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新诗音乐性的付出和散文性的代价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话题:新诗是一场失败吗?——中国新诗的基本经验 (为第二届中国南京·现代汉诗论坛而写的发言稿。部分刊发于《山花》2009年第13期) 育邦说这个话题主要是针对季羡林的观点,我在网上也看到了,但没太在意。对新诗的置疑一直伴随着新诗的初创与成长,不算奇怪,在新诗诞生近百年之际,这声音又泛起,可见偏见与敌意、误解之深。如果回头想一下,中国传统诗歌走到式微、衰败的地步,早已经是前辈诗人的共识,黄遵宪诗曰:“即今流俗语,我若登简编。五千年后人,惊为古烂斑。”这是大势所趋,非一两个人或一两代人所能改变。最近读李维的《诗史》,最后写到“清诗极衰为旧体诗终局”,此言不虚。 新诗的基本经验在我看来主要是体现在语言上,更开放,更自由,但不能说没有规矩(隐性的),闻一多等人提倡新格律体,没有成功,我想主要是对新诗的形式认识不足,想把一个开放的体系再放到化妆盒里,戴上让读者满意的镣铐,这极不现实,也不可能。新诗的语言是成长中的语言,生机勃勃,新诗人对语言的探索,对中外语言经验的吸纳,形成了新诗的体貌。虽然,在一些人看来,新诗与中国传统诗歌是割裂的,从外表形式上看可能是这样,但从内在气质、精神上看,我们与古代诗人还是有诸多相似之处,我们是有所继承的,也有新的发展的空间。新诗的吞咽能力和消化能力远远大于旧体诗,旧体诗的格局多局限于自然、农业社会经验,语词的音韵,意象等等都来源于此。而新诗对应的是现代的生产、生活、思维模式,其领域也是有所不同的。我想主要是思维方式和意象生成的不同。如果用旧体诗表现城市生活、工业生活,电子生活等,旧体诗所用的语汇和意象如果还是自然界、农业化衍生的意境,它是不能胜任的(即使你还在写自然风景、山水诗,其心境与古人也是大大的不同)。当然关键还在于诗人的思维模式、世界观的改变,新诗的勇气和创造力也来源于此。相比于旧体诗,新诗更加日常化、生活化,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另外,从功能上看,新诗更易于普及(入门的门槛低,但出门要求高),这也不同于士大夫的爱好。 对新诗的另一指责在其音乐性(韵律)。 以及示范性(模子)的缺乏。新诗的疆界在哪里? 先说音乐性:现代诗,像曹植那样七步成诗、曲水流殇那样赋诗的可能性非常小,顶多是打油诗、顺口溜。古诗有范式,有曲调,可以演奏、吟唱。曾有诗词爱好者跟我说,他去某地旅游或旅行,很快就能赋诗一首或几首,可我们这些写自由体的诗人却不自由,没那个优势,可能一首也写不出来。抛开质量和技艺的层面,可能主要还是在形式上,我们还没有简便的方法。这是好是坏,一时似乎还不能定论。我倾向于这是好。那就是新诗在成诗的难度上要大于旧体诗。旧体诗的格律看似严格,但在掌握基本方法后可以随意往既定的形式里添东西,使其很像是一首诗,其实内在的品质却与新诗相比差得很远。在容量、内涵,诗意拓展的领域上,新诗比旧体诗广阔、深入得多。 新诗的诞生似乎是以音乐性的丧失为代价的,至少表面看是这样的。然而音乐性的原则却是深化了,不易被人察觉、摹仿,乃至传唱,这还是关涉到诗歌的记忆功能和交流功能。从发生学的角度看,诗歌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强化人们的记忆力,感染力也是强化记忆的一部分。这种记忆力是我们民族历史、文化传承所需要的,在文明的早期多以口头方式为主,如今这一方式已经弱化了(人类早期的绘画也是记忆方式的一种)。就说《诗经》吧,很多也是从民间采集而来,《诗经》是有曲式的,早已失传,虽然失去音调,但仍然是伟大的。词也是有曲牌的,易于传颂,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记忆的重要性,它塑造一个民族的性格、志趣和文化史。 现代的新诗则不同,虽然仍然具有记忆的功能,但由于文明、科技的发展,人们基本上无需口头传承,有书籍、电脑、移动硬盘等等,从另一角度上看,现在人是越来越懒了。如今口头传唱的一般是流行歌曲,诗人多数又看不上。 新诗多以个人呼吸频率为节拍,以肺活量长短成章节。 长短交错的诗句,给人以恣意、浪漫、洒脱的感觉。 整饬的句式则给人端庄、古典的美感。 由于音乐性或调性的弱化或深化,新诗更体现出散文性的特征,这个话题也许是永久的诗与散文关系的无休止争论的话题。前段时间在文学自由坛,也有很多人又说到它。现在一些人指责某些诗歌太像散文,其实,从某种角度上说,大可不必。因为“诗曾经是一切。”一切文学样式的母亲,而不仅仅是文学王冠上的明珠。奇怪的是,很少听到散文家、小说家担心某些散文、小说像诗,可能是因为像诗没什么不好吧。因此,我想可能我们对诗歌的能量、它所包容的东西的理解还远远不够,这才造成诗歌的领地在不断地缩小和丧失。这也使我意识到,新诗的散文性并不是什么坏事,散文性成为新诗的一个重要特征,至少说明了新诗的活力和它扩展疆域,恢复自信的野心。新诗也被称为自由体(去韵律、格式),它所体现的正是“自由”二字。我想这也是新诗的本质,它的散文性的特征,其正解应该是“自由意志”,对自由的追求,对诗歌生成能力的放大。 另一方面,强调诗与散文的区别,诗的抒情性等等,这其中自然有诗人的傲慢与偏见(真知灼见)。米沃什在诗里说,整套散文精致的四轮马车,比不上一个韵角(大意)。还有瓦雷里关于诗与散文的一些论断。我想,这在于他们把散文看做了什么,当做了什么,就是说散文代表的是什么?这也是我们在探求新诗带有散文性特征的同时,不该忽略的问题,为什么新诗的散文性这么明显,它还是诗呢?转了一圈,我们又回到诗歌的奥秘和炼金术上来。还是必须认清诗与散文本质的不同,简单地说就是新诗的散文性,并不是散文(不等于散文),而是刚才我所说的对自由意志的追求,新诗付出外表的散文性的代价,其内在必定还是诗的想象力的深化、音乐性的构建,只是更隐秘罢了。(在新诗散文性相反的方向,借鉴旧体诗再创新上,诗人王敖的《绝句》系列诗,在新诗的示范性、体例上就做出了新的尝试与探索,值得学习。) 体现在诗歌朗诵这个问题上,许多新诗更适合安静地看,思索,并想象其中的声音(头脑里的声音,心的声音,眼睛看到的声音)。“于无声处听惊雷”(鲁迅),好的诗歌确实令人震惊!拍案叫绝。感动也是默默的,但实际的效果是语言已经使你产生行动的欲望,这也正应了维特根斯坦所说的“言词是行动。”这也是我们写作的意义所在。而在这里,好的新诗和古诗一样具有这一伟大的实践能力。 今天,谈论新诗的基本经验,其实就是对新诗的未来提供可能的、可靠的基础,我想这正是我们和前辈诗人正在做和已经做的事。 2009-3-21 平顶山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森子,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0-11-30 16: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