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神经病系列之三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我深夜潜入草丛,找到长住在小区里的那只黄白相间的癞皮流浪狗,对它倾诉衷肠: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那只狗回报我的唯有几声不知是好奇还是纳闷的呜咽。 我是这样子去喜欢这个人的。每天我睡觉前最后一个想的人,就是他。我好奇他今天到底做了些什么,快乐还是悲伤,有没有——哪怕是一分钟想起我这个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的人。每天我醒来第一个人想到的人,也是他。我思量今天能不能见到他,想听到他的声音,和他一直聊天,渴望知道他的一切。我走路的时候看见一个引人注意的饭馆,我特别注意地看了看这饭馆是不是适合他的口味。我在网上定购了一双鞋子,因为我记得他的身高很高,我希望走在他身边的时候相差不至于过分悬殊。我到处不动声色地打听关于他工作的细节,只要听到别人提及他的名字就心跳加速。我收集了关于他的爱好的所有细节,然后分门别类地记录下来,再想方设法地去满足。比如说我偶尔发现他喜欢三角巧克力这个秘密,从此我的冰箱里就渐渐存满了这种品牌的巧克力。各种口味的三角巧克力在冰箱的每一个格里静静安置,我总是想——总在想。有一天他来到我的房间,无意间打开这个冰箱,他一定会高兴地尖叫起来。他可以坐下来吃很久很久,一直吃到天亮或者天黑为止。如果能吃巧克力吃醉就更好了。他在我的房间里醉了以后,我就可以搬一张椅子,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晚上了。 每到晚上我就为自己一个控制不住的念头而烦恼。我在想要不要出门去找他,或者打电话给他约他出来。如果我碰巧知道他今天正好一个人在家时,就简直跟疯了一样地想要去他家找他。一般来说我会给自己列举四种可能性: 1,我走到他的楼下去,抬头看见他窗子还开着灯。我上去,找到他的房间,敲门对他说: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2,我走到他的楼下去,看见他窗子还开着灯。我上去,找到他的房间,敲开门,一句话不说,紧紧抱住他。 3,我坐车到他的楼下去,给他打电话让他下来。他下楼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然后我对他说: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4,我坐车到他的楼下去,给他打电话让他下来。他下楼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然后我一句话不说,紧紧抱住他。 就是这四种狂想反复不断地折磨着我,让我夜复一夜在这样的狂想中无所事事地度过。关于表白这件事我是这样想的。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但是首先我希望让他知道。用时髦的重口味语言来说——我希望推倒他。至少把他生命中的一个夜晚占为己有。 但是问题是他偏巧已经有女朋友了,虽然是异地恋——而我因为知道了他的一切秘密,所以偏巧也知道他有女朋友了。所以这样的狂想从来就没有机会付诸实现。我只是很乐于这样想象而已。 关于我的疯狂还有诸多表现。比如我走在明明还有很多人的广场上,会觉得四周空旷无人,而他正在向我走来。有一次他真的向我走来了,我发现周围的一切顿时都像被龙卷风袭击过一样消失无踪。我完全不敢抬头看他,因为觉得他就像天神一样金光闪闪地从天而降。 因为我们一开始先是朋友,所以我们经常有一起吃饭的机会。但凡是有他在场的场合,我总是努力穿得更光鲜漂亮一点——但有时也会因为自暴自弃的心理故意穿得比平时更灰头土脸。这时候往往是我希望他认识到我的本质的时刻。我希望他透过我也许好也许不好的外表,直接看到我的内心。但是也许最真实的事情是他根本连我的外在都没有看清楚。 我努力尝试和他搭讪。如果在一顿饭里,大家都在说的话题里,我总是毫不犹豫地支持他。而他取笑我或者忽视我都无所谓。如果我一开始没有坐在他旁边,到最后我总是想尽办法换到他身边去。他偶尔用胳膊肘触碰到我就会感到很高兴。我当然不曾主动去触摸他;我不敢。 因为知道他有女朋友了,所以我这样肆无忌惮地接近就会显得很厚颜无耻。所以每当他和我谈起他远在他乡的女朋友时,我都会毫无原则地站在她那一边。当他抱怨、嘲笑或者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谈起她时,我总是非常真诚地谴责他。我希望他幸福,也希望他们幸福。我总觉得喜欢他的人和我是同一类人,尤其这个人还幸运地被他喜欢上了。她不会有任何缺点的,她一定比我更加美好,也更值得得到与他相厮守的幸运。 和打听他一样,我打听关于她的一切。越打听我就越对这个不曾谋面的人心生迷醉。据说她的皮肤很白,有一点胖。说话声音很慢。和他是同一个小地方出来的,而且是她先追求的他。我越听越觉得她就是我另一个我自己。我完全能够体会她当时的迷狂和不自信。而她最终追求成功,我只会衷心地替她高兴。 大部分时候是我先联系的他。过不了几天我就受不了内心的驱使,主动发信息给他。说的话相当普通,只是问:你吃了吗。你睡了吗。你在做什么。他一五一十地回答我,从来没有装作没看见的时候。这也是我喜欢他的地方,他如此诚实,如此可靠。虽然他不会主动和我联系,但是只要我找他,他总是在那里的。这一点即使他有了女朋友我也可以肯定。因为我们是朋友,一种也许比爱情更加稳定长久的关系。 有一次我们一起出去喝酒。那天同样是我提议的,因为傍晚的风很凉爽,我刚好拿到了一笔外快。下班的时候我主动约他共进晚餐。他同意了。 我们找到一个特别安静的音乐酒吧。大概有一两个小时左右,餐厅里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人。我们要了一小瓶伏特加,把它镇在一大桶冰里。这是他提议的,因为他觉得“我很想喝酒”。我没有反对,虽然我是一个严重的酒精过敏者。也许是因为我觉得喝了酒以后很多话可以说出来的缘故。说来也奇怪,对于这场迷狂的恋爱,我的最高要求和最终目的,不过只是说出来。可是我始终没有办法开口。我们是朋友。 他一杯一杯地和我碰杯。我几乎和他喝得一样快。那天的饭菜也很好,都是他点的。因为喝酒我几乎没吃进去什么,但是好像也一直在往嘴里夹着菜。也许每一筷都少得可怜,可是为了让他高兴我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说什么特别重要的话,因为很快俄罗斯歌舞表演就开始了。美女和帅哥们在翩翩起舞,拉小提琴的维族大叔技艺出神入化。我疯了一样地鼓掌,尖叫,他则在对面微笑地看着我。那一刻我觉得我的任何缺点他都是可以容忍的——当然也许是因为只是朋友,和他关系不大。无论如何我很高兴,我高兴得要命。他也很高兴。我们一直在笑,没完没了地用眼睛注视着对方,毫无内容地微笑。我们都肯定这场表演很好,他不断地回头去看——他把适合观看的位置留给了我,所以每次都必须扭头去看。 每当他扭头的时候我就想把他的样子照下来。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那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但是如果真的世界末日,那么其实我也不存在了。所以这个假设非常荒谬可笑。 这种自嘲没有阻止我照相。我偷偷地给他照了几张照片,都模糊得看不清楚眉目。但是这样也就足够了。我能够证明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某一天,我和他一起共度过。这样就足够了。至于他的样子,我早已非常深刻地记在了脑海里。 我们一直呆到深夜。酒喝完了以后就开始喝冰水。一杯接一杯地喝,也干杯。后来他说他喝醉了,喝水喝醉的。他指给我看他饱胀的小腹,每当他起身去厕所时,我总轻轻地淘气地拍打他的肚子。他的肚子隔着衣服也很温暖。我很愉快,仅此而已。 因为这是一个音乐酒吧,所以到了后来除了我们之外所有的人都上去跳舞。也包括那个笑嘻嘻的少数民族老板。老板不断地在我们这一桌周围盘桓,用眼神和动作包括言语示意我们上去一起寻欢作乐。可是我俩都很腼腆地摇着头。后来他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了,就拉着我的手让我上去。但是他自己不去。我抓住他的手,用力了一秒钟。发现他的坚决,就放开了。 我觉得我会一辈子记得他指尖的温度。一种粗糙的热暖。我们再也没有别的接触机会了,所以这是我的纪念品。 我在上面跳了一会儿就下来了。他微笑地在下面看着我跳,不管我跳得多么笨拙。 深夜我们终于一起回去了。他说要先把我送到了住所附近,再想办法回到十公里之外他的住所。走路送我回去的路上,我俩摇摇晃晃,看着彼此微笑都很愉快。他一直送我到不能再送的铁门口,说了一句“我送你上去”还是别的什么,但是事实上他等我拿出钥匙拧开门就站在那里不动了。黑暗里他的微笑闪闪发光,我呆呆地看着,关上门。 在黑暗里上楼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这样地轻盈,快速,毫无畏惧。知道他就在楼下,正在慢慢地远去。我不想下去追随他的脚步,因为这样会显得很傻。我只是喜欢怀念他的温度。他是别人的,我偏巧喜欢上了他,如此而已。 就是这样我们的交往平静而愉悦。我不太想他到底知不知道、知道了多少这件事。也许我的表现足够明显了,明显到了他懒得去猜的地步。又或者我的表现过分明显,以至于让他心生疑窦。总之我们谁也不说,就是这样若即若离地消耗着。我努力填补他女友不在的空白,他有时候愿意,有时候不愿意。我觉得我的分寸把握得很好,并没有让他觉得紧张过。 只有一次我犯了错误。那个周末的下午我躺在床上,心跳剧烈,非常孤独。我很想,很想见到他。从一早起来就想。至少也要听到他的声音。于是我说服了自己半天未果之后,打通了他的电话。一开始他没接。随即他又打过来。我约他出来吃饭,他说他很累。我百般诱惑,但是他不为所动。我假装生气,他说,那你就生气吧。最后我放弃了,挂断了电话。并不觉得多么生气,只是觉得丢脸,而且有一种把事情搞糟了的惶恐。我好像越过了那个安全的度,我对他提出了强硬的要求。但喜欢他明明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我不该越界,也不该强迫于他的。 好几天我都没办法从这错误和打击中回过神来。为了原谅自己我迁怒于他,把他的手机号码彻底地从我手机里删除了。我取消了对他的关注,打算从此忘记这个人。但是我渐渐发现这很难做到。喜欢一个人是毫无办法的事,即使他本质是个傻逼也不能阻碍你对他越来越深的迷恋。越不可能越迷恋。越不道德越诱惑。越禁忌越刺激。越冷淡,越热爱。我在隔离和等待中渐渐变成了一盆熊熊燃烧的火,这盆烈火在一个下午喝得酩酊大醉。 剧烈的呕吐中我试图想起他的样子,结果只是想起来我是如何地迷恋于他,为他所做的种种一切。终于我明白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哭了,同时感到神智清明。有那么短暂的、脆弱的一刹那。我想过就这样踉跄着去找他,向他展示我潦倒的醉态。好在最终我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去。他也许不爱他的女友,但是他也同样不爱我。也许我正是爱上了他的不爱本身。无论如何,这件事没什么值得谴责的。我所唯一遗憾的,是我没在把一切事情搞糟之前非常冷静、坦白而清晰地告诉他:我喜欢上了你。我非常喜欢你。我喜欢关于你的一切。 说完就好了。说完就放下了。当然现在没有说出来也一样,一样可以放弃、放下、遗忘。不喜欢一个人比喜欢一个人容易掌控多了。我只要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凝视着天空,并且控制自己不要流出眼泪就行。控制这一点足以用掉我大部分时间和精力。 深夜的草丛有一点儿露水的湿润。我怀疑刚刚已经有人在这里痛哭过。那只流浪狗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仿佛我下一秒钟就能够从手边变出一根让他果腹的火腿肠来。这种妄念是它自生的,因为我知道我手头空空如也。这就是爱。这就是期待与靠近本身。想通了这个道理后我相当愉快。我决定坦白地对狗说:嗨,没有吃的。没有。狗呜咽了几声,就此转身离去。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文珍,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3-08-16 09:29:37
加油我要好起来
2013-08-20 11:20:38 加油我要好起来

“越不可能越迷恋。越不道德越诱惑。越禁忌越刺激。越冷淡,越热爱。”真的是这样啊,可是经历过就发现得到了更痛苦。

小点点
2013-09-10 00:56:18 小点点 (成为科比的邻居)

你的字不像现在很多作家那样矫揉,朴实的字眼却深刻的剖析了当今很多青年男女的内心世界 你写的是每一个人

舒一
2013-11-01 13:05:22 舒一

暗恋是一场寂寞的戏,唯一的观众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