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深秋的午睡是最有情味的一种颓废了。窗外薄阴,微寒,从缝隙望出去心就已经半凉了,会更加恋恋被窝里的一点似有若无的暖。但是这点暖也会随着房间温度的下降越来越稀薄乃至于没有,等到足尖彻底冻得冰凉的一刻,也是夜幕低垂、你必须要起来觅食的时分。拉上窗帘和打开已经没有区别,房间里彻底暗寂,你陡然间感到被世人抛弃了的凄凉,但光脚站在这黑暗里,又骄傲独立仿佛一个君王。你是好好地拢紧了你的心和秘密,在这个孤岛一般的房间里,风和一切事物发展的可能性都静止,脆弱如壳的同时地久天长。 你走了这么久,遇见那么多人,找了那么多地方,终于你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得着真实感知自己存身于世的一刻:你甚感安心。 午睡醒来你总会在昏暗的房间里独自默坐许久,全因为上述原因。 有时候你在纯粹地发呆,有时候你在仔细回想刚才做过的一个梦,梦里曾经出现过的人,黑白背景,闪回片段,一瞬而过的神情和脸。这种支离破碎的画面也自有一种喜悦悲哀,因为不成篇章不必深究意味的缘故,无用的东西总是美的。此刻你是分外地感到时间在此地静止,同时又在世界的其他地方点滴流逝。这被弃绝的滋味很妙,就因为这点区别让你成了化外之人,被神遗忘的子民。你要得着拯救全靠自救。当然你也可以不自救,就让自己一点一点被静止吞噬。 只是你求不得。 最正常不过的就是突然有人回来了。同居者打开灯,拧开电视,发出动静,提出疑问。他仔细端详你脸上表情,有无干涸的泪痕,或者怔忡的神气。一旦发现是平静乃至愉悦的一张脸,便安心做自己的事情。同居者走来走去,猫也随着上蹿下跳,整个房间随着这些声响重新一寸寸复生了起来,空气里逐渐充满生活。 曾经有那么几个小时,你在自己里面。只有自己。只有梦境。 但你随即也活动起来,对人微笑,查看短信,登陆邮箱,给猫喂食,拖地,做饭,洗碗,交谈。就好像那出神的一刻并不存在。你迅速做完这世俗的一切之后重新感到困倦,就好像下午不曾午睡过那般渴睡,十点半不到,你就精疲力竭地宣称要休息了。你重新回到黑暗的卧室,冰凉的被褥,但是下午世外桃源的气氛早已被打破,你躺在床上,再也回不到午睡醒来的荒凉。你真的迅速沾枕即眠,并一宿无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因为早睡的缘故,你格外精神。 你又重新投入到无物之阵中,向虚空讨要生活,从地底升上地面,在马路牙子上蹬蹬蹬走向一个切实的职业、位置、身份。你扮演姓甚名谁的一个什么人,你将昨天午睡起来那个脆弱茫然的自己彻底抛诸脑后,直至下一次冬日午睡时分。她坐在床边良久,耐心等你醒来。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文珍,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3-11-05 17:29:40
柳州萧疏
2013-11-05 23:25:10 柳州萧疏 (挺怕的)

午睡起来后是极好的发呆时光。

盒子
2014-01-21 15:15:26 盒子

好文

孙菲
2015-08-05 15:23:11 孙菲

用如此精准的语言丝丝入扣地剖析心境,师姐牛

阿思琅
2015-08-14 00:30:04 阿思琅 (做一只猫,也有做猫的辛苦。)

@孙菲:是师妹?谢谢:)