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作品 - 国王鞠躬 国王杀人 (摘) ( 全部 )

发表于:凤凰联动 2010年10月
野葡萄在我们方言中叫“墨水葡萄”,因为它黑色的果实将手染黑,沁入皮肤,经日无法洗掉。床边水塔上生长的野葡萄,黑色一如深沉的睡眠。我知道,进入梦乡,就是溺死在墨里。我也知道,睡不着的人,良心不安宁,脑子里装着坏东西。我的脑子里就装着这样的坏东西,但我却不明就里。村庄的夜晚,户外也是墨。水塔控制了四周,把大地和天空移走,村人在墨中无一例外只有弹丸之地仅供立足.. (1回应)
发表于:凤凰联动 2010年10月
......下棋不仅缩短了漫长等待时的乏味,也给生活带来些许依靠。下棋时,大脑和手指虽然没有进入真正的生活,却也是生活的一种变奏。人们生活在时间的一个断片,坐在里面回首张望记忆中的故乡,翘首企盼着早日回家。人们逃进棋子,遁入游戏时光,不必再忍受时间的空乏。从战俘营回到村子后,和理发师一样,象棋也成了祖父的嗜好。 -----------------------...
发表于:凤凰联动 2010年10月
沉默不是说话中间的一段停顿,而是一个独立的过程。我所熟悉的家乡的农人,没有把使用词语变成一种习惯。如果不谈自己,就没什么可说的。一个人沉默的能力越强,他在场的影响力就越大。我从同室而居的家人身上,学会了用面部的纹路、脖颈上的血管、鼻翼的抽动,或用嘴角、下巴和手指的示意,来代替对词语的等待。一群沉默的人,彼此注视着他人各怀心事在房中走来走去。我们用眼睛而不...
发表于:凤凰联动 2010年10月
“岛之乐”中还有作为风景的岛,岛之乐是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和谐。但我的经历告诉我:风景无法脱离国家,它独自存在是不能通行的美,残破的神经无法适应。风景冷漠地站在那里,无所谓人类身上发生的一切。它是停火状态,是避开了繁忙时光的静穆,是长着绿色牙齿的浑然不觉,它只需要自己足矣。过度紧张的神经无法承受美的出其不意。风景成为存在闪亮的上演,是所有恐怖的全景画面,是被剥...
发表于:凤凰联动 2010年10月
我相信天堂钥匙会讲话。到了晚上,当外面和它一样漆黑一片时,它会报告人们一天的错误。天空披着黑衣覆盖大地,和大人们私下密谈。因为村子是属于大人的,村子里的一切,从街上的尘土直到树梢,都是他们的。房子,牲畜,井,车站,饭馆,舞厅,教堂,墓地,所有的一切,当然还有孩子,都属于他们。知道自己有父母,意味着我属于他们(这也许和长大后,我属于恐惧是一样的)。我从未试着把...

赤足的二月 ( 全部 )

发表于:《译林》2001年第6期
黑色的大轴 井不是窗也不是镜子。向井里望久了,常常会望进去。那时,外公的脸会从井底升起,停在我的脸旁。他的双唇间是水。     穿过井可以看到一根黑色的大轴,看到它在村庄底下旋转着岁月。谁病到了眼睛,带着这样一只眼睛走进冥冥之地,就一定看到过这根轴。外公的脸是绿的,很沉重。     死去的人像转磨盘一样周而复始转动着那根轴,好让我们也快快死去,去帮着..
发表于:《世界文学》1992年第1期
地下的梦 每当走过田间小路,我的身体便空落落的。 风携着一缕泥土的气息掠过墓地。* 每当走过田间小路,裙子会随我的脚步飘飘忽忽。田里没有风,外婆说。我在庄稼绿色的溪流中穿行,耳中沙沙作响,脑袋沉甸甸,因为面对丈夫幅员广阔的田产,我是如此贫穷,因为我弯曲手指时,指间只能感到骨头,因为我行走时就粘在这些骨头上。 外婆的墓碑上有一幅她的像。* ...
李贻琼
  • 译者: 李贻琼
  • 翻译语言:德语
  • 翻译类型:小说/散文/杂文/诗歌
  • 代表译作: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0-10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41 )

  • hwf254
  • 暮云
  • 月亮上的人儿阿
  • 同人不同命
  • 手机用户400820
  • ܫܓܠ
  • 阿尔芳丝
  • tiandi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暮云 于2010年12月01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