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 (试发表)

作者:
蒋浩
作品:
自然史 (诗歌 创作) 第10章 共10章
地下室 你眺望到楼群枯萎的根部,非鱼撑着降落伞,                    跃向崖际。真的,              在一道裂缝里, 挤满蜂房状的铅灰色水泵,抽泣着,要把空中碰响的                        光线,   捉回到洗脸巾里。醒来即黑夜。靠化装术来驾驶     一个无平仄的哑韵,下降的楼梯牵引着 煮沸的开水壶,给每个下班的杯子,续循环之盐,   眼里呕出分币的鸡零狗碎。鞋子躺在凌乱旁边,夜如何其?     纽扣如蜘蛛,吞吃理解她的绿指头。呵火腿肠里       伸出的冗长舌头, 舔帝国的屁眼。       你的人民被批发到蜉蝣箱中乔装打扮,         挤上一堆夜盲症的暗礁:           要粉墨登场,还要粉饰太平。看门人         领来一头梅花鹿,在砖头垒起的床第间       治疗夜游症,灰墙推测她斑驳的内脏的侧影,     在多久的俯仰间才可以结痂成一匹暗淡星宿描绘的 时间木马?     真相:婚姻或者异域之惑;                太阳穴被吸引。东窗,接纳              涌自地心的,荧光螺旋体,            为你点烟,剃须,甚至解读鲤鱼送来的 短长书。    感冒的鳍,哽在管道环绕的过道中。      冰箱,请脱下椅子男和跳水女的内裤,        雷公电母屏蔽在幽幽寸心间。 2008年6月12日,沙峪口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蒋浩,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