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虎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斑斓猛虎有梦。梦小子妇人如梭穿过,红男绿女,调笑不已。虎坐卧一侧,竟熟视无睹。虎觉受欺,腾身欲吼,却作人言。醒后方知是梦。遍体毛发皆湿。 又梦回旧穴寻母。母多年前被壮士猎杀身亡,梦中音容如旧。昵之戏耍,教之避祸,谆谆诱之,切切怜之。虎醒后泪沾须发,太息无已。 虎乃孤虎,无妻无犊,独行山中。近日猎人频出,伤族亲数名,内有虎弟。弟成年后虽别居,自幼兄弟情谊甚笃。且虎母临终托付,其情殷切,故虎切齿痛恨,思欲报雠。 左近有虎女慕虎英姿,日夜羁缠。虎厌其无大志,终日只知繁衍生息一事,欲远之。虎女戚,求告再三。虎力拒之。虎女忽道:我有一计,助你报仇。 虎前倨后恭,愿闻其详。虎女附耳言之。虎终解其意,又感虎女热肠,两虎遂偕。 一日,众猎户见一母虎肚腹甚大,步履蹒跚,似有身。猎训有云:斩草需除根,养虎莫为患。便追之不舍。母虎且逃且退,引众猎户至山崖边。 说时迟,那时快,有大虎自崖后跃出。众猎户皆惊,复栗栗不已。山崖小径幽窄,前虎断去路,后虎绝来路,双虎夹击,成口袋之势,猎户无处可去,中有一人福至心灵,知必为虎计,先行出言告饶,后众猎户纷纷跪地。 虎未曾伤人,见状思忖良久。虎女道:世间至险至恶者为人。且前皆猎户,害虎为生,生死世仇,不共戴天。需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虎闻言,纵身伤人。先撕后啮,少顷,众皆亡。二虎遂饱啖之。自为永绝后患,欢喜雀跃不尽。 方数月,虎女于草丛中闻有婴啼哭,近观之,一足月婴儿手舞足蹈之。虎女其时已有孕,遂衔归。虎见欲扑食,虎女拦之。虎奇之行径前后不一,虎女亦讷讷不能释。 未两日,虎女生二虎仔,与婴同哺,视若己出。婴长为兄,虎仔论序为二、三弟。年龄相仿,三儿同食共宿,嬉闹玩耍,至成年。 十数年,有猎户复上山,见一人面虎身者,见人磨爪伸欠,腾挪上树,举止动静,毕肖虎族。身边常有二猛虎相随,同进退,共食宿,人可赤手搏鹿,虎亦为人舐身,三者亲密无间。猎户惊诧,告之县令。令亲至观之,果其然,以为异兆,书信告长官。 府尹出身夫子,饱习诗书,素不喜怪力乱神,闻之愀然不乐。夫人后堂问之,尹回以治地有妖,其兆非祥。夫人出身贵胄,父兄为将,自小习武知文,善骑射,可决断。故谏人虎既非祥瑞,留之无益,不如剿杀之。府尹思忖半晌,诺。 三数日,县令奉尹命悬剿人虎。猎户中有一男子姓白,自诩武松周处一流人物,愿为急先锋。其余猎户随其后。 一行人等深入山中,觅多时,方见人虎裸身长号,另二虎力大无穷,三者互为攻防,进退有阵,勇悍异常,众人等闲不可近。白猎户一马当先,先持长枪近身,欲破其阵,未及十数回合,二虎左右同掀,人虎直扑其颈,立毙。人虎与二虎共啖其肉,其状津津,血腥不忍卒睹。 府尹知其事,愈震怒之。此事传出,众猎户闻白猎户死状皆以为戒,悬赏多日,无一人出。夫人自幼随父兄征战,兴起不可抑。遂自告奋勇,欲亲剿人虎。府尹苦劝不能止。当其日,夫人手持八尺银头红缨枪,身穿前后护心锁子甲,足登步云靴,头戴冠玉盔,左右猎户皆备棍棒护持之。二虎如前欲掀,夫人左支右挡,一杆枪舞得密不透风银帘也似,实不愧将门虎女。舞战多时,人虎见二弟并无胜算,不免焦躁,低啸半声,伏身待扑。夫人正待抽空出枪,攻其不意,突闻得有铃铛相击细碎之声,回腰展眸,但见人虎低头,颈上项圈恰似当年私生儿圈。其儿原为夫人与大营官兵私生,后事败露,女亲套其儿颈上戴圈,男连夜带儿奔逃,是夜生离死别,不尽依依。父兄以为奇耻,遂令将士密不透风,将女软禁,两年后,下嫁远郡小官,竟至府尹。 且说夫人电光火石之际,惶急羞愧无地,一时无法,依旧如前出枪,枪稳且准,正中人虎脖颈,血出如注。但闻一声惨嚎,碎石惊落,有母虎自山顶疾驰而下,其势若破竹利箭,众猎户闪避不及,二虎亦狂啸回身,剪尾斜扑,夫人心智大乱,猝不及防,当即殒命。 母虎奔至其前时,夫人已死久矣。虎意犹不及,惨啸怪叫数声不绝,如母悼亲儿。方圆数里,闻者无不动容,余猎户塞耳闭目,远走不及。 府尹远在府衙,闻之涕泗沾巾,失声为恸。未足半年,纳一妾,名娇柔,私心望其不复夫人之威。父兄得噩耗,面面相觑,半晌无语。恐妹不能安息,复寄数百金至府尹,愿为女妹墓。 其墓修成当日,即有虎扰之。经夜长啸,连山遍野,起伏不息。工匠争相远走,墓不能合。后夫人尸身被盗,终不知所踪。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文珍,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2-11-23 14: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