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贝里曼《梦歌》选译 ( 全部 )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约翰•贝里曼(John Berryman,1914-1972),自白派诗歌的重要代表,美国当代最富创造性的诗人之一。代表性作品为两部长诗:《向布雷兹特里特夫人致敬》(1953)和《梦歌》(1969),1972年自杀身亡。 / 《梦歌》由385首诗组成,每首3节,每节6行,诗行长短有致,韵脚松紧不拘。诗中的主人公亨利和艾略特创造的普鲁弗洛克一样,是20世纪美国诗歌中一个不朽的文学形象。关于他,贝里曼自..
1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气哼哼亨利藏了 一天, / 亨利愤愤难平。 / 我懂他的意思,——想把事情拖下去。 / 他们以为他们能干这个 / 正是这想法使亨利心怀恶意离开。 / 而他本该露面并且发言。 / 整个世界像一个毛料情人 / 一度确似在亨利一边。 / 后来背叛了。 / 此后一切都未像它可能或应该的那样结束。 / 我不明白,被撬开 / 让整个世界看过后,亨利为什么还活着。 / 现在他不得不说的是一个漫长的 / 奇迹这世界能忍受...
4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一边往她小巧、芬芳的肉体里 / 填进辣子鸡,一边,她瞥了我 / 两眼。 / 兴奋得都晕了,我饥饿地回视 / 仅仅因为还有她的丈夫和另外四个人 / 我才没有扑上去 / 或倒在她的小脚旁边,喊道: / “灿烂夫人,这么长的黑夜的年代里 / 你是亨利迷茫的双眼所享用过的 / 最火爆的一个。”我继续吃 / (真让人绝望)我的意大利冰糕。——勃恩斯先生:满满当当, / 这世界,尽是吃饭的姑娘。 / ——黑发,拉...
13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上帝保佑亨利。他活得像只老鼠, / 起初头上 / 头发浓密。 / 亨利不是个胆小鬼。根本不是。 / 他从未放弃过任何事;相反 / 他挺着,当同情之类的东西越来越稀薄。 / 所以亨利或许是个人。 / 让我们调查一下。 / ……我们调查过了;很好。 / 他是个有人情味儿的美国男人。 / 是这样。我的情人儿在刹车。 / 我的厚脸皮在疼。来吧,蔑视我吧,安排我出路。 / 上帝是亨利的敌人。我们在作交易……那么...
14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生活是,朋友们,令人厌倦的。我们不能这么说。 / 毕竟,天空闪烁,大海渴望, / 我们自己也闪烁和渴望, / 而且在我小时候我母亲就对我说: / (一遍又一遍)“什么时候承认你厌倦了 / 都意味着你没有 / 内心的源泉。”现在我断定我没有 / 内心的源泉,因为我无比厌倦。 / 人们令我厌倦, / 文学令我厌倦,尤其是伟大的文学, / 亨利令我厌倦,以及他和阿喀琉斯一样糟的 / 那些困苦和抱怨, / 他...
29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压在亨利心上,一件事,曾 / 如此沉重,倘若他有一百年时间 / 或更长,流着泪,失眠,多久 / 亨利也不能恢复。 / 在亨利耳中,始终一再地响起某个地方的 / 低声咳嗽,一丝气味,一阵排钟似的声音。 / 像一张肃穆的锡耶纳人※的脸, / 在他记忆中还有另一件事,那种耻辱 / 平静的轮廓一千年也不会模糊。幽灵一般, / 他注视着,眼睛睁着,又一无所见。 / 所有的钟声都说:太迟了。这不是为了泪水;...
230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说话声,说话声。阳光渐熄,鸟已离去。 / 几个月前,他对我说了谎,他朋友般的风趣 / 如今已滑向歉意。 / 我很遗憾这位年长的天才记得它。 / 我一无所是,无以在他的思想里占据 / 片刻。我们 / 应邀去他的小屋,三个人, / 分作两组;他说话犹如朱庇特。 / 我坐在那里,满心敬仰, / 全神贯注,而他的玩笑就像频频点头 / 为我们洞穿了我们最奇特的经历。他 / 似乎管辖着一些奇异的事物: / 好啊。...
发表于:《诗歌月刊》2002年第8期
他看书看到很晚,在缅因州,理查德家, / 32岁了?理查德和海伦挺在床上, / 我的好老婆挺在床上。 / 我要做的不过是脱光了上床, / 把书签插到书里,然后睡觉, / 醒过来,一顿热扑扑的早餐。 / 正对着海滨是一座岛屿,普蒂马南, / 从理查德家的草坪过去,海岸几乎是垂直的。 / 凌晨四点的一阵寒意。 / 创造一个人只需几分钟。 / 此时此地的一片专注。 / 突然,与巴赫不同, / 真可怕,与巴赫不...

阿赫玛托娃随笔选译 ( 全部 )

发表于:《诗林》2002年第3期(《英诺肯季·安年斯基》、《尼古拉·古米廖夫》);《青年文学》2011年第1期(《关于<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
英诺肯季・安年斯基(注1) I 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巴尔蒙特和勃留索夫仍然迷惑着外省的写作狂们,但那些由他们所开创的,已经在他们自己那儿达到了终结;而安年斯基的作品却由于异乎寻常的活力,在下一代人中间显示出生机。如果不是因为早死,他本可看到他倾泻在帕斯捷尔纳克书页中的暴雨,他的“移觉体”的“他们为个老头儿准备了丽达”(注2)在赫列勃尼科夫那儿的回响,以..
发表于:《诗林》2002年第3期(《英诺肯季·安年斯基》、《尼古拉·古米廖夫》);《青年文学》2011年第1期(《关于<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
尼古拉・古米廖夫 (一位仍然未获理解的诗人)(注1) 1962年11月6日。莫斯科。 I.1911年的两首离合诗。(注2)同样的在亚当关于夏娃的梦中。(注3)她被分裂为二。但始终是异己的。那是总的计划中的一部分,但已经与阿赫玛托娃有关。一场持久的斗争。可比照《珍珠》。(引文。) II.《水泽仙子》的献辞。手迹。(注4) III.他在施密特的夏季别墅将《巴廷霍王的弄臣..
发表于:《诗林》2002年第3期(《英诺肯季·安年斯基》、《尼古拉·古米廖夫》);《青年文学》2011年第1期(《关于<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
  要确知我是从何时开始在我内心深处听到这首诗,已经是不可能了。那也许是在1917年2月25日,在一次《假面舞会》(注1)的彩排之后,我和我的同伴站在涅夫斯基大街,而一支哥萨克骑兵军沿路冲锋的时候,或者是有一次,当我一个人站在利泰内桥上,在辽阔的日光中,它突然被提升起来(绝无仅有的一件事),以使一艘扫雷舰为支援那些布尔什维克而向着斯莫尔纳进发(1917年10月25日)。我真...

拉金诗选译 ( 全部 )

发表于:《星星》2002年第8期
为什么昨夜我梦见了你? / 此刻清晨灰光推拂着鬓发, / 记忆正中要害,像耳光打在脸上; / 用肘撑起,我凝视窗上白雾。 / 这么多我以为已经忘掉的事 / 重回我心间,带着更陌生的痛苦, / ——像信件到达,而收信人很多年前 / 就已离开这所房屋。 (7回应)
发表于:《星星》2002年第8期
他们操出了你,你妈咪和爹哋, / 他们也许并没打算,但是干了。 / 他们把身上有的毛病都塞给你, / 额外又添上一些,都只为了你。 / 但他们也是如此被操出来 / 被穿着旧式衣帽的蠢猪: / 半数时间他们滥情又刻板, / 半数时间吵个不亦乐乎。 / 人类彼此传递不幸, / 像大陆架层层加深。 / 如有可能尽早离开, / 也不要有任何后人。 (1回应)
发表于:《星星》2002年第8期
割草机停下来两次。我跪着, / 发现一只刺猬卷进刀片, / 死了。它一直在这高高的草中。 / 我以前看见过它,甚至喂过它一次。 / 现在我打碎了它退避的世界, / 无法修复,埋葬也无济于事: / 下一个早晨我醒来,而它已不会。 / 一次死亡之后的第一天,这新的消逝 / 仍然在那儿;我们应当 / 彼此在意,当还来得及时 / 我们应当仁慈。
发表于:《星星》2002年第8期
诗就是翻译中失去的东西,弗罗斯特这句名言是译诗界的老话;诗人译诗,也是中外皆有的一个不大不小的传统。以诗心度诗心,是不是能使这失去的“诗”的比例少一些呢?这里,五位当代青年诗人同译两首英文短诗,正可以提供一个有趣的例子。 / 别看这么两首似乎平平无奇的小诗,一译问题就来了!几支译笔的分别主要在第一首的几处。首先是第二句,Now morning is pushing back hair with gr... (7回应)

菲利普·雅科泰诗选译 ( 全部 )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菲利普•雅科泰(Philippe Jaccottet),1925年生,原籍瑞士,二战后到法国,是法国当代著名诗人,从50年代至今一直偕妻隐居于法国东南部一小城,以翻译为生,是荷马、荷尔德林、里尔克、穆齐尔、翁加雷蒂等在法语世界中的重要译者。著有诗集《苍鹄》、《无知者》、《风》、《功课》及随笔集《具象缺席的风景》、《朝圣者的碗》等30余部。 / 他的诗,就我已经读到的,似乎倾力于书写昼...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六月的夜像一座死人的城 / 那里风叹息,风自长途 / 来到我们床的庇护所。 / 它摇动一棵榛树,当你睡着 / 而我漂向一个梦的边缘; / 于是我听见哭喊,时近,时远, / 仿佛森林中瞬逝的光线 / 或地狱里摇曳的阴影。 / (要说的太多了,那些哭喊 / 要说的太多了,你的双眼!) / 那只是一只鸟,枭的嘶叫, / 在这城市丛林的密集之地; / 但我们的气味已是黎明中 / 腐烂东西的气味;骨头 / 已经刺穿鲜活的皮... (5回应)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作为这生命中一个陌生人,我只 / 对你诉说,以陌生的句子, / 因为你也许就是我寻觅的熟习的土地, / 我的春天,我枝条间露湿的麦秸的巢, / 我颤抖在初光里的水的涌溢, / 我正在萌芽的黑甜;但此刻 / 当奋力的身体潜入它们的欣喜 / 带着爱的哭喊,一个孤独的少女低声呜咽 / 在寒冷的庭院。而你呢?你无法触及, / 不曾在今夜前来面对这城。 / 独自躺在这里,用我浅易的言语 / 我想象你真实的...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我不太关心魔鬼。 / 我工作,有时仰望, / 晨光初现之前我看见月亮。 / 是什么映亮冬天? / 当我在破晓前走出去 / 雪一望无际 / 草向它安静的问候躬身, / 显出那些一个人已不再期望的事物。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透过更明澈的空气 / 窗内一枝烛焰 / 有泪水静静闪出微光, / 当群山的睡眠中 / 蒸腾起一道金色水汽 / 保持你的平衡 / 在夏日的黎明, / 一半是应许的灰烬, / 一半是被忽视的珍珠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在走出去进入黑暗之前 / 带上这面镜子,一枝 / 冰冷的火焰死在其中: / 一旦位于夜的心脏 / 你会发现,它映出的只是 / 一场羔羊的洗礼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不用进入你就能捕捉到 / 幽闭在冬天树林里 / 那独一无二的光: / 没有篝火, / 没有灯挂在枝杈间 / 只是黎明之爱 / 在树皮上播撒, / 也许,这神圣的光 / 是斧刃豁然一闪
发表于:《诗林》2011年第1期
正当夜的终了 / 风起 / 烛火熄灭 / 谁在那里守望 / 在第一片鸟群之前? / 河水般清冷的风知道 / 一枝火焰,一滴翻转的泪: / 一枚硬币,付与摆渡人

凯奥拉佩策·考斯尔诗选译 ( 全部 )

发表于:《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
凯奥拉佩策•考斯尔(Keorapetse Kgositsile)教授是南非的国家桂冠诗人。在1961年国民解放运动的领导人指示下离开的非洲国民议会党的成员中,考斯尔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在坦噶尼卡(今坦桑尼亚)逗留一年后,他获得了美国的一个文学研究和创造性写作的奖学金。1969年在萨拉•劳伦斯学院获得他的第一个教职,此后他在美国和非洲大陆的一些大学教文学和创造性写作。考斯尔是南非最受..
发表于:《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
超出任何辩论,我们如今知道 / 地方会有疤痕 / 它们会温暖 / 或寒冷或像面孔 / 充满诡计。 / 自从1820年 / 殖民者可憎的脚踏到此处, / 我的加勒比兄弟会说, / 这些山就不曾一同快乐过 / 在利尼你可以 / 向任何方向走 / 在它的地形中 / 人们拥有的记忆鲜明如 / 你用自己的眼睛所能看见的任何事物 / 但在格雷厄姆斯敦,(注1) / 那些了解的人说, / 你去任何地方都是上坡 / 注释: / 1 ..
发表于:《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
一只煎蛋无法被还原。更不必说一只在19世纪肮脏的欧式坩埚里做出来的煎蛋。 / 当欧洲将这片大陆分割到它帝国主义贪婪的小口袋里,它不是出于美学的理由,也不曾服务于非洲人的利益、意图和目的。 / 那么,是什么时候,帝国主义贪欲和侵略的残忍演变成我们这样一种险恶的价值观呢?即,我们以超出想象的种种可怖的方式,折磨、破坏、屠杀,强奸妇女、男人、甚至儿童和婴儿,因为我们在这...
发表于:《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
在不眠之夜的寂静中 / 我的声音想穿透词语的壳 / 去命名和歌唱我们 / 生活的决心和意志的证据 / 超越于高贵意图的肤浅要求 / 假如你未曾走出 / 受伤的梦那不眠的阴影 / 当心;明天的年青人 / 也许会诅咒你而不愿记住 / 与你有关的任何事物 / 因为它们每一样都在嘴里留下苦味 / 在这些不眠之夜的寂静中 / 我们的梦拒绝熏香的绷带 / 遮掩它们伤口的深度 / 我们的声音渴望精确地命名 / 我们最热忱的事物...
发表于:《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
假使销毁所有已知的地图 / 可以从这个地球表面 / 抹除所有边界 / 我要说让我们 / 燃起篝火 / 复归且歌唱 / 有人性的人 / 难民是一种不祥的重负 / 即便是一个孩子来承担 / 对于一些孩子 / 家这样的词 / 已无法承载任何可能的意义 / 然而 / 流离 / 边境 / 难民 / 必然带有残酷和恐怖的一面 / 超过任何人可能经历或想象的 / 最令人惊骇的梦魇 / 他们稚嫩的两眼空空 / 被剥夺了他们本应拥有的 / 任何未来的想象...
发表于:《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
(给宝贝K) / 刚才,我的手 / 抚摸着记忆的壁毯 / 腰倚着布鲁斯,寻找着 / 语言,我说: / 如果爱你是错的 / 我不想做对 / 现在,虽然我没有 / 马•卡•韦库尼尼那样(注1) / 雷鸣般恢宏的嗓音 / 也没有克里斯•阿巴尼顽皮的勇气(注2) / 当我追踪欲望和渴求的形状 / 我希望我是一个梦的绘图师 / 而我终止于这个执拗的问题: / 我应更爱我的心吗 / 因为每当我想念你 / 我就能在它那里..
发表于:《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
我既无翅膀 / 也无魔术师的花招 / 但,相信我,我会飞 / 我也会成为一片镜中的风景 / 它命名任何移动的 / 或配得上活着的事物 / 以我欲望的翼展 / 易如你能清晰记得的 / 任何一天的来临 / 我能飞到任何地方 / 任何饱含记忆的时刻 / 也能创造出新的,无边无际 / 纵使我们的生活仍如此贫乏 / 怀着希望和决心 / 我们必须懂得 / 怎样移向一片风景 / 那里我们的梦不会变成梦魇 / 那里我们的梦始终在望 / 那里...
7人
冷霜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969 )

  • 橙
  • Myth
  • 十一月诗刊
  • Cui.
  • 乌鸦像写字台
  • 高晓涛
  • 星白
  • 嗨大椰子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