边军队人人惨痛,个个伤情。三爷爵士见势不利,欲待助阵,怎料不敌霸天虎,反倒被伤身亡。那擎天柱一见三弟丧命,不由得双眉一拧,驻马横刀,面沉似水,目眦欲裂,立在威震天身前,高声骂阵:“我等今日死战,爱护人类生命为仁,珍重兄弟之情为义,对尔再三相让为礼,知命从时为智,功成身退、不占地球为信,似尔这无仁无义无礼无智无信之徒,进又不进,退又不退,胜不能挽赛波坦灭亡之狂澜,败不能从容就死,何等可笑、可恨、可耻、可卑也!”大叫小萨姆听真:“快将能量块插入威震天胸膛,我与贼子同归于尽!”大喊一声,风云变色;大喊二声,狂派胆寒;大喊三声,将胡佛大坝喝断。后人有诗赞之曰:漂流宇宙卫和平,力战狂派百万兵。至今人说赛波坦,万古流传擎天名!——擎天柱,你比得了吗? 乙:我连摩天轮也比不了哇。 甲:你说,什么叫绝户对儿! 乙:你怎么还记着这碴儿呢? 甲:完不了! 乙:你说了半天了,我不言语就得了。 甲:得了?得了你还不吃去? 乙:你听哎。 甲:我听你唱? 乙:你瞧嘿。 甲:我瞧你练? 乙:哟…… 甲:幺啊?反过来是个六! 乙:嗬…… 甲:喝?你带汤儿扒拉吧! 乙:别介。 甲:别借过得去吗? 乙:算啦! 甲:蒜辣吃韭菜呀! 乙:我说我算了! 甲:甭算了,你属龙猫的。 乙:我不好。 甲:不好上医院瞧啊。 乙:谁让我小…… 甲:小我没欺负你呀。 乙:我岁数小。 甲:还没满月呐? 乙:我呀?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司南,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06人
最后更新 2011-01-18 20:08:08
燕子坞主人
2011-01-17 21:45:38 燕子坞主人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大哥,你今年贵庚?——纯好奇~

Homer
2011-01-17 21:45:47 Homer (D'oh!)

老大威武!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1:46:42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燕子坞主人 我要保持神秘,不告诉你~~
@荷包蛋 低调、低调……

霄汉
2011-01-17 21:46:50 霄汉 (德音之谓乐)

哈哈哈哈哈,司南老师威武!

寻找哥本哈根
2011-01-17 21:47:08 寻找哥本哈根 (慢慢成为老杨)

哈利波特那段写得真是有中国范儿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1:47:13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帮推吧,别让我白写了~~

燕子坞主人
2011-01-17 21:49:38 燕子坞主人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看样子,至少奔六的说

@燕子坞主人 我要保持神秘,不告诉你~~

霄汉
2011-01-17 21:50:50 霄汉 (德音之谓乐)

谁告诉你的,司南老师正当妙龄

耗子招笑儿
2011-01-17 21:51:57 耗子招笑儿

就让你写三番儿贯口儿,你这都给弄出来了……这不好趸了不是……不过还是要崇拜一下儿……

珍妮的肖像
2011-01-17 21:53:53 珍妮的肖像

2011-01-17 21:49:38 燕子坞主人 (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
看样子,至少奔六的说



其实还不到五折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1:54:17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霄汉 表帮我解释,随大家去怎么想嘛……
@耗子 你直接拿去说,把录音录像给我就成——要不你封箱就来这个吧?我期待着。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1:54:41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好么,珍妮同学,这就把我给打折了啊~~

珍妮的肖像
2011-01-17 21:57:07 珍妮的肖像

他标价太高,明显等年终打折呢~!

燕子坞主人
2011-01-17 21:58:31 燕子坞主人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其实是想用激将法的,看变形金刚、玩植物大战僵尸的半大老头,谁信?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1:59:54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其实我是前朝遗孽哦~~你们想,我的偶像是杨小楼~~

Homer
2011-01-17 22:01:56 Homer (D'oh!)

老大好年华~还未有人家~谁人此生幸~采撷丛中花~~

流光
2011-01-17 22:04:59 流光 (了)

植物人那一段里,南瓜头应该是倭瓜头吧?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2:07:17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就是南瓜头啊,套在植物外边那个。倭瓜是跳起来搞同归于尽的那个。

观山景
2011-01-17 22:26:12 观山景

就觉得最后这点不如前面给力!

玄不救非
2011-01-17 22:28:15 玄不救非 (遇颜友止)

“属龙猫的”

很欢乐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2:28:31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观山景 传统的底“紧八句”,我很喜欢,没做修改,也是想让平时不太接触相声的朋友看一下这个使法。熟悉相声的朋友自然知道《八扇屏》还有别的串法和底,如“面茶”等。如果是拿去演出的话,换成其他适合现场的底也可以。谢谢关注。

流光
2011-01-17 22:29:38 流光 (了)

南瓜后面也提了,前头身先士卒的改成倭瓜或者大坚果如何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2:31:43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流光 谢谢提醒,我这才刚发现是写重复了,已把后边改成“坚果睡莲”,多谢指正。

杜皮♥杜宝
2011-01-17 22:48:52 杜皮♥杜宝 (明月如霜,好风似水)

司南是二八少女
绝对可靠,我花了两颗小豆才套出来的。

珍妮的肖像
2011-01-17 22:49:33 珍妮的肖像

..........太少了,这谁啊,两颗就说了~~!

我就喜欢听听
2011-01-17 22:56:55 我就喜欢听听 (事在人为,岂由天定)

好像加个机器猫如何

司南VS陆山陵
2011-01-17 22:58:02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我就喜欢听听
机器猫的典我不太熟,不过您这主意不错,我好好琢磨琢磨去。

我就喜欢听听
2011-01-17 22:58:47 我就喜欢听听 (事在人为,岂由天定)

@耗子 你直接拿去说,把录音录像给我就成——要不你封箱就来这个吧?我期待着。

===================
还和。。。搭帮?

我就喜欢听听
2011-01-17 23:00:49 我就喜欢听听 (事在人为,岂由天定)

机器猫按说是个淘汰品,他那袋子里的东西经常失灵,不过心好,忠诚,有时有点小私心(铜锣烧)

观山景
2011-01-18 07:05:53 观山景

@司南 受教啦。期待新作品!

文蒂潘边打滚边
2011-01-18 18:45:17 文蒂潘边打滚边

哈哈 看到三十一种口味我就乐喷了~
话说我以前还一直当那游戏就叫“植物人大战僵尸”来着~

sphinx47
2011-01-18 22:12:36 sphinx47

呵呵~~貌似多少都会拿热门外国电影开刷,有意思,期待新篇

gillgong
2011-03-09 00:46:09 gillgong

写的太好了。植物大战僵尸,还可以加一点:食人花,风卷残云,一口一个;大蒜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辣椒横扫千军万马;玉米炮打之处,樯橹灰飞烟灭。

黄三
2011-06-30 18:35:21 黄三 (过了一天又一天,初一十五两熬煎)

乙:弗拉基米尔?

甲:魏王汉丞相。

乙:伊里奇?

甲:武皇帝。

乙:列宁?

甲:曹操。
-----
这几句,甲乙反了吧

司南VS陆山陵
2011-06-30 23:07:31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没有,甲自己对下联。

Vi┃幻觉支撑喜悦活下去
2011-08-25 10:19:17 Vi┃幻觉支撑喜悦活下去 (师太经常来玩啊)

哈哈哈 好欢乐

邻家大爷
2011-09-03 10:34:44 邻家大爷 (没有什么好的玩艺儿奉献给大家)

赞!

星点@坚持正义的垂耳兔
2011-11-30 15:56:58 星点@坚持正义的垂耳兔 (客中谁与换春衣)

司南老师你完成了我多年的梦想...

司南VS陆山陵
2011-11-30 16:11:09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您这是什么梦想啊……

星点@坚持正义的垂耳兔
2011-11-30 16:34:44 星点@坚持正义的垂耳兔 (客中谁与换春衣)

当代版的八扇屏跟报菜名...
我曾经写过一个八扇屏之人妖...后来因为太三俗...

司南VS陆山陵
2011-11-30 16:36:46 司南VS陆山陵 (瀚海阑干百丈冰 何妨吟啸且徐行)

哈哈要注意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