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详解《新少林寺》

2010-11-26 15:32:28    来源: 豆瓣新少林寺小站

与82版《少林寺》相隔28年时间,全新演绎的《新少林寺》已经定于明年1月在全国公映。近日,天王刘德华以影片主演的身份,来京为自己的年度大戏宣传造势。回答起记者的提问,刘天王可以说是言简意赅、字字珠玑,对于自己这部得意之作,也是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从故事、拍摄背景、人物性格到合作伙伴、影片气质一一详解。 《新少林寺》不光有武功更要有佛性 -《新少林寺》这部电影中动作还是占了很大的比例,是一部典型的香港动作片吗? -刘德华:老版的《少林寺》是香港动作片,《新少林寺》其实不代表传统的香港电影,它是有内容、有故事的。传统的香港电影只是打得好就可以了,你讲一个“复仇”的主题就可以拍1万部电影没有问题。现在这部《新少林寺》是有故事的,是新的动作片,现在内地的观众要求更高了,只是打不能吸引人了。这部《新少林寺》还是有很多打戏,而且是传统的打,不用电脑,人不会飞来飞去的那种,打的动作是过瘾的,但是重点还是在戏的味道,在那个故事里面。 -既然这部电影叫做《新少林寺》,跟82年的《少林寺》相比究竟新在哪里? -刘德华:《新少林寺》在没有筹拍之前,少林寺方面就请到我来做导演,希望拍一部关于少林寺的电影。是银都之前那部《少林寺》的老板找到我,因为他有《少林寺》的版权。他跟我说,少林寺真的很感谢之前老版的电影,因为那一版电影让全世界都知道了少林功夫。但是同时也有一些遗憾,就是没有通过电影把少林寺的佛性表达出来。 我也是皈依佛门的人,对这个诉求也有兴趣。我们就一起来研究新的少林故事,来体现武术和佛性的故事。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一直到陈木胜讲了一个故事,我马上觉得这个视角、这个关注点很有趣。这个故事背景不是古代的,是20世纪30年代,那个年代不是功夫的年代了,那个时候的武器是枪了。你武功再高,你再快能比枪快吗?这样的背景下,少林寺的功夫有什么用途?少林功夫能传达出什么精神?这样就有趣了。

“做人就一定要做老大”——侯杰 -那你在这部电影里面的角色是怎么样的? -刘德华:这个角色叫做“侯杰”,他是一个军阀,在这个乱世求生。他考虑的就是怎么保护自己的家人、保护自己的地盘。他的哲学就是“你打我我就必须让你死掉”,因为你今天打我明天就还会打我,后天也会打我。所以你不死,我就没有好日子过。他内心是害怕的,所以他疑心太重、不安全高太重,那他的目标就是“做人就一定要做老大”。做老大才有安全感。 比如我出场第一场戏,谢霆锋是我的副官,我们在追杀一个叛徒,他逃到少林寺里面躲起来。少林寺慈悲为怀嘛,当然要保护他。谢霆锋就跟吴京打起来,军阀一定打不过武僧嘛,谢霆锋就恼羞成怒,拔枪出来。我骑着马一路很威风的进到少林寺里面,对副官说:“人家用少林功夫欢迎你,你用枪,没礼貌。”就走过去对方丈说:“这个人我一定要杀,我不杀他他就继续杀别人,这才叫慈悲。”然后回头一枪把他打死。回去就问谢霆锋:“为什么不开枪?妇人之仁啊?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就要杀了他,你让他喘一口气,他就会来杀你。” -你跟人家说用枪没礼貌,但是自己开枪? -刘德华:对呀,他这个人就是很琢磨不定的,他是属于那种:这个是黑色我喜欢,但是我穿白,对不起。要表现他就要特别精准,每一句话都要表达他的性格。所以演这个人很过瘾,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里面的情绪要把握的很准确,武戏好看,文戏也很好看。这个人很多面、很复杂,表演的层次比较多,情绪的张力很强。

“我也是少林寺出来的人”——刘德华 -这是一个背叛的故事,那你生活中有这种经验吗? -刘德华:常常,被很多人背叛过。很多时候我就觉得这是命吧,可能上辈子欠他的,这一次还给他吧,没办法了。 -你是从TVB出来的人,也算是香港影视界的“少林寺”,然后你解约出来也算是一种“背叛”吗? -刘德华:我还是从少林寺出来的,现在被人问起来,我还是说我是无线的人。这件事情很多人问起过,我只能说大家缘分不同。那一年是他们跟我说你要签约,要么签5年,要么出来。我当时是觉得5年、哪怕10年都没关系,但是我要选我想拍的电影吧。公司就说不行,这个没办法,就只能出来了。 -你在这部戏里面是真的剃掉头发了吗? -真的,这个没什么,之前剃过很多次了。这部戏里面完全是剧情要求的,我家破人亡之后来到少林寺里,其实那个人是有仇恨的,用剪刀一刀一刀剪光自己的头发,那场戏剪了很久。真的是我自己的头发。那个没关系的,几个星期就长的很长了,又可以再出来见人了。 “我是第一次有机会了解陈木胜”——刘德华 -这部《新少林寺》的动作指导是元奎,这次的动作风格是怎样的? -刘德华:这次前半部分的动作是元奎,后半部分是李忠志。所有的动作戏刚好风格是合拍的,前面就是打戏比较多,我跟所有人打,我跟霆锋、吴京、余少群、熊欣欣、延能还有于海老师都有打戏。后面的动作就是打得比较少,爆炸比较多。 -之前陈木胜导演的动作是比较现代的,有很多追车、跳楼、爆破呀,这一次有什么变化吗? -刘德华:这些都有。追车、爆炸、跳楼什么都有。我们是一个30年代的戏嘛,其实都有枪炮的年代了。至于是不是陈木胜之前的风格我不太清楚,之前我不是很了解他。我们之前拍《天若有情》,我一直以为导演是杜琪峰,因为杜琪峰一直在片场出现又讲很多话(笑)。之后又拍一部戏叫《哗,英雄》,那时候我太忙了,到了片场之后就是打,一路打完就结束,没有时间跟导演交流。这一次拍《新少林寺》才是我第一次有机会了解陈木胜。我为了拍这个少林功夫专门去练了3个月的少林拳,每天有1个小时,导演去那边看我。我就一边练拳的时候,中间有一个小时跟导演聊天。才慢慢了解陈木胜有什么想法,因为他是不懂打的,他不知道这一拳打下去对方什么反映,怎么打才好看。但是他对这个动作后面的情绪是有很多想法,每个角色都是有层次的。所以他们的动作风格导演一定要把自己的思想加进去,我们花很多时间讨论,怎么用动作表达这些。 比如和尚应不应该杀人?你一个出家人,要不要杀人、要不要用刀?我们都在讨论这些问题,最后陈木胜给和尚的定位是很人性的,你不杀人怎么办?人家有枪,你不杀他他就杀你了。还有你杀得了他吗?一个武僧打一个拿枪的军人,怎么打?最后我们的设计都是很合理的,所有的打都是在没有决定生死的时候打,前面是功夫在打,为荣誉的、为难民的。后面真正严重的时候是有爆炸、有枪炮的。因为你打不赢嘛。 “我做事不是为了赢,只是不想输”——刘德华 -功夫片就一定要有输赢吗? -刘德华:我没想过输赢,包括我自己,我很努力、很用心,但不是完全为了赢,可能只是不想输。因为输赢你不知道的,在生命最后一天你才知道输赢。有输赢,但是没关系,你今天赢了又怎样?你不能为了赢才做事,也不是为了赢才打架。《新少林寺》里面也是这样,我刚才说我跟所有人打过架,但是很多剪掉了。我们后来看素材,有一些打得很漂亮,是实战风格的,现代感很强,非常好看但是不华丽。不过有一些被导演剪掉了。我们都觉得不能为了打而打,你明明有枪,你是老大,你要有那个威严,不能一上去就跟人家打。我们还是希望每一个打戏都有它的意义。 比如有一段戏,我在少林寺里面,晚上出来上厕所看到一个小和尚一个人在外面练拳,冬天下着雪,很冷。我就问他:“你不冷吗?在这里练拳。”他就回答我:“冷啊,就是冷才要练拳呀,活动活动就不冷了。那你冷吗? ”那我也冷,就一起练咯。之前就在想,这个角色经过了这么大的人生变故,那他打拳是怎样?之前做过很多设计,是用打拳来发泄还是练武还是怎样,都只是打。现在的味道就比之前好,最后这段的练拳脸上都是笑的。那个气氛就很好,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练拳的目的这么简单,下雪冷所以练拳。越练越开心,越练越开心,这段戏我一边在拍,方丈就在旁边说:“好自在呀。”这个就是少林寺的“禅武”,练武也是可以修禅。 我在《新少林寺》里面练一套拳,“七星拳”。其实是少林寺里面最基础的一套拳,每个小武僧刚进门都是学这套拳的。我在里面也是学这套拳,你看我打这套拳就看得出来,它不是为了打架的,完全是防御性的。他出拳就到胸前就没有了,防守都是用手保护头部、身体,整个拳法都是这样,完全没有攻击性。整个少林寺的武功就是修禅的一部分,很高兴我们这个电影里面可以把这些表达出来。

“我是个很不合作的演员”——刘德华 -这么说你会跟导演交流很多意见? -刘德华:我是个很不合作的演员,在开拍之前。开拍之前我有很多意见,剧本呀、表演呀、台词呀什么都要讲。开拍就没有了,不能干扰导演嘛,开机之后导演想的是整体的效果,你只知道自己那一部分。在片场我不会再跟导演讨论太多。 -你本人也是皈依的,在修禅的时候都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我就每次去寺院里面每次三天到一个礼拜,就是席地而卧,铺一张毯子,躺在那里看天,什么也不做。就是自在,就是修行。修行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就是一种习惯了。拍片的时候也是,拍到最后一个月,经常是上午修禅下午拍戏。 “谢霆锋太成熟了,其实他可以更天真一点”——刘德华 -能不能介绍一下谢霆锋的角色? -霆锋跟我的关系是上下属,更多像是父子。是我一手把他培养出来的,把自己的想法全都教给他,告诉他做人就必须做到老大,你想跟我说话要打个草稿,不要乱说,如果想让我听你的,就等你做了老大再说。我不是对他不好,我是信任他的,把他当儿子、当亲人。他这个人就完全是我教坏的,然后回来背叛我,把我打下去自己做了老大。所以这次是关于父子情的,父亲看到一个儿子变坏了,又是自己教坏的,他要怎样把他拉回来。 -你觉得霆锋演的怎么样? -刘德华:很好,他是真的很努力的演员。年轻演员里面我觉得他很有机会,他太成熟了,他真的20几年经历的比我还多,你看他比我早结婚,比我早有小孩,他从那样一个家庭和身份走出来,中间走过那么多路。他真的是太成熟了,有时候我觉得他可以再天真一点。 -你之前好像说他太拼了。 -现在还是太拼,什么动作都要自己来,会受伤的很危险的还是要自己来。我有时候会劝他不要这么拼,还有家的。他从来听不进去,有一场戏,我要打他,用手臂这么粗的棍子,他就说不用加保护垫,直接打。怎么打呀?会死人的。他就说:“直接打”那我没办法,我说你要打找替身打,我打不下去。他真的是努力的。 “演员有演员的工作,不要干涉导演”——刘德华 -这部戏应该是91年之后第一次跟成龙合作吧? -对,很久了。这一次很有意思,这一次是我很会打,但是成龙完全不会打。在电影里面他是演一个少林寺的煮饭僧,从来没练过功夫。我们两个在《新少林寺》里面完全没交过手,一拳都没打过。但是他让我更加明白什么是功夫,这是个觉悟的过程,我们两个的戏其实很好看。 -那你们在片场的互动多吗,跟导演也会沟通吗? -很多,每天都聊很多。但是我跟成龙都不会干涉导演,演员有演员的工作,不要干涉导演,不应该有太多的意见。我们在一起就是聊戏,我们对手戏文戏多,没有打戏。我们都会研究对白该怎么讲,大家会讨论那场戏的情绪。比如有一场戏,他问我女儿死了要火葬还是土葬,讲得很冷酷,就好像完全无关紧要的一件事,在跟我分析火葬和土葬的好处。因为那个时候兵荒马乱,少林寺就是当时的红十字会。他们是每天救很多人,也看很多人死去,不会特别伤心了。整个情绪应该是平缓的,我们就经常讨论这些问题。 -你演了这么多电影,能不能选出一部代表作? -《瘦身男女》,我觉得我演的太好了,比别的所有的都好(笑)。这是我唯一一部电影,觉得那个人是真实存在的,那个不是刘德华。那是我唯一一次有这种感觉。
© 版权声明:
本资讯版权属于小站新少林寺,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fujian
2010-11-26 15:34:25 fujian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华仔穿装确实很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