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会 (试发表)

作者:
蒋浩
作品:
自然史 (诗歌 创作) 第8章 共10章
蝴蝶会 ……接着写,      但我的斑纹忘的好快!两个小车轮,半人半鬼,        迈着小狐步,好优雅,在方格子里                       削苹果。核, 奋力一跃啊,切成薄片的彗星,嵌在你舔开的中式长襟边。剃刀般的   男人,几朵热带云,绣着你的加湿器。墨水绷紧了     岛屿周围鼓胀的蛙鸣。你的电话,                   好慢!穿过越洋的       青筋,花粉里存活的显影液,                   突然失声喊。 老啊,像别人的老,辗转于本原和他初。瞄准镜怎能控制转基因?                  微火,                    锻炼夜之长矛。         哪里有爱怜之痒?哪里有失败之矩?   你的舌根和解于断桥边爬山虎般的有色电缆。 为什么要原谅电视的冒失,在水瓶座收集                   光波?                     来自我们的交谈之熵:              文学是一种陋习,引力变成风吹。 忽左忽右,汗腺接通有缘音响,椅上的油脂,                    增厚,增厚。 翅膀叠着翅膀,角落硬起来。氧化的管道,                   吸附那些飞去来兮的     小小木偶,用气味相爱,匹配条纹衫衣袖里的 郁郁鼻窦炎。你掏出一半的镜片,双手挖到一个 中心,   所谓美,      看起来不必对称于文质彬彬。 2008年6月5日,沙峪口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蒋浩,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