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子作品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眼睛可以不看,但耳朵不能不听。耳朵毫无防护,至于是否听进去了,或听和没听都一样,不全由耳朵做主,耳朵从来都不是主人,声音也不是主人。所以有爱听和不爱听的话,听得进去和听不进去,但声音要走完它的程序,声音倾向于消失。声音的穿透性虽不及宇宙射线,但足以震撼、打动、惊骇人心,其回声系统更是发达,足以取悦一个读者,一位语言的情人。 /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全是因...
发表于 《青春》2011.09 散文 创作
当初准备这个演讲题目时,本想命题为“诗歌与未来”,但想到每位访台的诗人所谈论的都将暗含这一主题,我就转喻一下“诗歌与胃”。胃是我们身体里幽暗的器官,它是海洋官能——生命的起源,创造力充沛的象征。我用这个比喻,也是对其他比喻的防御。胃亦是同音、不同意的未来,我以此来投射、转喻我对未来的理解。 确实,我对这个黑暗的容器——器官感兴趣,这可能跟我年轻时得过.. (5回应)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我是那会在文明化的/ 愤怒中袖手旁观的人,/ 又完完全全理解/ 那部落内部的报复。”(引自《惩罚》一诗)谢默斯·希尼是个在诗行间挖掘的人,他手中的笔即是铲、锹、镢头,也是考古学家手中的放大镜、毛刷和修复工具,更是剖析时代、社会、民族生活和暴力及不平等现象的一把手术刀,更重要的是以诗的方式探测人的心灵深度、道德深度的尺子。希尼的“袖手旁观”是在对“内部的报复”完... (2回应)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话题:新诗是一场失败吗?——中国新诗的基本经验 (为第二届中国南京·现代汉诗论坛而写的发言稿。部分刊发于《山花》2009年第13期) 育邦说这个话题主要是针对季羡林的观点,我在网上也看到了,但没太在意。对新诗的置疑一直伴随着新诗的初创与成长,不算奇怪,在新诗诞生近百年之际,这声音又泛起,可见偏见与敌意、误解之深。如果回头想一下,中国传统诗歌走到式微、衰败的地步..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这首诗是坐车坐出来的。那时,我所供职的单位傻帽似的响应市府的号召,差不多是第一个屁颠屁颠地跑到东郊开发区办公。那里除了工厂和麦田,几乎什么都没有,我将单位孤零零的院子称之为“集中营”。每天上下班,最揪心的问题就是怎么去,怎么回来?我记得当时乘坐的金杯小面包曾挤下20人左右,驾驭室都坐了4个人,严重超载。我们抗议单位不把员工的生命当回事!这样的状况过了半年多..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01.如果没有自我更新能力,那就停止写作,安静地读书,干些力所能及的事。陆游晚年的健身、醒脑方式是在书桌旁放一把笤帚,每日多次洒水、扫地。 02.中午,随手翻阅爱德华"托马斯的诗,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在三首诗中读到尘埃,我也喜欢尘埃,古老阳光下的尘埃。这三首是《高高的荨麻》“我爱荨麻上的尘埃”,《在你说话之后》“歌唱的尘埃/飘荡在/上空,/像梦/不发光/我.. (1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