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斯主义者的尴尬

作者:
冷霜
作品:
我们年龄的雾 (诗歌 创作) 第5章 共18章
发表于:
《蜃景》,世界知识出版社,2008年9月
那个后脑如二裂叶般枯萎的男人 需要一个词来进入秋天。它不被人注意 但令人激动,象一个丰满的郊区农妇 在此后的季节给他幻觉的床,不被禁止的 隐秘的温暖。金黄色的手术刀划过 十月,浸入骨髓的,他知道, 将有怎样的 一批婴儿,象田园主义感伤一样滑出 腹腔,他们的健康成长将形成对他的威胁, 而如同牙疼,他将习惯。蓝色的加勒比海滩, 宜于冲浪,是无用的,购物城上的星空 将微弱的光芒聚于晚报的一角。那么, 一棵枫树呢,如果它己被卡片商看中? “短暂的时代盛产美女和天才,”他抽出 一本破旧的书——“一个词也有它自己的 命运。”——又放回原处:作者, 词源学家,保养得很好的上世纪贵族。 新的图书还有待官员的想象,伟人们却己 令他无比厌烦,也许出自于对夹在书页里 虞美人般的那些时代的嫉妒。十一月的冰 在夜间,在把水的子宫挤紧,深秋空气的玻璃门 拒绝了他,不合时宜的,他看到,将有 怎样酷肖巴黎的华灯,仿希腊的盛宴。 “一个词也有它荣耀的出身。”他将不再能 理解这些话,但仍在下面划上粗重的线。 那个后脑如果冻的男人在薄薄的被子里 盯着床板缝,在夜间,怀着期待和恐惧:它 会象一只蟑螂一样从我的耳朵爬进大脑吗? 他不敢想下去;另一种想法给了他睡眠: 但愿,当某个词在啄它意义的壳,而我恰好 经过它旁边,无意中把它踢碎,或是捡起。 1994.10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冷霜,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