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小说 ( 全部 )

一个平常的午后 (试发表)
2013-10-18 17:01:41
走在街上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要死了,死的欲望这么强烈,如白昼般明媚刺眼。她拨弄烟灰缸里的火柴,燃烧过的尽头,她想象这根火柴曾经被谁点亮,又熄灭了? 空气里有某个人的味道,她用力地闻却闻不出来,嗅觉失灵!总有一天,什么都会失灵的,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我们的眼睛,嘴巴,鼻子,在死的那一刹那,慢慢地失去知觉。 旁边的外国男子正大声地与她的菲律宾女友吵架,他们点了一盘蛋...
明天我结婚 (试发表)
2013-10-18 17:02:19
咖啡喝完了。她把玩着手中的咖啡罐低低地说。买啊!一贯的冷漠。想喝拿铁。买啊!他再次重申。她喜欢这种铝制的老式咖啡罐,柜子里堆了十几个就是舍不得扔,也许某天可以用来插花。 这是第三次问服务生要糖了,这家咖啡馆也没什么特别的,她翻动着手里的书,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拿铁,依旧是拿铁,她喜欢把糖倒在奶沫上,听“沙沙沙”的声音,然后用调羹舀一勺糖放在嘴里嚼。下午过得出...
不要买花 (试发表)
2013-10-18 17:03:19
过来开会!总监将一叠文案扔在她桌上,大手一挥,所有人都像苍蝇一样飞进了拥挤的会议室。只有她,意兴阑珊,踢踏着夹脚拖,无精打采地最后一个走进去。其实她最想坐靠窗的那个位置,但被其他人占据了。她试图从她的位置看窗外的行人,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百叶窗单调的颜色。 买了束花,好看吗?她笑脸盈盈地站在他面前,下一秒,他一定会夸她美的。 难看死了,这是给死人的花。他带着...

非诗 ( 全部 )

窗外的那只蜘蛛 (试发表)
2015-08-18 00:27:25
窗外的那只蜘蛛 / 悄然而至 / 用时间 / 编织一张网 / 如果我睡到下午两点 / 它就已经编织了整整12个小时 / 它睡过吗?吃饭了吗?想离开吗? / 它是否知道 / 别人正在观察它、窥视它 / 那双动人的腿 / 窗外的那只蜘蛛 / 悄然而至 / 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 / 不知道要去哪里 / 用它仅有的身躯 / 编织一张网 / 谜一样的 / 破了 / 一半
2015-07-31 12:21:03
在一本已故诗人的诗集上 / 铺满烟草 / 烟灰散落的那一页 / 是“词语做的人” / 擦一根丹麦来的火柴 / 呲的一声 / 燃烧尽词语和词语间的秘密 / 它们是 / 孤独、梦想和失败 / 它们是 / 死亡、咒语和命运 / 再擦一根德国来的火柴 / 呲的一声 / 词语做的人被定格在 / 两根火柴构成的 / 几何图形上
2015-07-30 14:53:36
乌云笼罩的整个下午 / 泥地坑坑洼洼 / 照见一个灰头土脸的自己 / 屋顶上的那只碗 / 空了又满 / 野猫消失的那个夏天 / 火车呼啸而过 / 眼看着一朵云逼近 / 又离开 / 雷声劈开一整个窟窿 / 石榴纷纷落下 / 扑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致某某 ( 全部 )

2015-08-13 17:51:26
嗨,某某,每天都想给你写点什么,但是我懒,又觉得写得多不如写的好,其实这个观点也有待商榷,究竟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这世界上也没个标准的,所以写或者不写全凭个人感觉,人有的时候需要自我否定和自我修正,我已经修正了很多年,还没有把自己修正好,时常处在好人和坏人的夹缝里,苦苦挣扎。二十岁时候的理想是把自己嫁出去,现在已经不着急了,有些事只能等,“等”和“躲”是两个很...
2015-06-14 18:59:38
某某,我以为旅行会给我带来一场新的变革,对一些事情的开悟和不再需要的忧伤。然而一切都未曾改变也不会改变,这个城市依旧风沙漫天,雾霾缠身。人们生活在各自的世界里,只是偶尔出来打个招呼以证明自己还活着。听说我的家乡正在经历一场罕见的瘟疫,新闻报道上的死亡人数逐步上升,但这一切都好像和自己没有关系,人们依旧我行我素,不过就是少吃点鸡鸭鱼肉嘛,大家就像看朝鲜核危机那...
2015-06-14 18:56:45
某某,我又迫不及待给你写信,因为我必须做点什么,否则会发疯。 我还有什么武器可以保护我自己?除了写字我一无所有。 我冷得瑟瑟发抖,高声喊叫却无人听见。 没有救世主,只有你自己,孤独的,一个人。 你仿佛站在悬崖边上,看着这个摔在悬崖底下浑身血肉模糊的人,而这个人,就是你自己。 你无能为力,一个旁观者。 灼热的爱都会烫伤人,所以你们对我敬而远之。 我知道我可恨...

乱写 ( 全部 )

它们已经被删除 (试发表)
2015-05-13 15:18:38
首先,这些文字不存在,因为它们已经被删除。 这些文字出自一个不是“我“的我,而现在这个”我“正在做一个记录保存的工作。 它的前生是writing,过去式是delete,现在时是memory. Now,the moment 1、08:47分,其实我应该睡到10:47,为什么我醒早了? 2、我得找回我的马甲,用它来释放一些负能量,我会被现在这个社会身份拖垮,每一天从噩梦或者是美梦中醒来又进入另一个幻觉。 ...
习惯 (试发表)
2014-09-22 16:56:53
习惯是一系列无意识动词的累积过程,我累积,我开始累积,我累积着这些动词,有一天,它们变成了习惯,它们无处不在,它们侵蚀我的生活,我的生活被它们侵蚀,我无法前进,无法动弹,我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¾½¼¼½¾½¾¼¾½¼¼½¾½¾¼¾½¼¼½¾½¾¼¾½¼¼½¾½¾¼ 我习惯了打开文...
1人
蔡艺芸
我不想再介绍我自己
  • 作者: 蔡艺芸
  • 写作类型:小说/戏剧/非文学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04 )

  • 矢小洛
  • 小米=qdmimi
  • Panyue
  • hyouuu
  • 涩
  • 林小熏
  • 张什么豪
  • 幻波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