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Y星去。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张爱一天到晚都告诉许先:你再这样鸡贼,我不和你玩了,我早晚要回到Y星上去。 许先刚开始还涕泗横流假装挽留:求求你,不要抛弃我啊!张爱发现这样卓有成效,遂年年说,月月说,天天说,时时说,说得太多了直到许先终于开始不耐烦:你要回就回吧!记得和你们星球上的哥们儿带个好啊! 自个儿挖坑自个儿跳——这时候就剩下张爱怒目而视、无言以对了。 他们和在北京打拼的所有小情侣一样,最大的困境就是住房问题。可能唯一和一般情侣不同的是,他们特别倒霉,六年来搬了七次家。主要还是因为租不起太贵的房子,所以尽可能找便宜的,变数遂和房价成反比,租房价格越低,房东反悔变卦的可能性越大,反正大不了赔一个月便宜租金。很多次,张爱跟着许先悲催地大包小包坐在搬家公司的卡车上时都咬着牙赌咒发誓:下次再和你这样半夜搬家,我就回我的星球上去,不陪你玩了! 许先说:别啊,你上班的五道口已经是宇宙中心了,你还想去什么更中心的地儿? 张爱说:和你在一起,住宇宙中心也和住银河系之外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混吃等死。 那不开心么?许先呵呵地笑着说:混吃等死,已经是地球人类最高的境界了。你多有福气。 张爱气得只好笑:好,好,好。 许先在中关村一家小软件公司上班,张爱单位在五道口,海淀区以内方圆十公里各个方向他们都住过,上地、西二旗、骚子营、圆明园……连北大小西南门对面的挂甲屯他们都去租过半年房子,后来被两个考北大研的学生以更高的价格取而代之逼走了。每当此时张爱都要重复一句她的誓言:回Y星去,立刻,马上,一分钟都不呆了。 这话现在许先根本不接腔:实在心烦的话,那你还不如先休个假,先回安徽老家散散心,我一个人在这边想办法,慢慢找房子。反正我一人找地方蹭住,总比和你俩人方便。 张爱不肯回去。她刚从五道口那家英语培训中心辞了职,失业加上流离失所,每天心情都很恶劣,基本到了炮仗一点就着的地步:我回安徽去,你好一个人在北京清静?我知道你就是想住于小乐家里和他鬼混。 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许先哀号:体贴你还惹一身骚,得,娘娘我不管你了。 他们那天晚上住的是中关村的青年公寓。已经是第二次事出突然,临时跑到这儿落户了。所有箱包都还搁在青年公寓楼下的大仓库里。前台小姐都忍不住问:你俩怎么搞的,怎么老是连夜搬家? 许先嘿嘿地笑,不说话。张爱气不打一处出:还不就是这人非要省钱!现在房子这么难租,人家一提加价,他就一百两百地和人家磨,好像省下这二百块钱就立刻能发财似的,房东最后都烦我们了,宁可赔我们一个月房租也不肯租房子给我们了。 许先说:他那破房子哪哪儿都不成,还好意思加钱?空调冰箱最后连煤气灶都坏掉了都不换,还能找着比他更抠门的房东么?这也太黑心了——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前台小姐偷偷看了看俩人脸色,不敢说话了——其实在这公寓住一晚也得二百,省下这二百还不如给房东呢。 那天晚上,许先和张爱肩并肩躺在青年公寓陈旧诡异的房间里的双人床上,空调开到最大报复社会,以泄之前房东不给修空调之恨。两个人都想不出什么话,连电视机都懒得打开,刚才折腾搬家,已经骨头都快散了。 张爱突然指着天花板说:你说巧不巧,就是上次咱们住过的那间,连天花板上发黄的水渍位置都一样。 许先肯定地说:不是这间。上次那间屋角的墙皮还脱落了,你看这间好好的。 张爱怀疑道:你记错了吧? 许先说:不可能。你一个射手座和我摩羯座比什么记性? 他俩争了一会,无果。俩人都很沮丧。 你还剩多少钱?银行里。 我爸汇的那笔钱现在还剩五千多吧。你呢? 加上今天退的押金和赔的一个月房钱,大概我手里还有不到一万吧。 一万五千块钱,就是张爱和许先两人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安身立命之本。他们工作已经三年了。 张爱说:你说,每天都看到报纸上新闻上那么多人发财了,这世界上这么多有钱人,为什么咱俩就这么穷呢?我们还是大学生呢。 大学生现在最不值钱,还不如职高学生,出去就能干活。 命苦不能怨社会,咱也想点儿挣钱的门路。你不是说你们公司马上就要给你加钱了么? 早着呢。许先说。现在又是暑假了一下子好多学生投简历,还有好多大四学生求实习的,老板一下子又牛皮哄哄了,对我们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这时候去提涨工资的事,不是找死是什么。 真活不下去了,咱还不如找死呢。张爱懒洋洋地说。这节骨眼她正好失业了,对工作问题不便发表太多意见,顺势就把话题转到感情上来:你是不是最近特心烦,都不太喜欢我了? 许先说:除了喜欢你,我已经其他什么都不喜欢了。我特么的还能有别的爱好么。我特么还能爱得起别的好么。 喂——别说脏话啊。特么也不行。 你妹可以吗? 可以说我去。但不能说我勒个去。 管真宽——哎我就是挺心烦的。对了你一天到晚都说要回Y星上去,这事靠谱么。要是靠谱,带我一个。 张爱笑嘻嘻地说:挺靠谱的。要不我今晚就申请。 许先直起身子,眼光灼灼地看着她:真的。那你快写。 张爱也坐起身,不太确定他是开玩笑还是真疯了,她想了想,没下床去找笔:我们Y星其实也挺没劲的,真考虑清楚了? 我们去落户了,能有地方住吗? 那倒是有。挺宽敞的还,现在我们星球人烟稀少,特鼓励外来星球移民,谁过去都给一大套HOUSE,郊区豪宅,联排别墅。 赫,听上去像美国。毕业那时我要是申请斯坦福就好了—— 就凭你那GRE成绩?何况现在美国也不容易申到奖学金了。就你爸妈那点退休工资,得攒到猴年马月才能够你去美国造个博士学位的。 也是,那继续说咱们Y星的事儿。一家给发一套别墅,然后呢?里面具体条件怎么样? 那自然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别墅门口还有小花园,可以养一只巨大的拉布拉多,在绿草地跑过来跑过去,还给它弄一狗屋,也带点灯的,从外边一拉,灯就亮了,冬天还能当暖气使…… 等等,你说这地儿怎么越来越像美国了啊?Y星也有拉布拉多? 没有没有,就是有点像拉布拉多的一种外星宠物,其实都不是狗,就是怕你不理解,随便打个比方。那外星宠物特别好,不爱多吃,拉完屎还自己会冲厕所,神吧? 挺神的。比咱们地球上的动物聪明多了。 那是,否则这物种怎么能在我们Y星生存两亿多年呢。Y星的植被非常繁茂,一出门就能吃着特别甜美的水果,随便什么东西扔地里就嗖嗖地长,根本不带施肥浇水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去了Y星都不用干活,每天等着树上往下掉果子就成? 这事其他Y星人都不知道,他们都特别老实地干活,挣钱买当地商场里的食物。水果能吃这事只有我们来过地球的人才知道,厉害吧? 然后呢。 然后我们每天就躺在大HOUSE前面的草地上晒太阳,空气特别清新,外星宠物跑来跑去,张开口就有滋味极其鲜美的水果稳稳当当地落到嘴里,吃饱喝足了,我笑迷迷地看着你,你也笑迷迷地看着我…… 许先狐疑地说:这情形我好像在鲁迅先生《幸福的家庭》里读到过。不过他那个是讽刺小说,那俩人其实没那么幸福。具体情节我都忘了,就记得字里行间一股子放馊了的冬储大白菜味儿。 别打岔。被你一打岔我都没法笑迷迷地看着你了——有时候我们实在闷得无聊了,也出门去看电影。 电影都有?Y星也有梦工厂?有好莱坞吗? 当然都有,我们Y星比地球先进两万多年呢。声光电影,应有尽有。 两万多年都还没把电影这种低级娱乐进化掉?那么先进,至少得是8D了吧? 张爱瞪了他一眼:8D,还16D呢。告诉你,多少D就别算了,反正我们坐在那里,就跟演电影似的。电影里的风嗖嗖地在我们耳边刮着,电影里的花花草草随手就能揪一大把,你要看上电影里大街上的美女,过去就能搭讪—— 合着咱们直接就在大街上吧,啊?除了看高级电影、吃免费果子、养外星宠物,我们还干别的吗?收拾卫生、当当义工什么的,任何有点意义的事情? 当然都不干啊。你这人横竖是地球上苦没吃够怎么的,好不容易到一个不需要干活的天堂了,还可劲儿问要不要干什么别的?告诉你,我们那科技水平高,房子自动就打扫干净了,打扫不干净的地方有机器人过来料理,免费的,外星政府给掏钱。义工也没必要,所有人都挺幸福,没人需要你帮助。实在你闷得不行了,咱们就生孩子玩吧。 你回Y星都愿意生孩子了?哇。你不是一直都特别讨厌结婚生孩子什么的么。 那是在地球。在地球并且不幸降生在幸福指数这么低空气质量这么差的贵国首都,神经不正常了才结婚生孩子。生下来的孩子再原样儿走咱们这么一遭,不是活受罪么。没准还不如咱们,世风每况愈下,每下愈况。 那你说说,在Y星生孩子如何幸福法? 首先,生了孩子我就母乳喂养。吃那果子特别催奶,也不需要熬鸡汤什么的了。孩子吃了果子变的奶以后就蹭蹭蹭地长大,一会儿工夫就三四岁,该上幼儿园了。Y星的幼儿园都不花钱,好多小朋友在里面快乐地做着游戏,幼儿园阿姨都特别慈祥。接着他就上小学了,成绩特别特别好…… 等等等等我持保留态度,我怎么觉得Y星的小孩长大得一点难度都没有啊,就跟没养这个小孩一样,不好玩。 所以说你这人就是贱嘛。非得要苦大仇深到处塞钱找门路地生孩子养孩子送学校,就压根不相信有什么轻松愉悦健康的育儿方式。听我说完,那孩子很快就上小学了,Y星人智商特别高,在那出生的小孩智商也特别高,每门功课都一百多—— 一百多?多少分满分? 别打岔!我的意思是,每门都接近满分。就这样不用托关系走后门成绩倍儿棒和班上同学们倍儿融洽快乐地读完小学、初中、高中,高考随便那么一考,嗬,Y星第一重点。 这么和谐的地方还有重点大学和非重点大学一说么?许先说。 嗯……所有大学都是重点,有的地方重点在于环境好,有的地方重点在于食堂好。我们孩子上的这个第一重点,里面老师特别好,都是上千年讲坛的教授,开口银河系闭口镝物理,听君一席话,胜读万年书。 呵。我们孩子学镝物理干嘛,以后也当科学家? 是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不是地广人稀资源多,每天坐在树下吃果子就行了么,当科学家有什么志向?重新侵略地球? ……我发现就没法和你正常交流。张爱有点说不下去了:多美好的愿景啊,老打岔。 听你说了这么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能当一个地球人挺幸福的。你们Y星生活真够无聊的。 可能是我说的有点无聊。张爱本来想反驳,想了想只好承认:在你们地球跌爬滚打地生活这么久,都有点想象不出来真正美好的生活了。比方说,你要是不每天去挤地铁公交挥汗如雨地去上班,都没法觉得自己是在生活。一件什么好事,要不是大家挤破头去争,都没法相信那是真的。我们中国人——她这时忘了说贵国了——最大的好处和最可悲的地方都在于,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挺绝望的。可也挺热闹的。 要不是这样,更绝望。许先说。你想想,一个繁花似锦的花园里,躺着俩啥也不干的人,整天无所事事,就张着嘴等树上的果子掉进嘴里——这太可怕了,想起来都打哆嗦。 我们Y星也有别的好吃的——张爱又想起来为她们星球辩护两句了:也有海鲜,有肉类。还有奇珍异果什么的,和我们院子里味道不同的。 要钱吗? ……有人挣钱,应该也有地儿花钱。不过东西特别便宜,挣一小时的钱,够用一个月,天天大吃大喝鲍参翅肚地伺候。还有螃蟹大龙虾,就跟不花钱一样! 那不就是美国么,敢情你想象中的天堂就是阿美利坚啊…… 胡说。美国人最傻了。 我听你说了半天,也没觉得Y星人不傻啊。没准比美国人还傻。 …… 张爱懒得说话了,继续专心致志地研究天花板上那块污渍。过了一会她说:你仔细盯着它看,看出来什么门道没有? 看出来了。 什么?像个小兔子吧? 我不得不说:你想象力太低级了。我看到一个边缘不太规则的几何体……像一圈圈的漩涡……漩涡中间有个黑洞,你紧盯着它看,那个黑洞越来越大…… 然后呢?张爱紧紧地盯着他的脸,语气急促。 然后我就往里看,看到了永恒的宇宙……星云密布,流星飞逝,所有转动着的恒星都发着或灿烂或黯淡的光华……有些星星有桃子的颜色和香气……还有些星星看上去就像坏掉了的芒果……噢,我也看到你们Y星了。 怎么样怎么样?长得还成么? 还成,就是像个用旧的网球,边缘有点起毛的那种。你们Y星肯定是太无聊了不受人待见,老在宇宙里被人打来打去吧? 哼。继续瞎掰吧你就。 然后,突然间!我就看到一个特别特别美丽的蓝色星球,哎呀,那颜色真是……难以形容……像大海一样深邃,像梦一样飘渺……还有很多像宝石一样闪着光芒的陆地,星星月亮太阳都围绕着它,其中有一块地方被一条长长的带子贯穿,仔细一看,原来那条带子是一座长长的城…… 别说了,长城是吧?张爱不再看他了,用鼻子嗤出一声冷笑:可惜你科普知识有待更新,美国宇航员早就说了,在太空里压根就看不见什么长城,这都是贵国官方发言人YY出来的。 是吗?那我看到的可能是长城的灵魂吧……那么浩荡无边,雄伟壮阔……沿着长城,我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国家……山清水秀,河川壮美,街上行走的姑娘小伙都倍儿体面,倍儿精神…… 真有你的,在太空里都能瞧见大街上的人。你是带了宇宙望远镜还是显微镜哪?听你瞎掰我都憋坏了先去趟厕所。 别打岔。这回轮到许先同学闭着眼陶醉于自己的叙述中了:其中,有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姑娘尤其郎才女貌,十分相爱,这对每天辛勤地为社会主义繁荣实业添砖加瓦的情侣在一起工作效率极其之高,并且胸怀伟大的抱负:要在今后的十年内,在宇宙中心五道口购买下一套不低于四十平方米的房屋。比方说今晚,他们就做了许多许多的事情,搬了个家,还入住了一家条件十分高档的酒店,他们干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也感到有些倦怠了,于是静静地躺在床上,笑迷迷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也笑迷迷了?厕所里静了一会儿,估计是听到最后一句话了,随即传来哗哗的水声以及大笑声: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笑迷迷的先生? 这时候,姑娘笑迷迷地问小伙: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笑迷迷的先生?小伙子笑迷迷地说:时间都是虚幻的,我们地球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你听过吗?和你所爱的人在一起度过一生,也就像过了一瞬。但和你不喜欢的人呆在一起,哪怕一秒钟呢,也足够好几个超新星爆炸好几回的了。许先富有感情地,闭着眼睛说。 明天你要上班。我还要找地方搬家呢。张爱裹着一条浴巾湿漉漉地出来说,地板上到处都是水,她刚开始有点手忙脚乱,很快就想起来这是在宾馆,遂释然地听凭头发继续往下滴滴答答滴水:对了望京那家你到底觉得怎么样?四千五,小一居,97年的房子,还算新吧。 好吧。许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手表:哎呀真不早了一点半了!你先洗我先洗? 你刚才去宇宙漫游那会儿,不才已经在地球洗过了。你闻,这就是你们地球廉价日用品的香气。它来自于地球上的血汗工厂。就在你说超新星爆炸的那两秒钟,又生产了四万八千多瓶,正在流水线上灌装、塑形、打包,轻盈如闪电、顺滑如丝绸般滑向或贫穷或富有的全世界各地……这幅壮观的场景能想象出来么,地球上的笑迷迷先生? 不能。许先站起身,留给她一个地球男人结实而日趋发福的背影:对了,去看望京那房子的时候,你一定得确认有没有空调,如果没有,问问房价能不能少两百,啊?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文珍,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3-08-12 23:18:22
舒一
2013-11-01 12:33:56 舒一

写得真好看~
两人聊天太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