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地

旧地 (试发表)

作者:
蒋浩
分类:
诗歌   创作
作品描述:
1人
2010-11-22 17:13:52
旧地 / 我有的是意料不到的闲暇时光。 / ——埃斯库罗斯《普罗米修斯被囚》 / 之壹 / 楼梯也通向地下室。 / 烂桌子烂椅子,鲜如痰迹, / 是用来请你咳嗽的。 / 那些酒呢?用来写字。 / 写完就喝,还兼治感冒。 / 有次,你高烧得华滋华斯—— / 他为你款款朗诵了。 / 昏沉沉地,你睡着了。 / 我今天没带书来, / 因为你不必在书里。 / 我刚好路过门口, / 小卖部的香烟 / 还很呛人, / 给夹紧它的手...
2010-11-22 17:12:50
之贰 / 我吃过你炒的苦瓜。 / 爱吃。夏天未到, / 我盼着院里的桃花结苦果。 / 红心蛋不苦,冰箱里有; / 好的西红柿也种在 / 西边超市的阑珊里。亲爱的, / 我们去做饭吧,二人转, / 偷偷造生活的反。 / 磨刀霍霍,菜板床板, / 双亲把我两面赶。 / 鸡蛋最终煎的两面黑; / 水煮鱼厌烦湖海气, / 泡沸水里,上网聊天。 / 一日三餐,我们 / 顿顿补钙,又相互感化: / 鱼刺,时而是鸡翅。
2010-11-22 17:14:34
之叁 / 我知错。一半的正确, / 补救不了淘气爱情的歪酸。 / 我是旧客,并不主观。 / 周围新盖的高楼, / 青葱可伐,旧草坪, / 如牛皮藓,捂住刚掘的 / 屁股眼儿。杨榆的节骨眼上, / 苔藓的笔触,探到点浩淼。 / 悬在防盗窗上的塑料袋, / 测不准,像敛翅的野鹤。 / 我给别人设计的封面, / 有墓碑味。分手过,至少一次, / 我再也下不了手。 / 袖手是陡然长出来的, / 可以缩回去; / 枕头却不能回头...
2010-11-22 17:15:31
之肆 / 小巷两边,地摊或货郎, / 兼卖免费吆喝,和口水。 / 我买鱼买肉,卖文卖墨, / 凭坦荡电脑蹉跎手脚。 / 丈量感情的句子, / 给老鼠吃了, / 水龙头吐出一滩坏帐。 / 墙外是遗香,墙内是机器, / 克隆些新遗址。门口有人, / 围着,不象下象棋? / 乱蹲马步,撞了跑车, / 反过来向邂逅吐纳离骚气。 / 我想来看你如何隐身, / 小偷骑走了单车和夜, / 锯断的锁链,半锁住 / 电杆脚,像逃脱。
2010-11-22 17:16:16
之伍 / ……几点钟的球赛? / ……几点钟的考试? / 旁边的床上,在修桥。 / 人吃的礼教,卫生而经济, / 难免不动人以凄凉。 / 卧室的温度,熨皱了 / 花窗上的历历青霜。 / ……几点钟的生日? / ……几点钟的电话? / 我否认相逢是因无耻。 / 冰淇淋弄脏了萝卜丝。 / 我领你参观卫生间, / 热水器像黄书包。 / 这星空织着滴水的浴巾。 / 隔着白酒瓶,有人隔夜 / 送我台半坏的洗衣机。
2010-11-22 17:17:07
之陆 / 突然的雨点,装订我的衣领。 / 网吧不拒今昔生客之肤浅, / 暂借一隅,查查走后, / 我到底冒充了谁的雨衣? / 借光、借光,障我者, / 半路的骇客,没收我 / 未来的懦弱和非线性勇敢。 / 善心夜的腐败,浓如棉团, / 水果刀扎进去,像尿频。 / 处方签上的每味中药, / 只安慰各自的身份。 / 隔壁药店兼卖杀毒软件, / 挽一丝雨,给冰箱里的 / 木马木鸡,报个淋漓春晓。 / 打开时,才知悲剧主角...
2010-11-22 17:17:41
之柒 / 你遇到了更幸福的麻烦。 / 挣脱滴水的衣物, / 要从肚子里翻出皮相。 / 我能从任何地点, / 画一剪梅样的平行线。 / 粉拳女权,在短衫上, / 捣鼓的一对梦幻深浅, / 习惯把责任推给不济。 / 听朗诵的确不如读死书。 / 忧郁什么?姥姥用瞎眼哭, / 用瘪嘴笑,和你扳完手腕上的 / 青筋后,摸你的乖乖头, / 摸出一对海角?很好啊, / 那里土养人,这里人养人。 / 孩子气?有时,有点甜, / 受惠..
2010-11-22 17:18:14
之捌 / 这里。废弃的角落, / 已是盲文,摸爬滚打后, / 涣散成荫。缺失部分陡峭。 / 镂空的窗,两楼的梯, / 中间抱憾的风骚, / 依依装饰新来的阙疑。 / 踏空的表盘是你的, / 有时间来暗算, / 两岸喜剧,少根主弦儿。 / 对立面统一成小口径。 / 你肩上扛来一串蝴蝶, / 我手心里爨一锅粥, / 熬到痛处,配几声嘀咕。 / 不分彼此的愈合,远和近, / 献给这里的某棵树。 / 就这些,就这样结果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