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十一月的阐释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怀疑一把铁铲 怀疑一把铁铲的种植力 除了铁铲你握住钢笔 钢笔之后排列着妻子,女儿,桌凳 你还能握住谁(空气?) 河水经过深秋冷凝下来 你举起——水,瓶,陶罐 你举起双臂并不认为这是拥抱 失败的意思。无语的土 繁殖力的土闭合着房间 一小时前,你还能出入自由 此刻,阳光似一把失修的旧伞 坐在椅子上,阴影就会来敲门 前倾的十一月,额头探出窗口 坠落吧——梧桐叶 落到集体中,直到铲子 被丢弃乃至销毁 短语 你不是一个守着落叶 随便可以流泪的人 心化成灰,然后再去燃烧 通过能量的转换 你失去了品质上的骄傲 很好的一个下午,甚至粗暴中 一丝暧昧的表露,都源于 你的手,索取中的克制 克制,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行动 你证明的太多,得到的却是少 比灰烬更少。心是无垠的 更易于失去大地上的房舍 你飞翔,在过去的云层上站住 怎么能高于那闪电般的语言 比它更亮,更纯洁、迅猛 离我远一些的树 离我远一些的树如同默想 灰鼠打洞的时刻,猫头鹰 取消了暸望。更远一些是牛和植物 再退后是几何与抽象 放弃十一月最后的表格 在可溯的岁月中 回忆真的靠得住? 回忆能抵挡滚滚而来的数字? 精打细算的人 将时间一点点埋葬 寒冷的表达 寒冷的表达 有时是善意的 站在十一月的栗树下 我呈无叶状 冻僵的玫瑰有休息的去处 ——那是颤抖者的家 双唇黑紫 我对准黑夜的口型 颤抖——“我的心慌张。” 一场大雾 一场大雾,空气中含有 更多的水分。在睡醒之前 命运早已更换了窗帘 第一个爬起来的人说: (对那些没有睁开眼睛的人) “这是一个没有早晨的十一月 含足够水分的眼皮松开。” “你看——”“什么也看不见” “什么也看不见?”“你看——” 睁开眼睛的人说 这是一个没有早晨的十一月 树木。墙裙。人。话语 含水分的眼皮被剥开 降临 降临十一月 雨就成了一种信物 晚年,花茎,干枯的叶瓣 已经无血可流 石头显得渺小,在庞大的种族 和语词的谱系中沉寂 散乱的鞋子,床与手表 还有什么不可以离散 退缩着回顾:人,披着雨衣的雨 在下面,在雨的上面 恐惧似一种病毒,侵入而无声 降临在十一月之前是幸福的 降临在十一月之后是幸福的 时光善变的眼神缺乏心灵 模仿 积雪坚持了五天 开始全面撤退 那些爱雪的人 瞬间化成水 雪转入地下 进入倒计时 面目全非的我 开始模仿雪 在大街和小巷转圈 d小调 我喜欢雨夹雪 喜欢雨雪共存的章节 南方和北方抱在一起哭 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焦灼 选择雨和雪的城镇 选择人性弱点的城镇 和初来乍到的乡村 拥抱吧 说真的,我喜欢 被动中的交谈,吻和别 各种形状的耳朵 ——莫扎特 角色,起来…… 不看天空,我有了观墙望壁的 嗜好,群星算什么 太阳,谁家的风车 不同寓所内的唐吉诃德 穿着花格衣裳,他不能重复 同一个故乡 梦已失信梦中人 “角色,起来——去撒谎。” 练习 突然,意识到冷 肉体鲜艳地一亮 时间虚假的大拇指 按在粉墙上 你未醒,半睡 像一头牲口 对着窗口喊: 走——再走——停 你听见街上那个 醉酒的人,摔倒又爬起 爬到某座公寓的五层 脱下军大衣,对椅子嚷 “喂,伙计——醒醒。” 1993.11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森子,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01-09 16:0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